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都市言情» 不信有愛

不信有愛
发布时间:2019-08-27 02:20:39   浏览次数:318



2003年10月2日,番禺市橋



國慶節的第二天。過得很不愉快,原因是國慶節那天我被公司安排加班了,

而且是沒有加班費的那種。所以從昨晚一直睡到現在下午4點才起床。胡亂找些

東西填飽肚子,覺得自己有性方面的需要了。第一時間想起沙墟那間發廊的那個

小MM,于是,收拾行頭,開車直奔目的地而去。



沙墟是市橋最大的出租村落之一,那兒龍蛇混雜,而且在一條長約幾百米的

小街上,遍布著大大小小的十幾家發廊,都是從事色情服務生意的,不過女孩子

的質素比較低。



所以,一般來說,我是不大喜歡到這地方來的,但直至我有一天不經意地在

一家小發廊里物色到一個叫玲的女孩子。



(大家對前一段時間熱播的《玻璃鞋》還有印象嗎?玲長得和在那里面的童

年姐姐很像,眉宇間有種英氣的那種小女孩,身材不高,160左右,但是那對

乳房很大很圓,貨真價實,摸起來很彈手,更要命的是她剛出來做不久,下面很

緊,還比較新鮮……嘿嘿,不過今天的女主角不是她。)



和玲做過幾次,感覺都很好,加上價錢不貴,全部搞定也就130元,所以

現在又想再去弄她一次。



我把車在門口停好,就走了進去。可能由于現在正是不早不晚的時候吧,小

店里只有一個顧客在剪發,另外有3個女孩子散散落落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只

是不見玲。



我覺得有點奇怪,正在四下瞄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有一個很養眼的女孩子在

沙發的一角靜靜地坐著。她大約十八九歲,長得很可愛的那種,穿著一件吊帶的

露背小背心,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大約162左右,胸前的雙峰鼓鼓的,有種

呼之欲出的感覺。我第一感覺就是:她肯定是個雛兒。



(這不是我吹牛的,我年紀不大,但前后干過的女人絕不少于100個,當

中嫖過的妓女也有50個左右吧。所以,我看女人的眼光很準。)



正在我思量的時候,老板娘看見我進來了,馬上轉頭喊了一聲:“小玲”,

然后問我是先洗頭還是先按摩?



(我在這兒前后嫖過玲有4次了,所以老板娘和我也熟了,知道我每次來只

是找玲干——那當然,她那里就玲是最好的,其他的質素太低了。)



我這是已經盤算好了,看有沒有機會把那個雛兒弄到手,于是,我取消了原

來一來就打炮的計劃,先洗個頭再看有沒有戲唱。



(可能大家會問我不用這麽麻煩吧,直接問老板娘那雛兒干不干不就得了?

其實不然,因爲這間發廊只對熟客開放的,而且,從外觀上你是絕對看不出這間

發廊是做那種生意的,因爲它里面只有兩個洗頭床,根本沒有按摩床的。所以,

我要顧及人家的生意,不能當著其他客人的面問。)



這時玲從外面回來了,原來她就在旁邊的電話亭里給朋友打電話。她一見到

我,臉上馬上就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這個丫頭,可能真的對我産生感覺了,先

前老板娘和我說我不來那幾天她一直在念叨我時我還不信呢,看來是有幾分真的

了。)很熟練地讓我坐下,圍上毛巾,倒發水洗頭。



我和她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終于等到那客人剪完頭走人了。我馬上讓玲給

我沖了水,然后,我找了個借口,給了她10塊錢,讓她幫我到外面去買包煙。

她給了我個笑臉,樂呵呵地走了。



玲剛出門,老板娘就湊上來:“等一下還是讓小玲給你做個按摩嗎?”



“好呀,”我瞟了一眼坐在邊上的那個雛兒:“不過今天不找玲了?”



“呀?!”老板娘有點驚訝:“那找哪個?”



我用眼光給老板娘做了個指示,老板娘看了看,顯得有點爲難,俯在我耳邊

低聲說:“她是來玩的,不是我這兒的。”哈哈,原來我真的沒猜錯,看來有戲

了。



我看了看那小妞,她已經低下了頭,正用可愛的小手揉弄著衣角,她應該知

道我們在談論她吧,可能覺得不好意思了。



那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讓我欲火大動。



我故作漫不經心地對老板娘說:“那你問問她嘛,說不定人家願意呢?”



