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黃蓉母女催眠調教(01~03)

黃蓉母女催眠調教(01~03)
发布时间:2019-07-28 02:00:35   浏览次数:118



? ?? ?? ?? ?? ?? ?? ?? ?? ?? ?序章



這個世界是不公平的,師傅郭靖從小就奇遇不斷,師從江南七怪和丐幫幫主

洪七公,連困難無比的降龍十八掌都仿佛沒有難度一樣,還得到了江湖第一美人

黃蓉的芳心現在更是全襄陽城的希望,受到了軍民幾十萬人的愛戴。



而我,武修文,卻完全相反,快到二十了依舊武功平平,父母早夭不得不寄

人籬下,頂著郭靖徒弟的名頭卻沒有什麽拿得出手的東西,隻能天天在郭府裏習

武混日子,唉……



“小武!已經日上三竿啦!你還在睡懶覺麽?”門外傳來女孩兒聲音讓我心

動,她是郭芙,明明已經對她百依百順了,但是她還是對那個不知道身在何處的

楊過懷念不已,我也曾旁敲側擊的對黃蓉表達了我的想法,但是不管是我還是哥

哥,黃蓉都沒有嫁郭芙的意思。唉……



“別睡覺啦!快起來習武!如果是楊過哥哥一定早就起來了。”郭芙一腳踢

開了我的門。



“啊!?……”我連忙裹著被子坐了起來。



“小武!你不是說自己是年輕一輩的第一人麽?難道我們江湖未來的第一大

俠現在在練習什麽睡覺的功夫?”郭芙一臉厭惡的看著我,她穿著一身翠色長衫,

如果不是這種厭惡倒是顯得俏皮可愛。



“芙妹……”少女時候的情懷和可愛仿佛都如同過海雲煙一般,不複存在了。



“芙妹?我才不是你的芙妹……隻要你一說這個我就覺得惡心,難受。”郭

府眉頭微蹙,“快起床吧。要不是娘親要我天天叫你,我是過都不想過來。”郭

府哼了一聲,也不管已經被弄壞的門框,離開了。



我目光怔怔的盯著空無的地上,籲了口氣。難道,難道真的要試試麽?郭芙

長得和黃蓉有六七分相似,是現在江湖上年輕俊傑人人追求的女俠,爲人在外又

鋤強扶弱,深受軍民百姓的喜愛,現在的她,又思戀這楊過,一方面又被無數少

俠帥哥追求,我和大哥對她的那些童年故事仿佛不值一提,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樣

了。



我心中懷著複雜的想法,穿好衣服向著郭伯母黃蓉所在的前廳走去。



“修文!先來吃東西吧。”前廳的桌上,黃蓉已經爲我們準備好了糕點早食,

早餐隻是一般的食物,卻顯得香氣四溢,郭靖不知道有幾輩子的福氣才能娶到像

黃蓉這樣漂亮又手巧的妻子。我深吸了口氣,裏面還有黃蓉身體的味道,淡淡的

卻還是醉人。唔……



伯母的身體,黃蓉才30出頭,整個人都顯得充滿了風情,一身勁裝便衣的

淺藍色衣衫裏難掩她玲珑的身姿,俏美的玉乳高高聳立著,盈盈一握的纖腰讓人

有一種輕擁入懷的沖動。烏黑靓麗的長發束了一個發髻盤在腦後,但是還是有不

少如同瀑布一樣飄在肩上,她的臉,精緻極了,俏美白皙的臉龐,明亮的大眼睛,

看起來卻有說不出的神采,顯得英氣勃勃。



我的肉棒有些發脹,尴尬的點了點頭,開始坐下來吃東西。



“修文,你大哥敦儒比你大不了多少,現在已經可以和你伯父郭靖出城巡邏

了。你萬萬不能懈怠,要勤加練功知道嘛?”黃蓉有些厭惡我這種眼神,仿佛要

把她生吞活剝一樣。



“好的。”我點了點頭。不敢再多看一眼。



“待會兒你去後院練劍,午時再休息,以後每天都要這樣!知道了麽?”黃

蓉眼睛滴溜溜一轉,也算是對我剛剛眼睛不敬的一種責罰。



“好的,郭伯母。”聽到滿意的回答,黃蓉不再看我,頗有幾分得逞的意味。

飄然而去。



??…………



在府中下人鄙夷的監督下,我總算是挨到了午時,現在的我,仿佛是郭府的

一枚棄子,比不上大哥和郭芙的光彩,又不被師傅和師母的歡喜,難道我真是要

做麽?



那個東西,或許我……



我回到臥室,門已經被黃蓉差人修好了。那個東西還原封不動的放在我的床

下。我神色複雜的關上大門。那是幾天前的事情……



“唔……芙妹……蓉兒……”漆黑的夜裏,我一手拿著我在洗衣房悄悄順走

的郭芙的內衣,聞著她有些汗味的少女的氣息,一邊用另一隻手自慰著。腦中想

象的是黃蓉母女那宜嗔宜喜的嬌顔。



不一會兒,我就噴薄而出,有些空虛無奈的躺在床上。



“哈哈哈哈,想不到郭靖的徒弟居然會想著黃蓉自渎?頗有老夫年輕時的風

範。”我擡頭一看,想不到我自慰的時候居然房梁之上,居然有一個人在窺視,

我羞憤萬分,顧不上肉棒上精液還濕漉漉的,就從床側抽出佩劍。想不到這人輕

功驚人,我還沒出劍就已經被點中3處大穴,手腕一麻,劍掉在了地上。



“你是什麽人?我可是郭靖郭大俠的徒弟,你這樣做跑不了的。”我褲子垮

在地上,肉棒已經軟了大半,上面的精水滴滴答答的滴在褲子上。



“哈哈,想著師母自渎還有臉說自己的郭靖的徒弟,真是笑掉大牙。”黑夜

裏,我看不清那人的樣貌,隻覺得他仿佛和郭靖就深仇大恨一般,“不過你這小

子的想法我倒是喜歡得緊。要是你真想肏到你師母黃蓉和師妹郭芙,我倒是可以

助你一臂之力。”



“休想,我是不會和你們這種歹人同流合汙的。”我強顔喝到,“你再不走

我就叫了,我這裏叫有歹人,郭府戒備森嚴,到時候你插翅難逃。”



“你就這般甘心一生如同垃圾一般苟活在這個世上?如同我一般?”只見那

人點燃一個火折子,點燃了床頭的蠟燭。隻見那人一身白衣,在黑夜裏看的分明,

神情潇灑中又帶著苦澀,頭須花白,面目俊雅,年輕時候必定是一個濁世佳公子。

只是他下半身卻空餘褲管,顯得空空蕩蕩。



“郭靖黃蓉毀我雙腿,至今還不能人道,便有一身好武藝,這人生又有什麽

趣味,”那中年男子把褲管一扯,露出血肉模糊的下體。



“啊……”我幾時見過這樣的情形。不禁叫出聲來。



“這些年來我受的苦,豈是三言兩語說得清的,我也不管郭靖他們要這麽抵

抗蒙古,我隻想一雪屈辱,讓黃蓉在我面前變成一個淫婦!”中年男子雙臂健碩,

雖然沒有雙腳,但是手反而更加有力迅捷,他激動的死死的按著我的肩膀,眼睛

變成了激動的血紅色。



…………



床下的東西就是他留下來的熏香,他說此香乃是西域奇花所制,名爲七蟲醒

腦花,聞起來讓人清新醒腦,精神一振,不過這花中有一種奇蟲,長期沾染就會

吸入肺腑,一旦數量夠了,聽到特質骨笛的喚蟲曲就會讓人陷入一種物我兩忘的

狀態,如同行屍走肉,到時候你給她任何安排她都會甘之如饴。



“這樣做對你有什麽好處……”



“我要郭靖徒弟和黃蓉戀奸情熱,要黃蓉成爲人盡可夫的淫婦,要他們的女

兒成爲一個騷貨。”無腿的男子狀若瘋魔,手臂因爲激動按的我肩膀生疼。



“我本來可以自己去做的,不過我覺得你做會更有趣,你不是想殺了我麽?

等你控制了黃蓉郭芙,我武功現在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你這個變態!”



“變態?哈哈哈哈……”



那個男子的一幕幕浮現在眼前,這種猶豫每天都在糾結,郭芙和黃蓉每天的

顔色神情都在刺激著我,我忍不住了,我要芙妹和黃蓉都成爲我的!