老板娘還在猶豫著,我加強了點語氣:“還不快去!”老板娘于是轉過頭去

和那雛兒耳語起來。



(這就是本地人的好處了,沙墟這邊開發廊的大多是外地人,一般來說,他

們都不敢怎樣開罪本地人的。)



我緊張地用眼角的余光注意著那雛兒,生怕她不同意,那我不就是白白浪費

了一個天賜嬌娃。那雛兒臉一下就紅了起來,像紅蘋果似的,很是可愛。慶幸的

是,她嬌羞無限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竟然點頭同意了。



哦,thankgod!



這時,玲拿著包香煙從外面回來了。不過,后來的情景讓她有點不知所措。

因爲老板娘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把鑰匙給她,而是給了別人。



(這家發廊不像沙墟上其他發廊一樣,一樓用來給客人洗頭,二樓就用作炮

房,而它是在外面離店不遠的地方另外租有房間供客人打炮的,所以,一般人是

不會到它竟然也是個“雞窩”。)



我領著那雛兒,一前一后的來到“炮房”,這是一間位于二樓的房間,大約

有十來平米,擺著一個書桌和一張大床,邊上還有一台落地扇,收拾得還是比較

干淨。



那雛兒低著頭進了門,一聲不吭地坐在床沿上。我把門反鎖上,生怕她突然

反卦跑出去。憑著我多年的泡妞經驗,我知道這時不能猴急,于是我挨著她坐下

來,一邊用手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頭發,一邊調整好語調,和她聊天。



聊了一會兒(其實無非也就是問她叫什麽名字,多大年紀啦,來市橋多久啦

等等廢話……呵呵),燕兒已經慢慢地沒有了剛進來那時的緊張,開始輕松下來

了。我見時機成熟了,于是開始吻她的小臉。



嘩,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傳來,很是受用。(那時我心里還暗暗地誇她有情調

呢,懂得在臉上噴些香水,后來和她交往下去,才知道她臉上的那種幽香是與生

俱來的!)



我左手摟住她的肩膀,右手正輕輕按在她那鼓鼓的胸前準備好好揉一揉時,

她突然掙脫開來,紅著臉說:“我不懂得怎樣去做愛的,你可不可以主動呀?”



我感到有點意外,不會是處女吧?不過想歸想,我還是很溫柔地安慰她:

“當然沒問題啦。你……你不會是第一次吧?”我還是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



“不是。一年前就不是了。”她低下頭,用手捏弄著衣角,好像有點不好意

思了。



“哦。是給了男朋友吧?”



她搖了搖頭,擡起頭看了看我,張了張口,到最后還是沒說一個字來。



我感覺到這當中可能發生了一些她不愉快的事,爲了不破壞氣氛,我重新把

她拖回懷中,這時她只會低著頭,任憑我撫弄,不過那害羞的樣子真的很是吸引

人。



我終于結結實實地摸到了那對鼓鼓的乳房,雖然是隔著一層薄薄的布料和乳

罩,但還是能感覺到她的豐滿和彈性。



我摸了一會,覺得不過瘾,心想反正她已是肉在砭板上的了,那里還和她客

氣。于是我左手繞到她背后,找到她背心的扣子,輕輕地一扯,輕而易舉地把她

的小背心脫了下來,隨手扔到了一邊。她的乳房真的很不錯,目測應該有34D

吧。



她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但還是驚呼了一聲,雙手本能地抱在胸前。我按捺不

住,突然間有點瘋狂地把她仰面按下床去,雙手靈活地伸到后面去解開了她的扣

子,再回到前面,抓住罩杯用力一扯,把它扯離開去。



一對飽滿的乳房,在失去了束縛后,驕傲地裸露在空氣中。



她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我雙手已經抓住了她的雙手,用力向兩邊一分,然

后整個身子壓了下去。雖然隔著衣服,我的胸前還是能清楚地感受著那對美乳的

擠壓。老實說,玲的乳房要比她的更圓更大,但堅挺度卻不如她。



“你的乳房很不錯呀。”我用胸脯不客氣地壓住她的胸部,磨了幾圈:“你

看,多有彈性!”