? ?? ?? ?? ?? ?? ?? ?? ?? ???第一章



幾天後。



那個無腿的男子曾經告訴我,熏香每天都要在她出沒的地方設置,一盤熏香

可以管好幾天,一旦成功,第一次我就會有一炷香的時間來調教她,第二次就會

時間翻倍,然後第三次再翻倍,我也可以讓她中途醒過來,中間可以對她做任何

的要求,有些要求隻要處理得當,她醒過來之後也是有用的。



我每日裏都有在黃蓉和郭芙的附近吹奏那個骨笛,但是並沒有什麽作用,反

倒是被黃蓉嘲笑說吹的毫無章法,黃藥師曾經自創碧海潮生曲,對于音樂絲竹十

分在行,黃蓉自己也小有成就。



“娘!修文不是天天在練劍麽?剛剛還是打不過我,真是笨死了。”郭芙嘲

笑道。



“修文隻要一心向道,武藝總是會精進的。”黃蓉雖然沒有說,但是並沒有

說郭芙不對,有些失望的看著我。



“哼,沒意思。我出去找父親去了……”郭芙心下得意,一手執劍,拿起一

個包子就輕飄飄走了出去。



“沒事,郭伯母。我會加油的。”我努力沒有表現出自己的憤怒和無奈,打

不過師妹,真是苦澀的滋味啊。



“這個熏香味道還不錯,修文你有心了,看的出來你放在芙兒平日裏喜歡去

的地方,隻是芙兒看不出來……”黃蓉冰雪聰明,隻道是我喜歡郭芙,隻是她

也不贊同我和郭芙一起,隻能暗自歎息,不過當局者迷,我在她平日走動的地方

放了更多的香薰,黃蓉看不出罷了。



“沒事的,伯母。”我連忙說道,黃蓉畢竟聰明,不知道她看出來什麽,我

有些害怕。



看著黃蓉起身欲走,我咬了咬牙,拿出了藏在懷中的骨笛,早晨的陽光照在

前廳裏,郭府傭人一向不多,這個時候更是隻有我和黃蓉在廳裏,我吹響了骨笛,

黃蓉已經半站起來的身體變得有些沈重起來,緩慢的又坐回到椅子上。



“……”黃蓉發出夢呓一般的嘟囔。



難道成功了?還是隻是有些倦怠困了?我有些害怕的緊張的想著。



“伯母,郭伯母……”我拉下笛子,出聲問道,因爲我並沒有吹奏完曲子,

黃蓉陷入了一種奇奇怪怪的境界。被我輕聲呼喚,也沒有反應。



“難道是睡著了……”我想到,有些不敢去驗證熏香的效果。緊張的把前廳

的門關了起來。然後悄悄的靠近坐在椅子上,手托著下巴的黃蓉,輕輕的用手指

戳了戳肩膀,嗯,就算她醒了也隻是被我叫醒而已。



“額……”黃蓉沒有反應,淡淡的櫻唇均勻的呼吸著。



難道他說的是真的?沒有騙我?真的成功了?我有些激動起來,手顫栗著搖

晃著她的肩膀,一般呼喊著,黃蓉黃蓉……



對了,隻有一炷香時間現在,我得加緊時間。我應該幹什麽呢?



難道我現在就把她強奸了?不對,不行,黃蓉這麽聰明,事後就算不記得,

也一定會發現什麽的。但是我應該幹什麽呢?我思緒一片混亂,又因爲高興興奮

而有些顫抖。



黃蓉那傲雪如蘭的容顔就在我的眼前,這是江湖人人矚目的第一美人,此時

的她,眼神迷離的盯著前方,我呼吸急促的站在她的背後,伸出了雙手抓住了黃

蓉的俏乳,一身絲綢的她衣物下面是簡單的睡衣,中間一分就打開了,裏面沒有

文胸和肚兜,是完美的乳房,水滴一樣的半球形俏乳,那溫軟柔美的感覺,給了

我一種難以言喻的快感,我一直以來就想用我的手去揉捏黃蓉的俏乳,這樣的感

覺,給了我一種夢想成真的感覺,真害怕會消失一樣。好想就這樣,永遠這樣下

去。



我有些粗野的雙手伸進睡衣裏,這是我的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胸部,還是摸到

江湖第一美人的胸部,我的肉棒高高聳立,彰顯著難以掩飾的憤怒。



粗暴的解開衣服,不停的揉掐著黃蓉的俏乳,感受著彼此砰砰砰的心跳。



黃蓉!你是我的,你的乳房好美……好舒服……



“啊!……”黃蓉突然呻吟了一聲。嗯,我有些緊張的看了她一眼,還是眼

睛迷離的盯著前方,難道她感受到我的手指,還是這樣她有感覺了?我看著黃蓉

的臉,黃蓉的臉上有有一點點的迷醉,但是沒有感受到她的意識,就好像睜著眼

睛睡著了一樣。難道我這樣的撫摸她也是有感覺的?



“黃蓉……”我加深了話語。輕輕的用手指在她的俏乳上劃過,慢慢的,一

點一點的。



“嗯,唔……”她好像是在回應我,又好像敏感的有些呓語。



“有感覺麽?黃蓉……蓉兒……告訴我……”我在她耳畔說道。正對著她微

張著的眼眸,緊張的盯著她的表情。



“啊……啊……感覺……”黃蓉嘴巴輕輕的說著,她有感覺到我的撫摸,陷

入了一種奇妙的催眠狀態中。她覺得胸部舒服極了,但是長期的家教和倫理讓她

說不出口。面頰因爲羞澀而變得粉紅。“嗯……啊”黃蓉的乳頭敏感極了,她有

些害怕的緊閉著雙眼,看來這種程度的刺激她都會反抗。



我大力的揉捏著她的俏乳,難以置信,30多歲的她有著一個孩子她的乳暈

還是如同少女一般的粉紅色的,迷人的蜜桃散發著醉人的芳香,乳頭因爲敏感而

高高翹起,並不長的乳頭顯得迷人美麗。



“我是誰?黃蓉?蓉兒……”我在她耳邊說著。



“修文,武修文……徒弟……”黃蓉斷斷續續的說道。



“你信不信任你的徒弟?”隻要她是信任我的,那麽一切都好辦了。



“不……不……”黃蓉微張著眼睛,說出來一句讓我驚訝的話語,原來十來

年的師徒情分,竟然還是不信任的。我不禁有些氣惱。



這種催眠的詢問,直擊她的本心,卻讓我有一種更加難言的暴虐,我要報複,

我要占有她,占有郭芙。我每次用力的揉掐著她的美乳,她都因爲敏感而變得有

些意亂情迷,我微微一笑,想起了辦法。



“你愛不愛自己的孩子?”我問道。



“愛……芙兒……”黃蓉回答著,這個答案毫無難度。



“還記得十月懷胎的時候麽?你的身體重新回憶之前懷孕的感受。”我邪惡

的笑著。



“是的……”黃蓉好像在回憶過去,那一段懷孕的時光。



“你的身體因爲懷孕了乳房變得有奶水對嘛?因爲要哺育孩子。”我的指尖

輕輕的玩弄著她變硬發紅的乳頭,黃蓉也因爲我的愛撫而有些顫抖。



“嗯,奶……奶水……”我揉的黃蓉酥酥麻麻的,她的乳房好像黏在我手心

裏一樣,舒服極了,泛起了淡淡的奶香。



黃蓉覺得自己懷孕一般的乳房舒服極了,櫻唇微張,喘著粗氣,輕輕的抿著

嘴唇,忍耐著不發出聲音來。



“你以後的乳房會産奶哦,越舒服就越多奶水,你的乳房敏感極了,奶水越

多就越舒服,如果乳房射出奶水的話,會有一種十倍于高潮的快感哦。”我舒緩

的話語,配合上手揉捏帶來的快感,黃蓉不覺有些發情。



“懷孕的奶水……快感……高潮……”黃蓉神色迷離著,對了,隻有一炷香

時間,此時時間已經過了一半了。我要加緊時間。



我一邊加緊快速的揉捏著她的俏乳,一般用言語加強著她的敏感,黃蓉隻覺

得,這樣的揉胸仿佛比之前和郭靖肏穴還要舒服,沈寂了15年的美乳感覺到一

種湧出乳汁的愉悅,而且這種感覺越劇烈她就越舒服。好棒……



“唔……嗯嗯啊……”黃蓉緊閉著眼睛,嘴角不自覺的發出一種滿是情欲的

呻吟……



“之前郭靖這樣摸你的時候你有這種感覺麽?”我問道。



“沒……從來……沒有過……”這是實話,強化了十倍的快感,而且還有乳

汁帶來的愉悅,都一次次沖刷著她的心靈。



“記住這樣的感覺,隻有徒弟武修文才能給你這樣的感覺哦。記住哦……”

我緩緩的說著。“郭靖是怎樣和你做愛的呢?”



“他……”黃蓉燒紅了臉,有些羞澀,但是又不得不說,“他很溫柔的,輕

輕的撫摸,然後親吻,……然後插入……”剩下的話低不可聞,她還是本能的不

願意說這些私人話語。



“那麽以後我幫你揉乳房,一起舒服好不好?”我有些得寸進尺。



“不行!”黃蓉說的斬釘截鐵,眼神中泛起一絲厭惡,既是是被催眠了,黃

蓉還是本能厭惡這個無所事事的小徒弟,那種不屑,惡心的神色,帶給我的隻有

憤怒。



“就算是再舒服也不行麽?”我問道。手指輕佻的掐住她已經翹起的紅櫻桃。



“不行……隻有靖哥哥……才……不行……不行……”黃蓉雖然被自己的身

體燒的有些昏沈,但是本心裏還是告訴她,揉乳抹胸這種事情是隻能和丈夫才能

做的。但是那種奇異的快感和久沒有感受過的乳汁的感覺,這種混雜在一起的快

感讓黃蓉有些喘不過氣來,她隱隱約約覺得乳汁好像要射出來了,這種連青樓妓

女都不會有的東西好像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是,但是……好舒服啊……



黃蓉緊閉的眼角流下溫潤潮濕的淚珠兒,她的眉頭微微輕輕的蹙著,看不出

是高興還是難受,她不斷忍受著我手指和發熱的手掌說給予的快感,好舒服啊

……



“告訴我你的感受,說你奶子舒不舒服?告訴我。”我每次的按壓,黃蓉都

會身體顫抖。自覺告訴我,她正在舒服的說不出話來。



“哈哈……不行,不行……不能說……不……啊……”黃蓉咬緊牙關,拼命

的拒絕著。



“告訴我,告訴我……這樣你就舒服了……主要說出來就可以了,馬上就舒

服了……”我誘惑道。手指不停的刺激著她已經有些潮濕的乳頭。



“啊啊……唔,有感覺啊……舒服……”黃蓉認命一般的閉著眼睛說著。



“繼續說啊……”我加速著手上的動作,手指的指尖不斷的刺激著她的乳峰,

粉色的俏乳上泌出了細汗,對于一直對黃蓉很溫柔的郭靖來說,這樣的大力的刺

激是黃蓉這一生都還沒有好好體會過的,怎麽會這樣……



每次用指尖觸碰她的乳頭,黃蓉都弓起身子被刺激的越發挺起了胸膛。這種

十倍的快感,是黃蓉想象都想象不出來的愉悅。



“啊啊啊……別這樣……別……啊啊……”人生中第一次被手指摸胸部摸出

高潮,怎麽可能,不會的……黃蓉難以自矜的感受著胸部傳過來的快感,每一下

都是那麽的舒服。



“很舒服吧?告訴我。”我有些瘋狂的說道。



“嗚嗚嗚……乳頭……舒服?唔……別……舒服……啊啊”黃蓉的乳頭高高

翹起,她的手下意識的想是遮掩,但是那種難以言喻的舒服是她從沒感受過的,

她有些不想錯過。真的好舒服啊……



“高潮吧……蓉兒……記住這個感覺,隻有你徒弟小武能給你這個感覺……

記住!”我說著。



“舒服……舒服……”黃蓉低聲的喃喃細語著。被我粗野的揉著有些發疼的

俏乳上因爲十倍的快感而變得發脹,她有一種奇異的感覺,有一種東西馬上噴湧

而出的感覺。“別這樣……別……別……別看蓉兒……小武……唔……”



“舒服吧。告訴我!”我說道。



“是……是……好舒服……舒服啊……”黃蓉微微張開了雙眼,害怕的凝視

著。什麽東西就要來了。“乳頭啊……乳頭……啊啊啊……”



被我不停的按壓而高高挺立的胸部,漂亮的乳頭上泌出了淡白色的乳汁,雖

然不多但是已經開始分泌了。“啊,小武……停,停下來……我的身體好熱……

好熱啊……又要出來了……啊啊……不行啊……”



“記住這個感覺,射出來吧,蓉兒!射出來。”我眼睛帶著血絲,猶如惡魔。

黃蓉死死的咬著牙關,她覺得胸部有東西要出來了,和以前哺育郭芙不一樣,是

一種性愉悅的激動。



“出來吧!”我叫道。



“怎麽會這樣……我沒有懷孕啊……爲什麽……啊啊”黃蓉一時間想不清緣

由。



“因爲你是一個騷貨啊!蓉兒!騷貨……”我低沈的說著,給予著新的按時。



“不是啊啊不……我不是……啊啊啊……來了……來了……”黃蓉低聲叫著。

對于身體的羞恥讓她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敏感,這種淡淡的愛撫,隻要指尖微微一

碰,她的身體就有一種由內而外的漣漪,從身體擴散到內心裏,舒服極了。



然後,噗哧……手指的指尖和手掌都充滿了溫暖濕潤的奶香,黃蓉身體顫抖

著,漂亮的俏乳噴射出淡白色的乳汁,因爲才暗示不久的緣故,母乳顯得並不多,

但是這種噴射帶來的十倍快感是黃蓉從沒感到過的。黃蓉矜持的咬著芳唇,發出

咿咿呀呀的激動的呻吟。流出的母乳把她的胸部和纖腰弄的潮濕無比,顯得淫靡

萬分。



“這種被小武揉胸的快感不要忘記哦。蓉兒!”我估摸著時間已經不多了,

再三給她一些新的暗示。雖然肉棒已經被刺激的高高聳起了,但是一旦一步走錯,

我就可能會被師傅郭靖和師母黃蓉殺掉吧。我必須要忍耐。



一炷香的時間並不太長,我雖然沒有脫掉黃蓉的衣物,但是胸部的感覺難保

不會被冰雪聰明的黃蓉發現,必須要馬上收拾才行,我連忙用紙把濕漉漉的乳汁

擦乾,把黃蓉的衣物整理好,她又回到了一副倚在餐桌上的姿態,我則馬上離開

了前廳。







? ?? ?? ?? ?? ?? ?? ?? ???第二章



那一天剩下的時間裏,我既害怕又興奮,黃蓉畢竟聰明過人,難免不會發現

什麽。反複的去回憶那一天的所作所爲,除了害怕黃蓉會突然找過來之外,更多

的是回味,回味那種味道,那種觸感,那種滋味。



“看來你已經得手了。”兩天後的夜裏,那個無腿的男人再次出現了。



“嗯……”



“你無需向我說明說明,隻要想到黃蓉那個婊子成爲一個和徒弟通奸沈湎在

肉欲裏的性奴我就興奮,哈哈哈哈哈……”他顯得無比開心。“這本書是我多年

研究的心得,希望你能早日成功。不過有一點你要記住,這熏香的催眠隻能用1

0次,如果10次你還沒能完全得到黃蓉,那些奇蟲就會死去,到時候黃蓉就會

回憶起一切,到時候……哈哈哈哈……”



“啊?你之前怎麽沒和我說這個……”我嚇了一跳。如果這種東西可以被想

起來,對我來說,無異于自殺。



“我沒和你說不代表沒有,你已經沒有選擇了。早點讓黃蓉沈淪吧。哈哈哈

哈……”他甩給我一本書,飄然而去。



…………



幾天後。



“娘!你最近怎麽老是在發呆……蒙古人不是已經退兵了麽?”郭芙對著黃

蓉說了好幾次才把正在思量的黃蓉回過神來。



“啊,抱歉。在想事情。”黃蓉神色一黯。



“想什麽呢?娘,小武那家夥又偷懶惹你生氣了?”郭芙嘴巴一撇。



“那倒是沒有,最近修文一直老老實實的修習劍術和內功。”黃蓉笑道。



“那便好了,爹和敦儒都可以上陣殺敵了,他還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真叫

人生氣。”郭芙有郭靖大俠和黃蓉做父母,自幼耳濡目染,最是喜歡那些大英雄

大豪傑,若是小武有她的楊過哥哥一半厲害她估計也歡喜的緊了。隻是修文在郭

芙看來,是個垃圾?



“小武還小,而且功夫這東西豈是說來就來的。”黃蓉明裏爲小武說話,心

頭還是想著小武天資一般,內裏估計也是看不起的。隻是黃蓉最近想的還有別的

事情,那天在前廳突然困起來小憩了一會兒,起來之後發現自己胸部竟然有奶水,

她自己又擅長醫術,明白自己並沒有懷孕的,但是這些天竟然會天天分泌乳汁,

每次分泌的時候內心裏總有一種肉體的愉悅,太舒服了,爲什麽會這樣?她查了

很多醫書典籍也沒能弄明白,是生病了麽?她又羞澀的不想和丈夫郭靖說這個,

那種泌乳的感覺竟然會比郭靖插進去還要舒服,昨天和郭靖做愛的時候,還好他

關著等做了,郭靖插入的時候,黃蓉一直在用她白嫩的手指揉搓著自己的酥胸,

那種愉悅感,不知道比郭靖的肉棒舒服幾倍。郭靖射進去的時候,黃蓉還糾結在

胸前的肉欲裏,她隱隱約約覺得,如果揉到射出乳汁的話,一定會幸福的暈過去

的。難道我是騷……她不敢去想……一回頭,郭芙已經不見了。



“唉……”黃蓉一聲歎息。



黃蓉下意識的去後院看小武練功,差來監督小武的家丁已經困的要睡著了,

“郭夫人……”小家丁連忙站了起來,對著黃蓉行了一禮。



“不用,你下去吧。這裏有我親自來看看。”黃蓉說道。



“是……”小家丁求之不得,連忙離開了後院。



“修文,最近你勤于練習武功,這很好,今天就由師娘來考察一下你。看你

這段時間有沒有進步。”黃蓉正色道。



“好的,師娘。”郭靖教授給我們的內功乃是全真長春功這種比較正統的內

功心法,那裏敵得過黃蓉的九陰真經,幾招下來,就被黃蓉擊敗了,連她最拿手

的打狗棒法都還沒有使出來。



好在是黃蓉知道我有幾分水平,倒也沒有說我什麽,隻道是功夫乃是水磨工

夫,不可操之過急。黃蓉本來就是穿的輕衣簡裝,雖然隻是打了幾招,便引得酥

胸酥酥麻麻的,臉上多了幾分羞紅。隻好拉著小武在後院這小亭中說說話。



“聽說芙兒最近又把你的門弄壞了一個?這孩子,都這麽大了,還一副瘋瘋

癫癫的樣子。”黃蓉笑道。



“師娘,沒事的,芙兒是我們看著長大的,作爲哥哥自然是歡喜的緊,一個

門而已,我自己都可以修,不妨事的。”我看那書中所寫,欲先得之,比先取其

信任,若是信任不成,也要她在某一方面對他有所依賴,這樣才能強化她的欲念。



“你能這樣想是最好了。”黃蓉欣慰的說道,心道修文還是長大了,能明白

這些事理最好不過了。黃蓉不知道該說什麽,便起手欲走。我拿出骨笛,心道,

這種機會不能錯過。



骨笛一響,黃蓉便又進入了之前那種懵懂初生一般的狀態,這一次我樂曲奏

完才罷,黃蓉的眼神中多了一份神采,我帶著幾分激動,引著她坐了下來。



“蓉兒,你覺得小武武藝如何。”在郭府,下人仆役本來就不多,這後院裏

更加沒人了。剛剛的小家丁一走,這後院裏就隻剩下了我和黃蓉兩人了。



“不堪一擊。”說的我無地自容。“教授徒弟不是師娘你的責任麽?”