“唔……”在我淫語的挑逗下,她的小臉已經徹底紅通通了,只會用力地摟

住我的脖子,用頭抵住我的脖子,任我輕薄。



我仍然壓住她,雙手沿著她的脖子向下撫摸,充分感受到這小女孩皮膚的光

滑。而我的牙齒,也已經毫不客氣地叨住了她那兩顆紅提子,含在嘴里,輪流咀

嚼。



可能我用力有點過了,痛得她直叫“輕點、輕點”。她的嗓音很嬌,讓我生

了憐惜之意,于是改用舌頭慢慢地舔。初經人事的美乳,口感的確不錯,余香繞

齒。



雙手經過她的后背,略一停留,便繼續下移,向她的臂部進發。雙手繞住她

的臂部轉了一圈,單憑手感,我已經感覺到她長了一個非常不錯的屁股,一個很

好操的美臂!



按捺不住心頭的高興,我右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圓,重重地一下拍在她的屁股

上。



“啊!痛哦。你干嘛嘛?”她一下子擡起頭,半嬌半嗔地看著我。



“沒事沒事。”我笑了一笑,安慰她:“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哦。”



“你壞死啦。”她輕輕地拍打了一下我的胸脯。



我用手捉住她的手,按在胸脯上:“來,看看哥哥的胸脯,性感嗎?”



“不要!”她開始還是有點不好意思,不由自主地想縮回手。



但在我的有力的右手帶領下,最終她還是閉著眼,纖纖小手慢慢地把我強壯

的胸部撫摸了一遍。



“說,是不是很好摸?”我輕輕地咬著她的耳垂,在她耳邊呵氣。



“唔……”她小嘴里呼出的熱氣,呵在我的胸前,將我的欲火繼續升高。



“那你抓一抓,更舒服呢。”我松開右手,引導她。



“不要……我不會呀。”



我用指尖捏住她紅紅的乳頭作圓圈狀的晃動,讓那已經慢慢挺起來的小乳頭

更加發硬:“來,就好像哥哥這樣子。”



“不要啦,很羞人哦。”我放開已經充分挺立的乳頭,用指尖彈了一下。



受到這額外的刺激,她“啊”了一聲,終于用小手慢慢地找到我的乳頭,輕

輕地捏了一下。



“很好嘛,繼續。”



爲了鼓勵她,我用指縫夾住她乳頭,整個手掌貼在她渾圓的乳房上:“你知

不知道,你的乳房很美啊,抓在手中很爽。”



她不出聲,但她的動作告訴我,她已經開始發情了。



她的小手貼在我的胸脯上,開始用力的捏抓。



我張開雙腿,將她的雙腿分開分別壓住。右手貼著她平滑的小肚子,向她胯

間進發:“來,讓哥哥看看你下邊濕了沒?”



我用中指的關節抵住她的下邊,隔著褲子磨了起來。



由于是隔著一條褲子,所以手感很差,加上我心頭的欲火越來越旺,于是我

起身三下五除二地脫光衣服,再以最快的速度扒光她的衣服。



她仰面躺著,雙腿微曲,股溝間黑黑一片茂盛的陰毛,很是誘人。



我躺在她旁邊,把她擰轉過來和我面對面側身躺著。



“來,你看看哥哥的雞巴是不是很大很硬?”我牽引著她的小手,握住我胯

下硬梆梆的陽具。



她羞得再次閉上眼,用陽春白雪般的小手,慢慢地握住我的大雞巴。



想到有這麽一個漂亮的小女孩在用手握著我的雞巴,這使得我更加興奮。



我用手梳過她茂密的陰毛:“嘩,你看,你的毛毛很多呀。”



她唔了一聲,仍然不敢張開眼,但握著雞巴的手慢慢地加了點力度。



“來嘛,不要不好意思,你看看,你的毛是不是很多?”我將左手伸過去,

劃了一下她長長的眼睫毛。



她終于張開了大大的雙眼,不好意思地看著我玩弄她的陰毛。



“人家說毛毛多的女孩子都是很容易出水的,讓我看看是不是這樣?”我繼

續用這些低俗的言語來進一步挑起她欲火,同時中指已經順著潮濕的陰毛,探進

了她小蜜穴里。



“啊,不要啊。”她受到這突如其來的襲擊,不由自主地捏緊了我的雞巴。



“沒事的。”中指感受到她里邊肉縫的包圍,還帶有一陣陣的悸動:“你里

邊很緊啊,而且反應很好。”