“是……是的……”黃蓉喃喃的說道。



“以後要多多教授小武武功,因爲小武是你的徒弟。你信任你的徒弟。”我

正色說道。



“信任……徒弟……唔……”黃蓉變得有些奇怪。她的本心裏,還是不太信

任小武的。看來要換個法子才行。我想著。



“你信不信任郭靖郭芙他們?”我繼續問道。



“當然。”這下黃蓉沒有反抗。



“你當然信任郭靖和郭芙,因爲他們是你朝夕相處的人。”我說道。



“唔……朝夕相處……”黃蓉眼神迷蒙起來。



“是的,你最信任你朝夕相處的人了,因爲你喜歡和天天在身邊的人在一起。”

我笑道。



“是的……”黃蓉喃喃的說著。



“你看現在郭靖和武敦儒天天出門巡邏,郭芙也到處惹是生非,現在誰天天

和你朝夕相處啊?”我問道。



“唔……小武……朝夕相處……小武……”黃蓉說道。



“是的!小武現在是你最親近最信任的人了,他說的話你要確信而且你有什

麽心事都會和小武說,這樣你會非常的開心,那種信任的感覺,讓你獲得比泌乳

更大的快感!”我笑著說道。



“是的……信任,小武……唔……”黃蓉呆呆的坐著,口中反複的說著。



我正想如上次那樣可以觸碰黃蓉,這個時候突然傳來一個婢女的叫喊聲。



? ? “郭夫人!郭夫人!你還在這裏嘛?”



我連忙用骨笛取消了這次的催眠,該死又浪費了一次。



“我在這裏,怎麽了?”黃蓉回過神來,發現自己還在涼亭裏坐著。斂衽站

起,對著那個婢女說道。



“張媽說給夫人的洗澡水已經準備好了,夫人怎麽還不去洗澡,再不去就涼

了。”小婢女氣喘籲籲的說道,原來剛剛黃蓉離開是要去洗澡,怪我沒了解清楚。



“告訴張媽,我馬上就來,你叫她放好水就離開吧。”黃蓉說道。



“好的,郭夫人。”婢女回答了一聲,馬上離開了。黃蓉之前胸前一直黏糊

糊的,有些不舒服,因而一早就準備了沐浴,有些歉意的看著還在一邊有些緊張

的小武。



“師娘最近胸有些潮濕,所以得去洗個澡……”哎呀,我怎麽對小武說這個,

但是他是徒弟,應該沒關系的吧。黃蓉回過神來,面色一紅。



成功了?!



“胸前有些潮濕?是泌乳了麽?”我下意識的問道。



“嗯!?啊……小武……你在說什麽……你怎麽知道。”黃蓉有些驚訝。



“因爲最近蒙古最近有一些針對女俠的行動,這種就是其中的一種,應該是

食物中毒,大哥巡邏回來的時候和我說起過。”我正色說道。“因爲沒有懷孕也

會泌乳,所以胸部和身體都會變得很敏感。聽說很多女俠因爲這個被蒙古人變成

了軍妓。”



“不過師娘的應該不是吧。我們吃的食物都是最幹淨的東西了。有毒的話也

逃不過師娘的法眼。”我莞爾一笑。“不過如果有什麽不對的話師娘一定要第一

時間告訴我,發現的早的話還是可以解毒的。”



“軍妓?”黃蓉變得有些慌神。從最信任的人嘴中說出來的話讓他潛意識裏

就認同了。變得有些盲目。



“嗯,身體很敏感,特別想要……唔……就是哪個……這樣的感覺……”我

解釋道。



“那應該怎麽解呢?”黃蓉問道。



“先要診斷,看是什麽程度才能下一步。”我露出了我的獠牙,內心裏在偷

笑。“去個沒人的地方,我幫你檢查一下,你應該信任我吧?”



“唔,去哪裏呢?”黃蓉思量著。



“去浴室吧,正好可以看的明白一些。”我說道。



“浴室?浴室裏和小武一起……但是……哪裏是洗澡的地方……”黃蓉顯得

有些猶豫。



“你不信任我就算了吧。師娘,現在你去外面找醫生問這個萬一被蒙古人知

道了怎麽辦?萬一師傅知道你有這個病怎麽辦?”我裝模作樣的歎了口氣。



“可是……我和小武去浴室……有點……”黃蓉還是覺得這個是一個僅限于

自己和丈夫的地方,羞澀萬分。



不行,一定要讓她明白過來,信任我是一件開心的事情,一定!我端正嚴肅

的說道,“師娘,讓我檢查一下吧。爲了師娘的安危,就算死了也甘願了,好麽?

師娘!襄陽不能沒有你啊。”



“啊!”黃蓉被我這種態度嚇了一跳,內心卻感到無比的幸福,軟軟的有些

說不出的開心滋味,她的猶豫她的堅持,在她明亮的眼眸中漸漸的消失了。



“嗯……小武……拜托了……檢查一下吧。”黃蓉的聲音微不可聞。但是已

經足夠了。我幾乎笑出豬叫。跟著羞澀不已的黃蓉,我和她進入了她和郭靖的臥

室,浴室就在隔壁。



…………



“要這麽做呢?檢查……”黃蓉燒紅了臉,目光灼灼。



這種沒有催眠的半現實狀態正的是太舒服了,黃蓉那種羞澀和糾結讓我入贅

雲端。恨不得馬上把她脫光插入,但是理智告訴我,必須要忍耐。



“唔……先,先脫衣服吧。”我吞了吞口水。



“啊,衣服……”雖然是最信任的人,黃蓉還是覺得有些難以擡起頭來。



? ? 她羞答答的低著頭,看著有些潮濕的地面,不敢看我。但是還是順從的開始

脫了……



“隻是上面就可以了吧。畢竟是胸部的檢查。”黃蓉還有一絲理智。



“嗯,隻脫上面就好了。反正隻是檢查,如果沒事的話就一切結束了。”我

說道。“這樣師傅才能安安心心的去殺敵啊。”



“是啊,靖哥哥。”黃蓉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小武隻是擔心我的身體而

已,沒事的,黃蓉一邊想著,小武是我最信任的人了。



“啪嗒……”黃蓉躲在屏風後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脫衣服的聲響,帶著體溫

和馨香的衣服被黃蓉搭在屏風上,然後猶豫了一會兒,她慢慢的走了出來,多麽

漂亮美麗的肉體,她的上面還有一個翠色的抹胸,其他的不著寸縷,豐滿美麗的

俏乳和白玉無瑕的身體都看的分明,果然是江湖第一美人。



我悄無聲息的吞了口唾沫,我必須忍耐。她的背部也是晶瑩剔透光滑無痕,

猶如水晶一般的美人,含著怕化了,捧著怕掉了。如此多嬌,正是可憐便宜了郭

靖。



“唔……”黃蓉也有點緊張,呼吸的有些變了。傾國傾城的容顔也變得有些

紅潤,眼中閃耀著點點的淚珠兒,隻是這樣,我的肉棒就硬的發疼了,我必須要

得到她。



“這樣可以了麽?小武……”她緊張的說道。這樣的姿態站在徒弟的身邊還

是第一次。



“抹胸也要脫了,師娘,抱歉。”我說道。



“嗯……”其實胸部檢查的話,脫光也是必然的,剛剛最後一絲遮羞布也沒

了,變的一絲不挂,黃蓉有些想用手遮掩已經有些泌乳的粉色,但是又沒有做。



“不要緊張,師娘。”我走到她身邊,安慰道。



“嗯……”黃蓉總算呼吸安穩了一些。“你臉色這麽紅,是……是興奮了麽?