隨著我的手指一次次的攪動和拉伸,她的小臉已經紅得快要滴出水來了。



看到她半張著嘴,不停地喘氣的樣子,我覺得下邊的雞巴已經硬得難受了。



我抽出手指,把她平放下來,然后整個身子壓了上去,雙手按著她的驕峰一

陣揉搓,下邊硬硬的雞巴慢慢地抵在她紅紅的蜜穴口上。從龜頭的觸磨感來看,

這小雛兒下邊已經開始滲出大量的愛液來了。



看來她已經動情了。



我用手扶正龜頭,撐開她的陰唇,準備進入。看她閉著眼完全沒反應,心里

不禁一陣大樂。因爲她竟然不像其他妓女一樣,在我提槍上馬時要我戴上套子,

而且連這方面的反應也完全沒有,好像不知道做愛要戴套一樣。



我大口大口地舔著她的脖子,雙手繼續抓著她的那對豪乳,下邊屁股一沈,

龜頭借著淫水狠狠地鑽了進去。



她歎了一聲,那語氣包含了無限的無奈。



(那種歎聲我再熟悉不過了,記得剛出來工作那年,我迫奸了一個少婦,剛

進入她身體時她也是發出這種既無奈又有點熟悉的歎聲。)



伴隨著她這歎聲,我愈發興奮,更加的用力往前鑽,奇怪的是,陰莖竟然被

一層層的阻礙包圍著,寸步難行。難道是重門疊戶型?



(說老實話,我沒試過這種名器,只是在網友的色文中見識過,所以我本來

不相信真有這樣的名器。剛開始時我也只是懷疑,不過后來又和她做了幾次,才

證實原來世間真的是有這樣的名器。)



我雙手摟住她的脖子,以此爲支點,不斷地用力,雞巴一步步地撐開層層肉

縫,直抵她蜜穴深處。



“是不是很痛?”我用手抹了一把她額頭上的細汗。



“唔,是有點。”她感覺到我對她的愛摸,感激地用手摟住了我的腰。



我慢慢地蠕動屁股,引導雞巴做了一個溫柔的抽送:“沒事的,慢慢你就會

爽的了。”



“你是不是很久沒做過愛了?”我用牙齒輕輕地咬了一下她硬硬的紅提子。



“唔。”她向后仰了一下頭,反應很好:“你怎麽知道的?”



“我猜的。”我用舌頭狠狠地舔了一把她的豪乳,繼續慢慢地抽送:“告訴

哥哥,你第一次給誰了?”



她突然不說話了,只是更加用力地住下按我的屁股。



“你說不說?”她小穴里邊仍然是緊緊地咬住我的雞巴,但淫水也越來越多

了,溫溫的,燙得雞巴很舒服。



她小臉發燙,但還是搖頭。



我開始發狠了,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和速度:“快,說來聽聽!”



“去年在廣州給人騙了。”她終于捺不住我了。



我一聽,更加興奮了,連自已都能感覺動下邊的雞巴也隨著她這句話而更加

硬挺。



“怎麽會給人家騙的?說!是不是你自己發浪?”我用手握住她的雙腿,向

兩邊分開,雞巴仍然保持在她緊湊的肉穴里邊。



“不是。”她張了張小口,剛想說話,就被我狠狠地抽插了幾下,不由自主

地啊了幾聲。



“還說不是,你看你自己多姣!”我繼續用言語侮辱著她,下邊繼續狠狠地

抽送。這小丫頭的肉穴真夠緊的了,干了這幾十下,還是死死地咬住大雞巴。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她突然大聲嚷了起來。她的聲線本來就有點嗲,再

加上給我干到開始上氣不接下氣了,聽起來比叫床別有一番滋味。



“不是?!那你自己說,到底是什麽回事?”我用雞巴抵在她花心上,一陣

磨轉。



“啊……!很爽啊!”受到這一擊,她不自然地全身繃緊,雙手盡最大的力

氣抓住我,連指甲都劃破我的腰了。



看著她的發浪的樣子,特別是那句“很爽啊!”的刺激,使我不由得用了最

大的力氣,一下一下地沒根抽插。連陰囊都開始一下一下地拍打著她陰唇。



……



“快說,你怎麽會被人騙的?”不停的抽送,讓我漸漸瘋狂起來了,連她半

張的紅唇,在我眼中,都是那麽的誘人。



“我說了、我說了,我是被人強奸的。”這小妮子,終于抵受不住我的操逼

了。



我一陣興奮,感覺到好像自己就在強奸她一樣:“是不是像我這樣子,被幾

個男人狠狠地強奸你?”