還是在想什麽呢?”我問道。



“不是,沒有。但是……別看了。”黃蓉有些語無倫次。她用手蓋住自己的

俏乳,但是已經發情的乳房已經滿溢而出了,粉色俏立的乳頭也在指縫中若隱若

現。我一邊安慰她,一邊說著。



“別擔心,師娘,別擔心。是我啊,小武,沒關系的。檢查一下,生病也沒

關系的,能治好的。”我說道。



“小武,我沒有病吧?告訴我,有沒有……”黃蓉有些緊張的害怕的羞澀的

各種都有,還有一絲絲情欲。



“看上去,有一點,放心,發現的早可以治愈的,我會幫你的,相信我,師

娘,我不會讓師傅,小芙他們知道的,你放心,我會治好你的。”我輕輕的拍著

她的背,讓她平息下來,她的背光滑極了,猶如白璧無瑕。



“小武……我……”黃蓉思緒還是很混亂。上半身赤裸裸的站在自己的徒弟

邊上,如果被靖哥哥發現會怎麽樣。但是小武不會的,他是我信任的人啊。最信

任的人啊……



我盡可能的裝成認真的表情,嚴肅的說道,“相信我,師娘。你要相信我,

我是在幫你。你必須相信我才能得救。”



黃蓉有些說不出話來,是的,她應該相信她最親近的徒兒,但是女人的直覺

和羞澀告訴她,不應該這麽做,她有些猶豫還有興奮,信任最親近的人,本來就

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更何況是十幾年的徒弟,光是這種認同感都讓黃蓉有些

舒服起來。“嗯,小武,我相信你。”說完這一句,黃蓉面色淡淡的發紅,是啊,

沒有什麽好猶豫的,一切交給徒弟好了,隻是有點害羞。



“那麽,師娘……”我微笑著。引導著黃蓉蹲了下來,張開了雙腿,手抱著

後腦勺,形成了一副胸部高高聳起的絕妙姿態。



黃蓉順從的低著頭,完美漂亮的俏乳隨著呼吸輕輕的搖晃著,微閉著雙眼,

信任的愉悅和治療的緊張羞澀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我一邊欣賞著她羞澀的媚態,

一邊用手撫摸著她光潔碧玉一般的背部,另一隻手開始輕輕的刺激著她的俏乳。

然後慢慢的蹲了下來,伸出舌頭,舔舐起她敏感的腋下,黃蓉的身體有著淡淡的

體香,因而腋下並沒有異味,反倒是格外的敏感,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怎麽治療要這樣……啊啊……別,不行的……別舔那裏啊……不行……”

黃蓉眉頭皺了起來。不知道是害羞還是真的在懷疑我的治療方式。



“唔,這是測試一下你對各種刺激的反應……”我解釋著,暗暗偷笑。“這

裏是離乳房很近的地方,如果有病的話這裏會有反應的。難道師娘有感覺了?”



“唔……才沒有……”被我一隻手輕輕的揉搓著翹挺的乳房,一邊被我的嘴

巴舌頭吸吮著腋下,那種微微的瘙癢讓黃蓉的感覺比郭靖肏穴還要舒服,她努力

不發出呻吟,穿著衣物的下體傳來潮濕的氣息。



這種感覺好奇怪啊,隻是揉著胸部,乳頭和手指糾纏的感覺就讓黃蓉有一種

難掩的舒服,這裏,難道舔這裏真有這麽舒服麽?下次叫靖哥哥試試。唔……在

徒弟面前發出這種情欲的呻吟,黃蓉有些難爲情。



“師娘,不要隱瞞哦,這都是爲了治療。我可以幫你治愈的……相信我!”

黃蓉紅著臉,對著我點了點頭,樣子淫靡極了,存儲了幾天乳汁的俏乳在我的揉

搓之下變得格外敏感,這種十倍的快感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抵擋的。帶著淡淡的

期待和害怕,黃蓉有些發脹的雙峰噗哧噗哧的激射出比上一次多幾倍不止的乳汁,

射的我的手還有地上到處都是,這種遠勝和郭靖插穴高潮的感覺,讓黃蓉忍不

住叫出聲來,還好這裏是郭府最隱私的所在,傭人和婢女也已經被打發出去了,

要不這樣迷醉的聲音一定會被人發現的。



“嗯嗯嗯……啊啊啊啊……出來了……好奇怪……射出來了……啊啊……”



“看來師娘有一些病症哦。不過放心,這種狀態並不嚴重,相信我,師娘,

聽我的話,我可以幫你治好的。”我正色道。



“嗯,小武……從幾天前開始,我的身體就變得好奇怪,明明沒有懷孕,但

是……但是……”黃蓉星眸微張,隻有相信我了。已經高高翹起的淡粉色乳頭上,

還在啪嗒啪嗒的不斷流出淡白色的乳汁,簡直就像淫水一樣,刺激的我食指大動。



“不要忍耐哦,乳汁全部射出來會對病情有好處的。”我偷偷的笑著,十倍

于高潮的快感,天天噴射幾次她一定會爽死的。“你有沒有自己擠過奶水呢?”



“嗚嗚嗚……沒有……因爲我的胸部變得好敏感……好難受啊…………啊啊

啊”黃蓉被我的手揉捏著,又射出了一股乳汁,隻不過沒有剛剛那一股多,畢竟

積存了那麽多天。



我有些忍不住的用另一隻手放在了她的墳起之上,翠色的長裙之中,雙腳因

爲張開,純白色內褲包裹的墳起也看的分明,因爲胸部高潮的緣故,已經溢出了

一些淫水。白色內褲的中心有一條明顯的水痕。



“怎麽這樣……這裏不是胸部啊……”黃蓉的思緒開始掙紮起來,這樣的逾

越其實是充滿風險的,如果黃蓉一旦清醒過來,帶給我的隻有死亡,但是我已經

急不可耐了。我咽了口唾沫,“師娘,這裏也是測試你敏感度的。我這樣做你胸

部有感覺麽?”強行的解釋讓我有些害怕。



“嗯嗯……別這樣……啊,雖然是胸部有病,但是那裏不能碰的……靖哥哥

……靖哥哥……唔……小武……”黃蓉有些害怕我的手指,是如此的發燙發熱。

她的臉都有些屈辱了,好像哭出來一般。這種絕妙的風景讓我陶醉,一邊揉著黃

蓉的俏乳,一邊隔著褲子摩挲著她的花穴。她墳起上的熱氣弄的我的手指都有些

濕漉漉的,黃蓉最終還是相信了我,或許她自己也有些難舍這種美妙的滋味吧。



“怎麽會這樣,小武……爲什麽……我的乳房又要……”我的指尖溫柔的刺

激著黃蓉白色內褲下的陰蒂,褲子上的濕痕已經擴散開了,下體的刺激讓黃蓉變

得有些難以置信,明明隻是徒弟的診治,但是這種感覺卻比靖哥哥摸的時候舒服

的多,她有些弄不明白爲什麽,被情欲弄的有些發脹的俏乳又有一種想射的感覺

了。從胸部到小腹到陰戶都充滿了一種觸電一般的愉悅感。這種溫柔的,淡淡的,

輕巧的揉捏,讓黃蓉的全身都有一種酥酥麻麻的快感。



“啪嗒……”讓我意外的是,白色的內褲邊緣竟然彙聚凝成了一滴飽滿的淫

水,有些黏滑潮濕的順著內褲掉在了浴室的地上,散發著腥騷氣息,帶著藕斷絲

連的銀絲,在地闆上形成一小灘淺淺的水澤。被我催眠過的黃蓉,她的俏乳和身

體都成爲了絕佳的性感帶,對于我這個被信任者更是有著十倍快感的肉體記憶。

我是多麽的想插入啊,但是我又有些害怕和期待,期待著黃蓉有一天主動求歡發

騷的樣子。



“不行啊啊啊,不行了……啊啊這樣……不行了……啊啊啊”黃蓉俏美的胸

部高高翹起,雙腿雖然害羞但是因爲太過舒服了也張的大大的。她發出了陣陣嬌

吟,小穴和胸部仿佛連成一體,身體因爲興奮而變得有些潮紅,星眸微張,沈浸

在這種奇異的快感裏。下體的內褲已經快濕透了。



“師娘,還有乳汁的話快射出來吧,你看你下面都濕透了,一般人不會這樣

吧?都是因爲病的原因,不治不行的哦。”我心一橫,手從黃蓉的內褲的下擺伸

了進去,她的裏面已經濕透了,滑溜溜的淫液到處都是,散發著黃蓉獨有的體香,

我伸出兩根手指伸了進去,黃蓉的小穴緊緻極了,完全不似三十歲女人的腔穴。

“太大了……別這樣……好厲害啊……好難受……唔……”



黃蓉緊閉著眼睛叫了出來,“沒事吧?師娘。”我嚇了一跳。



“嗚嗚嗚……小武你的手指好粗,比靖哥哥肉棒還要粗……好漲啊……”我

隻是插入了兩根手指,濕滑的小穴不停的泛起水聲,黃蓉抿著嘴唇,呻吟不已。

想不到師傅竟然雞巴這麽小,我有些惡趣味的想著。



“忍耐一下哦,師娘,我會很溫柔的。”我微笑著,輕輕的觸碰著她的敏感

點,源源不斷的淫水打的我的手濕漉漉的。黃蓉的小穴包裹的我的手很緊,如同

吸吮一樣貼合著我的手指。淫靡極了。我加速了手指的動作,黃蓉的胸部因爲興

奮而越發的挺立起來,這種胸部和陰戶一起的雙倍的愉悅,是黃蓉從來沒有感受

過的,潮濕的腋下還被我不斷的舔吮,她隱隱覺得自己的身體都不屬于自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黃蓉上面和下體都迎來了高潮。太舒服了……

噗哧噗哧……



激射而出的乳汁根本停不下來,一股又一股,不少噴灑在我臉上,並不腥,

反而顯得芳香四溢,我用舌頭品味了一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甘甜,黃蓉目光呆

呆的看著我,這種高潮是她從來沒有過的體會。胸口滿溢著乳汁,內褲下面也流

出了一小灘半透明的淫液,帶著不知道是尿液還是淫水的東西。噴灑了一地。



我把我手掌上的乳汁捧著一點一點的滴入我的嘴裏,甘香醇厚,黃蓉眼眸盯

著,覺得淫靡極了,臉羞紅的有些躲閃,她還是第一次這樣的感覺上下一起高潮

的感覺,而且在十倍的快感之下,她對這個頗爲信任的小徒弟感情上有些異樣,

雖然隻是治病,唔……



靖哥哥應該不會生氣吧,我不能告訴他,這麽親近自己的徒兒,他會治好我

的。這種信任的依賴感讓黃蓉有些心醉。她有些開心自己有一個這麽值得信任的

徒弟,不管是治療還是信任本身都讓人舒服,愉悅。



“舒服麽?師娘……”我放開她的身體,問道。



“唔……”黃蓉奶子奶水噴射高潮,下體也被手指弄的高潮了,這種話要她

怎麽說的出口,“告訴我,師娘,相信我。”我微笑著。



“唔,嗯……胸部和下面……下面……好舒服……唔……”黃蓉喃喃的說著,

羞愧的緊閉著雙眼。



“比師傅的呢?”