“不是。”她又要高潮了,全身再次僵硬,雙手死死的抱住我的屁股讓我往

下壓:“沒……沒……沒……這麽……爽!”



隨著她這一聲真真正正的叫床,我頭腦一陣發熱,血在上湧,精液隨著雞巴

的狠狠抽插,一股一股地噴射在這小嬌娃的蜜穴深處。



(我正常不戴套做愛,也可以堅持半小時以上的。后來和她做過幾次,也是

只能堅持十來分鍾,最多一次是在酒店的馬桶上做,堅持了不到二十分鍾。呵呵

……這種名器的確很容易讓我射精。)



射完精后,我仍然伏在她上面,用胸膛靜靜地感受她那兩對玉兔的顫抖,回

味著剛才的那種快感。



而她,就靜靜地躺著,承受著我的壓迫。



過了一會,她可能有點不堪重壓了,用小手輕輕地推了推我:“哎,你……

你壓痛人家了……能不能讓我起來哎?”完全就一小女孩撒嬌的味道。



我戀戀不舍地再搓揉了她一下那飽滿的雙峰,翻身下來,側仰著,欣賞她那

正在成熟中的美妙身材。



“你……你干嘛這樣盯著人家嘛?”小女孩就是小女孩,發現我在看她,小

臉沒來由地紅了,雙手不自覺地掩在胸前。



“哈……”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正想和她調笑一番,突然我想到她還

有一個重要的事沒做。



“哎,小傻瓜,你快去廁所蹲一下。要不可能會中招的。”



“什麽中招呀?干嘛要上廁所呀?”她怯生生地問我,那長長的眼睫毛一眨

一眨的,真是可愛。



唉,她是真不知道還是故作純情呀?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不過,我還是當她

真不知道好了:“上廁所把你里邊的精液拉出來呀,要不會懷孕的。”



“哦……”



等她從廁所出來時,她就那樣裸露著迷人的身材,俏生生地問:“哎,我們

回去啦,好不好?”



“干嘛那麽快嘛?”我有點不樂意了。這兩年真的是搞女人搞得過度了,射

完精后已經不能像讀書那時迅速回複體力了,所以我還真是不想這麽快就走。



“不是啦,我不想讓我朋友知道我做這個啦。她快要回來了。”陽春白雪般

的小手不安地繞著,小臉紅得越發可愛。



“哦?怎麽回事呢?”這話引起了我的好奇心。



“我……我……其實是這樣子的,我朋友她以前是這里(指那間發廊)的師

傅,她今天回來找老板娘要以前工資,所以我們就過來了。你沒來之前她剛出去

找一個朋友了,所以讓我在這里等她。”



“那你爲什麽肯跟我做呢?”我一邊穿上衣服,一邊從錢包里掏出張百元大

鈔遞給她。



“我……我……”她輕輕咬了一下嘴唇,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猶豫了一下,

還是伸手把錢接了過來:“謝謝。”



“還有,剛才我跟你那個時,說的話有點過份了,你不要生我氣哦。”我還

是不想在她心里留下壞印象,免得人家小女孩怕了我,沒了下次。



“沒事。”她咬了一下嘴唇,笑了一笑:“其實和你做那個……那個,感覺

……真的很好。”后邊的聲音低到我都快要豎起耳朵才能聽明白。



“你有手機嗎?”我有個習慣,在嫖妓后如果發現有滿意的,一般都會留下

她的手機,以便日后方便解決一時之需。更何況經過剛才的使用,我發覺她雖然

不是處女,但下邊還是相當的緊湊、水份充足。



“沒有。”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樣子啊,”我本來想就此作罷,但始終還是舍不得就此放過如此美味:

“要不這樣好了,你明天下午6點在這里等我好不好?”



“那……好吧。”



“那就這樣說好了,我明天過來找你。”我不喜歡和她一起回店里,因爲市

橋不是很大,要是給熟人碰上就不好了,所以我留下她一個人穿衣服:“我先走

了。”“哎,等一等。”我剛要出門時,她突然叫住我。



“怎麽啦?”我以爲她要變卦了。



“那個台費………”她咬了咬嘴唇,終于鼓起了勇氣道:“你能不能幫我給

啊?”