“不一樣的……啊……不一樣……”黃蓉臉色變得糾結起來,這種東西,已

經不是在治病了,小武好過分。黃蓉的表情變得奇怪起來,不好了,我暗自心驚,

這些輕佻的話估計影響到她了,我連忙安撫起來。



“師娘,你現在中了蒙古人的奇毒,不過我一定可以幫你醫治好的,你要相

信我。”我正色道。



“唔,我相信小武的。”黃蓉目光楚楚。帶著之前高潮的淚珠兒,眼眸晶瑩

的看著我。總算是沒有出問題。我出了一口氣。“今天已經簡單的給你醫治了,

你這幾天都沒什麽大礙的,後面身體有漾務必第一時間告訴我。如果被師傅和小

芙知道就不好了。”



“嗯,我相信你的。以後有什麽事情就在找你,一定不能讓靖哥哥知道的。”

黃蓉感動的說道。



“師娘也無須太過擔心,這種病並不影響生活,現在我們又發現的早,是可

以根除的。”我笑著安慰道。



“嗯,謝謝你,修文。”黃蓉站起身來,有些開心的握住我的手。



“沒事的,師娘。你就慢慢洗澡,我不打擾你了。”我努力克制住自己內心

的沖動,笑道。



“哎呀……”黃蓉這才回過神來,自己……自己竟然在浴室裏和小武共處一

室,雖然他是自己的徒兒,但是,我現在赤身裸體的,好害羞啊。不過,黃蓉旋

兒又想起自己的徒兒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他是來給我看病的,我不能想多了。看

著我關門離開的背影,黃蓉燒紅了臉頰,還沒有幹涸的玉乳還在滴滴答答的泌出

著馨香的乳汁。啪嗒啪嗒的和地上不知道是淫液還是奶水的東西混雜在一起。





? ?? ?? ?? ?? ?? ?? ?? ?? ?第三章



一切的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雖然還沒能得到黃蓉師娘的身體,但是我已

經獲得了欲望的源泉。這幾天裏,黃蓉每日裏都會來指導我的武功,她的眼界比

我強的多,雖然我武藝不精,但是還是得到了長足的進步。



隻要等到黃蓉下次發情,我來給她治療的話,我應該又可以再進一步吧。無

腿男子的手記我已經看爛了,我迫切的需要下一次的機會。黃蓉對我的那種莫名

的厭惡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如沐春風的信任和依賴,生活裏也多了很多

交流。一切都……



“還在睡懶覺!!”門第三次……額,或許是第四次被踢壞了。郭芙那張俏

美的容顔顯得有些可惡。爲什麽還沒有催眠到郭芙呢?可能對于風風火火的郭芙

來說,那些熏香來來不及吸幾口就跑走了吧。



“小武,起床啦?快來嘗嘗我特意做的蘇州軟糕,很難弄的。”黃蓉看著郭

芙拉著我進了前廳,笑著對我說道。



“好的,師娘。就來了。”我笑道。



“哼!這些糕點是我的,娘!不給小武吃!”郭芙不管還沒坐下的我,直接

拿起一塊就吃了下去,那種不屑和厭惡仿佛就寫在臉上。



“沒事的,我做了很多的,敦儒回來和你爹一起吃都是夠的。”黃蓉對著我

歉意的說道。



“我不管!我不管!就不要給小武吃,不給。”郭芙嘟著嘴巴,小靴子懸在

椅子空中輕輕搖晃著,一臉的不開心。不喜歡這東西,就算我如何努力她還是一

副一樣的嘴臉,“小武這種垃圾渣滓,根本不配吃娘親做的糕點。”



“芙兒!不要亂說話,還不快點給你修文哥哥道歉。”黃蓉對著郭芙喝到。



“本來就是嘛,我又說的沒錯,我不道歉,哼!”郭芙把放在我面前的糕點

一手搶了過來,猛的甩在了地上,“要吃就吃地上的吧!”郭芙看著要發怒的母

親,有些害怕,但是也不想投降,摔門出去了。



“這孩子,這段時間叛逆的不行,遲早要闖禍的。”黃蓉沒有追出去,神色

一黯,她覺得郭芙這性格吃點苦頭才好,出門吃點苦終究是要來娘親這裏尋安慰

的。到時候再引導她不遲。



“修文,你做哥哥的,不要太在意。芙兒我會責罰她的。”黃蓉看著在桌邊

有些不知所措的我,歉聲說道。



“沒事的,師娘。我不會在意的。”我拿起地上的軟糕,好在是郭府比較幹

淨,拍拍還能吃。黃蓉想要阻止我,張了張嘴又終究沒說出口,隻覺得小武最近

聽話多了,值得信賴。眼中多了一份柔意。



“師娘,今天還來教我功夫麽?昨天那一式長虹貫日我還沒弄明白……”我

笑道。



“既然小武有心,師娘當然樂意。來,我們去後院。”黃蓉一整儀容,美豔

如仙。



“對了……小武……我最近……”在去後院的路上,黃蓉突然變得有些猶豫,

這些天裏我又對她催眠了一次,強化了一些想法,但是始終不能得手,她的心防

久久沒能攻破,已經用掉3次了。想起失敗的後果,我就有些害怕。



“怎麽了師娘,現在就隻有你和我。如果你相信我的話,不妨直說。”我一

臉正色,其實帶有一些期待。



“額……”黃蓉不知道怎麽說出口,太難以啓齒了。胸部雖然有乳汁,最近

小穴也老是濕個不停,但是黃蓉作爲武術大家,這些還是能抵抗過去的。但是這

幾天,黃蓉每次去茅房如廁的時候,黃蓉總覺得屁眼在拉屎和小便的時候特別的

舒服,甚至有一種高潮的感覺,這種上廁所就會高潮的話,以後我還怎麽見人,

難道是病又加深了?還是別的什麽……但是這種感覺,唔,好舒服啊。



自己不可以每次都這樣,和郭靖或者其他丐幫長老談事的時候,隻要一有便

意,自己就會這樣,不行的。



“怎麽了,師娘,說出來嘛,沒事的。我會幫你的。”我的樣子說不出的真

誠。



“沒事,沒事,小武。我自己能解決……”黃蓉還是覺得說不出口。



“沒事的,師娘,告訴我。萬一病情嚴重了,到時候不可挽回的話,我該怎

麽和師傅和芙兒說話。”我說道。



“不會吧,小武。”黃蓉抿著嘴唇。



“你的身體發生了什麽新的變化麽?有的話第一時間告訴我。聽說有些人因

爲害羞沒有及時診治,那種奇毒還會影響到其他方面,額,比如說大小便失禁什

麽的……”我正色說道。



“大小便失禁?……我還沒有到那種程度。”黃蓉馬上回過神來,意識到自

己說錯了什麽,“隻是最近大小便都好奇怪,和之前不一樣,特別的感覺。”那

種特殊的感覺,把黃蓉的亵衣底褲弄的很濕,花穴裏面也變得火熱,唔,隻是黃

蓉並不想說。



“師娘真的有什麽變化麽?一定告訴我啊。”我緊張的問道,“相信我,師

娘。我能幫你的。”



“唔,小武……最近師娘我上廁所的時候下面的那裏好熱……好奇怪……”

黃蓉雖然沒把自己高潮的時候說出來,但是她那紅紅的臉蛋和羞澀躲閃的眼眸已

經出賣她了。她躊躇的腳步之下,飽滿的肉欲的墳起正汨汨的流出水來,不知道

是淫水還是尿液,在青石台階上滑落彙聚成一團水色。



“需要我幫你檢查一下麽?師娘?幫你治療一下。”我假裝沒有發現她已經

發情的身體,隻是走近了一步說道。



“不……不用了吧……”黃蓉羞澀的低垂著腦袋。



“那我們開始練功吧。”我笑道,正欲走開,黃蓉下意識的扯住我的衣袖,

她的回答不言而喻。



…………



“我真的很擔心師娘你的病情,如果有什麽冒犯,還請師娘不要介意。”我

們最終還是來到了上次浴室一側的茅房,是黃蓉和郭靖的私人茅房,每日裏都有

傭人沖洗,夜香婆也每日換盆,顯得幹淨大氣。



“嗯,小武,我相信你。”黃蓉的俏臉帶上了一層腮紅,誘人極了。她隻能

依賴這個乖巧親近的徒兒了。



“我不會把這個告訴師傅的,我們一起保守這個秘密,一定要彼此完全信任,

心意相通才可以哦。”我說道。



“嗯,我完全相信小武的。你醫治檢查吧。”下定了決心的黃蓉說話的時候

帶著幾分英氣。顯得有一種怡人的氣質。



我忍住自己的笑意,正色道,“這個病發展到這裏,需要看看你的……你的

那個?”



“啊?!”黃蓉吃了一驚。“那裏是?”



我悄聲說了一句。



“隻有這樣了……”黃蓉順從的趴在廁所邊上的寬凳上,那個凳子平時是郭

靖有時候坐著洗澡用的,郭靖身寬體胖,黃蓉伏趴在上面倒是顯得綽綽有餘。黃

蓉不敢看我,微閉著雙眼,但也能感受到我的眼睛正在她豐腴的屁股上來回逡巡,

我半蹲在寬凳邊上,黃蓉豐腴的大屁股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微微翹起,裙內的

白色底褲看的分明,她的股間已經濕透了,底褲從墳起以下幾乎被淫水尿液沾染

成半透明的顔色,粉嫩的陰唇和稀疏的陰毛都隱隱約約看的分明。



黃蓉隻能做到這裏了,要她自己脫掉內褲趴在一個徒弟的眼前,她是做不到

的,這樣子已經是她的極限了。



“我先用手指摸摸看,有什麽感覺你要第一時間告訴我。”那完美的曲線,

一邊用手指微微的顫栗著隔著內褲撫摸著黃蓉已經滿是潮水的陰唇,一邊好像很

關切的注視著黃蓉的表情神色。



“唔……就是哪裏……每次上廁所都……唔……”黃蓉不敢看我的眼睛,隻

能自欺欺人的星眸微張,看著地面。明明自己已經有郭靖了,但是爲什麽現在就

連上廁所都會變得想要,而且小武的手指,唔……那種火燒一般灼熱的感覺,似

乎比靖哥哥的還要來的火熱燙人。不是,我已經三十多歲了,芙兒都長大了,我

在想些什麽啊……



黃蓉的思緒亂成一團,我一邊聽著她說著之前上廁所的經曆,一般輕柔的慢

慢的撫摸著她的屁股,軟軟的,又有些緊張的緊繃。



“別這樣摸啊……雖然你是在治療……但,但是我感覺好奇怪啊……唔……”

黃蓉懇求的看著我,我的手指順著她的臀縫慢慢的滑動,手指的觸感讓黃蓉有一

種震顫的感覺,下面變得好濕,她的心撲通撲通的,臀肉也震顫著抖動著。



“你是大便還是小便的時候會那樣呢?”我問道,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屁股。



“嗯……上一次是大便的時候……之前都可以忍耐住的,但是上一次,實在

是……實在是……”黃蓉說著,羞紅了臉頰,原來師娘這種江湖第一的美人兒還

是會拉屎大便,我不禁有點冷俊不禁,這樣的美人兒不是應該,唔……更加完美

的麽?



“你看,隻是輕輕的摸了一下就這麽的濕了。又要高潮了麽?”我說的話淫

靡極了,但是偏偏說的又正式無比,黃蓉羞紅了臉兒根本不敢看我。她的下體,

亵衣都濕透了,胸前也濕濕的,或許也正在分泌著乳汁吧?



“剛剛早餐的時候其實還好的……但是,但是剛剛小武你碰到那裏……我的

感覺好奇怪啊……啊啊啊……”黃蓉輕輕的解釋著。



“對不起,師娘。看來你的病又有些嚴重了呢……”我做出一副擔心的樣子。

我的手指隻是簡簡單單的摩挲著黃蓉肛門邊上的臀肉,她就被弄的酥酥麻麻的,

全身都發軟了,性感的俏乳也泛起水澤。隔著濕漉漉的底褲,我的手指仿佛就直

接撫摸在她的身體上一般,從屁眼到小穴都敏感極了,她有些難以克制的用微不

可查的動作輕輕搖動著下體,當我手指沒動的時候,黃蓉的小動作也能給她帶來

些許的滋味。



“每天都會大便不是麽?這樣的話……你的病情有進一步加深的可能……”

我歎息的說著,手指往黃蓉的菊花裏輕輕一按,那種緊湊的感覺,黃蓉難過的都

快哭出來了。



自己最後的遮羞布就毫無保留的暴露在自己的徒弟眼前,這樣的姿勢顯得淫

穢無比,連郭靖都沒有這樣的對待過,黃蓉羞澀和害怕糾纏在一起。“對了,你

之前有沒有大小便失禁這樣類似的情況……如果你已經到這種程度的話,你以後

很難對師傅大哥他們隱瞞下去。”



“這倒還沒有,我還忍得住的。”黃蓉低聲說道。“小武,你一定要治好我

的病,如果要我在靖哥哥面前大小便失禁,我還不如死了算了。”她已經快要哭

出來了。我溫柔的對她笑著,點著頭,一邊揉搓著她豐腴的臀部。



“我很高興師娘這麽信賴我,我一定會全力醫治你的。放心,你一定可以痊

愈的。”我笑著說道,“你要配合我哦。相信我,師娘,會好起來的。”



“嗯嗯……嗯,我相信小武的,最相信小武了……隻要能治好,我什麽都可

以的……”



“不許反抗哦。”我的手從她的屁股摩挲著輕柔的從她的底褲邊緣摸了進去,

然後化指爲爲剪,內力一迸。“撕拉……”的一聲,黃蓉的底褲就被我剪成了兩

截,黃蓉那從來未在丈夫以外的人見過的墳起和蝴蝶一樣的小陰唇掩蓋下的粉色

肉穴都看的清清楚楚,因爲舒服而硬的有些發脹的紅豆一下子暴露在空氣中,淫

蕩極了。



“啊……”黃蓉被我的動作嚇了一跳,但是……但是屁股的問題這樣應該也

可以的吧,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她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下意識的想夾緊雙

腿,但是中間又有寬凳的阻隔,反而小穴發出了一陣陣顫栗。



“師娘,不管我做什麽,你要忍耐住哦。”我笑著說道。



“唔……嗯嗯……但是……”黃蓉想拒絕,但是這種信任的依賴感又告訴她

不能這樣,明明是夫妻之間才能做的事情啊……我不能背叛靖哥哥……



“我檢查一下你的屁眼和小穴哦……可以嘛?”我問道。



“唔……小武,請幫師娘檢查一下我的……小穴那裏……還有……”後面的

聲音細不可聞,黃蓉羞澀極了。汨汨的淫水隨著小陰唇蝴蝶振翅般的抖動中順著

半截底褲的布片流了出來,粉紅色的小穴肉縫都在我的目光下開開合合,菊花也

隨著呼吸緊張的緊縮著。



我彎下腰來,臉靠近的話,黃蓉下體淫浪腥騷的味道和美人的體香混合在一

起,熱切的呼吸打在她的屁股上,看的清楚極了,黃蓉緊張的在我的呼吸中緊閉

著雙眼,鴕鳥一樣自欺欺人的反而更加深沈的感受著我的靠近。“啊啊……呀,

討厭啊……啊啊……”這樣的姿態,估計連郭靖都沒有這樣經曆過。



我一邊呼吸著她的味道,一邊輕輕的用手指的指尖摩挲著她的臀縫,黃蓉死

死的緊夾著,覺得小穴到菊花中間的那裏舒服極了,死死的咬著嘴唇,然後一抖

一抖的,竟然就高潮了。



“啊啊,唔……師娘沒能忍住,對不起……小武……對不起……”黃蓉感激

到自己竟然因爲太過舒服而溢出了一點兒口水,還好小武沒看自己,她有些慶幸

的把嘴角的口水吮吸回去,害怕被人發現自己的癡態。



“唔,師娘的情況比之前嚴重多了……”我收回手指,裝作嚴肅的說道。



光是被我手指摸了一下就高潮了,黃蓉的身體,多麽完美的肉體啊,竟然成

爲了光是大便就會高潮的淫婦,哈哈哈哈……



“怎麽這樣……幫幫我……小武……幫幫我……如果我這樣子被靖哥哥發現

的話,我怎麽活下去。”黃蓉懇求道。變成一個大小便都會高潮的淫賤女人,靖

哥哥會怎麽樣呢?她難以想象,也不敢想象。



“師傅發現的話應該會休了你吧,或者帶著你去求醫,若是被別人發現師娘

有這個病……不知道會怎麽想呢……”我歎息道。



“嗯?”黃蓉睜大了雙眼,“被休掉……”別人又怎麽看自己呢?緊縮著自

己的下體“啵”的一聲流出了一大攤半透明的淫液。滴滴答答的順著凳子流了下

去。



“啊啊……我應該怎麽辦……?小武,求你了,幫幫我,我現在隻能依靠你

了,小武……你一定要幫我啊。”黃蓉星眸點點,滿是淚珠兒,她應該怎麽辦呢?