“那當然啦!”我笑了。看來她真的不是做這個的啊,竟然不知道這間發廊

的通價都是嫖客另外給台費老板娘的。



第二天,睡了個午覺,醒來看看時間還早,加上肚子餓,就開車去了寶島洗

腳,順便吃了飯。



市橋的沐足房與廣州其他地方不同,客戶去洗腳,都是免費送水果、飲料之

類的東西的。而寶島就更是個中佼佼者,它是市橋最出名的最大型的沐足房了,

不但裝飾豪華,而且在那里可以免費吃到如蘋果、雪梨、哈密瓜、葡萄等時鮮水

果,喝到奶茶、咖啡、可樂、雪碧等飲料,另外還免費提供炒飯、籠仔飯、炖品

、例湯、鮮美小炒等食物,不限數量,隨便你叫,只是不能打包。



洗個小桶才50元,夠超值了吧?更重要的是,它的技師大多比較年輕、漂

亮,數量又多,應該有200個左右吧。



(市橋沐足房的女技師是絕對不會爲客人提供性服務的,摟摟抱抱都不可以

的,但如果你有條件的話,可以泡她。沐足房的女技師大多年輕、漂亮、不會很

濫交,的確是值得一泡,不過還是要講一些技巧的。我在2001年那時就狂泡

沐足房的女技師,基本上市橋那些比較出名的沐足房都有女技師被我泡過上床,

搞到后來連站門口的那些女咨客全都認識我了。以后吧,有空有心情的話我會專

門寫一篇這方面的和大家交流。)



去到發廊,小燕果然已經在等著我了。(不知怎麽回事,寫第1、2篇的時

候我不大喜歡用她的名字,而寫這篇的時候就喜歡用她的名字了,有點怪。)



“哎,你知道嗎?”我剛坐下來,老板娘就湊了上來:“你昨天不找小玲,

她生氣了。”



“是嗎?”我瞟了一下,果然,小玲抱著腳,縮在沙發上看電視,理都不理

我。



“要不,今天找她給你做個按摩吧?”看來老板娘還是挺關心她的發財工具

的。



“今天就不要了,我等會就和她出去。”我指了指小燕,發現老板娘的笑容

有點僵硬了。



“可以呀,不過要給出鍾費啊。”做生意的就不一樣,馬上調整好笑容了。



“是嗎?不過小燕不是你這里的吧?”我點了根煙,咪起眼睛。



“這……這……”哈哈,老板娘這次真的笑不出了,直搓著手。



“好啦,和你說笑的。”我摸出了50元遞給老板娘:“雖然她不是你這里

的,但我也不會壞了你們的規矩的。”



老板娘馬上就笑了。不過笑得很勉強。



上了車,和小燕聊了一會,才發現她原來還沒有吃過麥當勞,于是我圓了她

一次心願。



不過在麥當勞那里真的很不爽,原因是小燕穿著背心、牛仔短裙這種小女孩

的衣服,再加上她本來就長著一張可愛的娃娃臉,和她坐在一起,只要不是傻的

都會認爲我在欺騙無知少女了。



吃完東西,開車和她駛上禺山大道,直奔市郊。



“我們去那里呀?”和我在一起有半個多小時之后,小燕開始和我熟絡了。



“唔,帶你去大夫山森林公園。你去過嗎?”



“沒去過。不過我們去那里干嘛嘛?”這小女孩,有點緊張了:“不如我們

去酒店開房好了。”



“小傻瓜,帶你去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呀。”我發現了她的異常,伸手摸摸她

的頭發:“不用怕,哥哥又不是壞人,不會吃了你的。”



“唔……”看來我是取得她的信任了,她不再說話了,靜靜地看著窗外的景

色。(請她第一次去吃麥當勞是正確的,令她對我的好感度大增。)



大夫山森林公園位于市郊,離市橋城區有幾公里遠,是番禺有名的休閑好去

處,占地約500畝吧,里面山青水綠,山連著湖,湖連著山,景色很不錯。到

目前爲止還是免門票進去。(不過要是開摩托車進去的話就要給3元,小車給8

元。)