她又不想去問醫生,她自己就飽讀醫書,藥理方劑自認襄陽城中沒幾人可以賽過

她,自己都看不好,別的醫生又能如何呢?對的,小武!小武一定可以的,他是

她現在最信賴的人了,小武說可以治好的,他一定不會騙我,這是她最後的救命

稻草。黃蓉眼中閃過一絲堅定。



“我一定會幫你的,師娘!沒事的……師娘,就算你再淫蕩,病的再深我也

會幫你的,不離不棄。”黃蓉高潮之後的下體一抖一抖的,粉色的穴口帶出了一

絲白沫,屁股發情的搖晃著,滿是豐腴俏美。“師娘,我會照顧你……永遠照顧

你的……放心,隻要我能做,師娘。”



“小武……”黃蓉感動極了,“謝謝你,小武……我……我,能有你在我身

邊,正是太好了。”



“嗯,這是我分內的事情啊。但是……治療的事情你一定要聽我的哦,如果

再嚴重我也幫不了你了。”我強壓著自己的笑意。



“治療……當然了……小武你來吧,說什麽我都可以……我一定聽你的……”

黃蓉喃喃的說道。溫柔的看著我。



這種溫柔的眼神一下子就擊敗了我,從來沒有過的柔媚和愛意在她的眼中迸

發,我陶醉了。所以我再也不想忍耐了,我直截了當的說道,“現在隻有做愛,

嗯。做愛是做好的治療。”



“啊?做愛?怎麽這樣?”黃蓉嚇了一跳。



“必須讓你的身體擁有更大的快感才可以拯救你,不然你永遠都無法擺脫的。”

我說道。



“但是我有靖哥哥了啊……”黃蓉神色裏帶出一種掙紮,看來還沒有到時候,

我有些懊惱。一定要讓她心甘情願的才行。而且萬一她反抗起來,我可對付不了。



“放心,師娘。我怎麽會這樣對你和師傅呢?而且你小穴的病隻要你和師傅

情投意合自然可解,我說的是這裏……”我正色道。



“啊?啊啊……哈……”不再給她思考的時間,我用之前早已被她淫水淋濕

的手指撬開了她的臀縫,輕柔的順著淫水的滑溜扣挖起她的屁眼。



“啊……這個……弄這裏?怎麽這樣……髒啊……小武”黃蓉從來沒經曆過

肛交,這樣的東西隻在少女時候看春宮圖見過,當時隻是唾了一口,從沒想過自

己也會如此的經曆。對黃蓉來講,這些都是難以接受的東西。



“沒事的,師娘。沒關系的……我眼中師娘那裏都美……這裏也是!”我笑

道。



“咿呀……”隨著我手指的深入,黃蓉發出奇怪的吟叫,手指帶出來帶著淫

水和腸液的淡黃色的水沫。“啊啊……唔……”



黃蓉羞澀的話都不敢說了,但是我一定要更進一步。我的手指很順暢的來回

抽插,高潮過幾次的小屁穴從一開始都有些松軟,手指的摩擦讓黃蓉有些說不出

的愉悅。“師娘。不管裏面有多髒,我今天都要插進去哦,你想幫你,師娘。我

沒事的。”說的我幾乎笑出聲來。“師娘是最重要的。”



“啊……小武……”黃蓉呢喃著,不知道是開心還是害怕,大概是猶豫吧。

“謝謝你……”最終她還是選擇了答案,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羞紅的臉埋在頭發

裏,這是她內心的渴求,我微笑著。我當然會插進去,師娘,當然……



我挺起腰來,早已滿是淫液的肉棒帶著黃蓉絲絲的淫液毫不費力的插了進去,

插進去的瞬間,那種緊緻的包裹感和和征服感給了我一種馬上射精的沖動。但是

我必須忍住。這是多麽夢寐以求的瞬間,必須要把握的瞬間。



“啊啊……好大……好漲啊……疼……嗚嗚嗚……小武……好漲……”這種

程度的脹痛讓黃蓉發出了高亢的淫叫,她的身體似乎都融化了,屁股淹沒在我的

雞巴裏,身體都癱軟了。



“啊啊……好難受啊。小武……唔,小武的肉棒在我的肚子裏……啊啊,討

厭啊……”雖然很難受,但是黃蓉並沒有抵抗什麽,這些都是在治療中理所應當

的事情,是小武深情的幫助。噗哧噗哧的肉與肉之前的碰撞讓我的陰囊拍打在她

的花穴上,蛋蛋上的熾熱和力氣也弄的黃蓉花穴潮濕起來。



“唔,好深啊……進來了……好深……屁股要裂開了……不要啊……啊……”

在我無情的鞭撻下,黃蓉的苦楚正在一點點的淡化,腸液和彼此的愛液成爲了最

好的潤滑液,“好好感受,師娘。記住這種感覺,爲了治病,一定要好好銘記哦。”



“啊啊……小武的雞巴……啊,爲了治病……啊在裏面,肉棒,好大……”

黃蓉輕輕的訴說著,“啊啊啊,好奇怪,我的屁股怎麽會。小武的肉棒變得好大,

我好奇怪……好奇怪啊……”學習了九陰真經的黃蓉身體本來就比一般人要敏感

和靈巧,黃蓉的感覺變了,這種奇異的愉悅感讓她不自覺的用屁股吸吮著小武的

肉棒,這種比之前大便強烈不知道多少倍的舒服,讓黃蓉開始癡迷起來。



“好舒服,師娘。”我很享受這種吸吮,須知一般的女人根本無法控制腸道,

黃蓉一方面天賦異禀,一方面九陰真經也有影響,每次拔出的時候,黃蓉的腸道

就會更加緊緊的包裹住我的肉棒,如同含舔一般把肉棒向著你們拉去。



“啊啊,小武的肉棒,好熱好嚇人……這麽滿,但是又……嗚嗚嗚……”黃

蓉聽著我的話細細的品味著,她的小屁穴一方面很痛苦,一方面又很舒服,身體

也開始發熱起來泌出了細細的汗珠兒,太舒服了。



“唔……”我也緊緊的咬住了牙關,這種舒服的感覺,太爽了。不知道從什

麽時候起,黃蓉在我抽插了幾十上百下之後已經開始雙眼迷蒙的低聲叫出來了,

我的肉棒也越來越膨脹和順暢,兩個人如同情人愛人一般肉欲交纏著。



“唔,我……好,好想要!再深一點點……哦,好舒服……雞巴……小武的

雞巴,雞巴……好厲害……唔唔……”我插的越來越快,黃蓉的聲音已經有些迷

醉了,這些話語,郭靖都沒聽過幾次。



“怎麽樣?師娘,是不是比之前要舒服。舒服麽?”我問道。



“啊啊啊,比之前大便舒服多了……好舒服,爲什麽這麽舒服……小武的大

肉棒好棒啊……”黃蓉屁股痙攣著,不停的死死的緊緊的夾著我的肉棒,她已經

高潮多次了。黃蓉一邊低吟著,緊閉的眼睛流出不知道是開心還是痛苦的淚花,

引人憐惜。



“我也好舒服啊,師娘。”我忍耐著,黃蓉屁股開始有動作的輕輕的搖擺起

來。“小偉的肉棒……好厲害……比靖哥哥,比靖哥哥厲害好多……好舒服……

來了來了……啊啊啊”黃蓉的小穴的陰蒂也俏立充血著,下面的小穴也好難受。



我抱起黃蓉的屁股開始大力的飛快的抽插起來,緊繃的肌肉發著汗水,要射

出來了,“射出來了!嗯……射了……師娘……師娘……唔……”



“啊啊啊啊啊……肉棒好大……好漲啊啊啊……”彼此之間緊緊的貼合著,

一股又一股,一下又一下,那種熾熱的精子好想逆流而上沖到肚子裏一樣,那種

感覺,黃蓉永生難忘。太舒服了……黃蓉的身體變得酥酥軟軟的,屁股抽搐著抖

動著。滿溢而出的精液混著腸液從肉棒的縫隙流出,飄散到花穴上,打得騷穴黏

黏糊糊的,渾身都暖暖的。



“以後你在大便和小便的時候要想起這種感覺,想起和我的事情就不會再犯

病了,明白了麽?師娘。”我正色道。無數的話語疊加在一起,黃蓉點了點頭,

是的,是的,對的。



我把肉棒從黃蓉的小屁穴裏拔出,帶著淡黃色的淫色,高潮了的小屁穴一張

一合的露出沒有完全閉合的粉色穴肉,黃蓉感動的看著我的肉棒,小武沒有覺得

自己屁股髒,帶著有些肮髒的水沫,毫不介意的給我治療。還在肮髒的屁眼裏射

出了自己寶貴的精子,她妩媚溫柔的看著我依舊勃起著的肉棒,那種腥臭的精液

的味道,對黃蓉來說仿佛是無上的恩賜。整個屁穴和小穴都是小武精液和她自己

愛液混雜著的淫靡。



“要記得這個味道哦。”我繼續強化著說道。本意是要她記住做愛感覺的沒

想到黃蓉這個時候滿是精液的氣息……記住,這個味道……眼神迷離中,黃蓉用

她青蔥一樣的柔荑在她的小穴上刮了一下,帶下來黃的白色黏糊糊的一片,她微

微張開著嘴唇,舌尖仿佛受到莫大的恩賜似得享受一般愉悅著臉龐,閉著眼睛細

細的體會著。



“唔……”我沒想到我說這句話會有這樣的後果,太刺激了,我的肉棒又高

高翹起了。一定,一定要讓她主動的侍奉我的。我半蹲著,在黃蓉還沒來得及反

應,舌尖就吻上了黃蓉那沒有閉合的屁穴上,舌尖舔舐著黃蓉菊花的旋紋上,一

邊吸吮著她甘甜淫媚的愛液,黃蓉還在回味著我精液的味道,被我這樣的襲擊發

出既高興又難過的悲鳴。



我一定,一定要讓師娘,黃蓉永遠永遠的成爲我的東西,我的奴隸,我的妻

子,我的愛欲。



“啊啊啊……小武……髒啊……啊啊啊,舌頭……好快活……啊啊……舒服

啊……”在狹窄的郭靖黃蓉私人廁所裏,淫靡的聲音還在繼續,我舔吮的淫液順

著我的嘴唇滑下,嘴角露出一絲壞壞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