公園晚上是不開放的,一到6點就關門,這就爲一些尋歡作樂的人提供了好

去處。一到晚上,公園門口的草地上、花圃邊就有不少情侶(也有偷情的)在那

里“打野戰”。看著那些女的外邊裹著一件衣服,坐在男的大腿上一上一下地聳

動著,嘿嘿,很容易就能勾起你的性欲來。



到了門口,停好車,和看門的阿伯打了聲招呼,遞上剛才特意給他買的一包

嘉洲雞翼和一瓶“九江”,我就牽著小燕的手從側門就進了公園。



(晚上還能進公園,這可花了我一點心血的。剛開始時我也帶過女孩子在晚

上來過公園門口打過野戰,但總是覺得不爽,因爲公園門口就是去順德的公路,

車來車往的;后來經一些釣魚的朋友介紹,我認識了看門的阿伯,就經常買些雞

翼、酒賄賂他,和他熟了以后,他就讓我進去了。嘿嘿,以后有朋友晚上想去那

里打野戰的話,找我帶進去好了。)



晚上的公園寂靜無人,只有蟲鳴蛙叫和著初升的月光。的確是一個可以讓人

放心做愛的好環境。



“哎,我有點怕。”牽著她的手沿著林蔭大道往里邊走,我發現她的手心都

開始出汗了:“我們去酒店吧,好不好?”她搖著我的手,哀求著。



“乖乖,怕什麽呢?!”我摟住她的肩膀:“這里除了我們,不會有人來的

啦。”



小燕還是想走,但在我的堅持下,最終她妥協了。



我們在湖邊樹底下的長椅坐了下來。



“對了,小燕,你有沒有男朋友呀?”我想找點話題。



“我還沒有戀愛過呢。”小燕把頭側在我肩膀上,幽幽地說。



“對了,你爲什麽會被人強奸呀?”我還是想知道結果。



“……”



可能我問得太直接了,她突然低下頭來不說話了。



“沒事的,說給我聽聽嘛。放在心里多不好。”我親昵地摟住她的肩膀。



在我的鼓勵下,小燕終于說出了實情。



原來去年她表姐帶她來廣州玩,到了廣州后就住在她表姐認識而她不認識的

一個老鄉那里。有一天,那老鄉借口帶她出去找工作,然后把她帶到一座正裝修

的酒店里邊把她強奸了。



“那你干嗎不告訴你家里人呢?”我愛憐地用手爲她擦去臉上的淚珠。



“沒用的,你不知道,我媽生了我后就死了,后來我爸娶了個后母,她帶著

一個女孩的和一個男孩嫁了進來,”她搖了搖頭,像是要揮去一些不開心的回憶

:“我后媽很凶的,我爸都……都不敢怎關心我。”



“后來呢?”我用力摟住她的肩膀。這個時候,身體語言是最好的安慰。



“后來,我跟我表姐說我不想在廣州找工做,她就帶我去了東莞,幫她看店

鋪。到了今年8月份,我表姐的店鋪關了門,她自己也找不到工做,于是就讓我

過這邊找她的好朋友,讓她幫我找份工做。”



“哦,原來是這樣。”我溫柔地撫摸著她的小臉,幫助她把情緒穩定下來。



“乖乖,我們不提這些傷心事了。”我怕再讓她說下去的話,會影響她做愛

的情緒,于是我想是時候進入正題了:“來,親哥哥一口。”



“好啦。”小燕倒是很聽話,用柔軟的小嘴輕輕地吻了一下我的臉。



“這就叫親啦?不行,我要罰你。”我笑著說,順勢把她按在椅背上。



“那你想人家怎樣親你嘛?”看來周圍安靜的環境的確讓她松弛下來了,她

開始不自覺地對我撒嬌了。



不過沒等她說出下一句,她的嘴已經被我用舌頭堵上了。



她的臉上傳來一陣幽香,更加刺激得我的手不客氣地開始在她胸前遊走,這

讓她的鼻息慢慢開始加重了。



吻了一兩分鍾,嘗夠了少女柔軟的舌頭后,我開始用舔她的耳垂,手也滑向

她光滑的大腿上。



“你這個壞蛋。”她輕輕地捶打我的胸膛。



我不作聲,左手摟住她的脖子,讓她更貼近我,舌頭靈活地在她細滑的脖子

上拖移。右手慢慢探進她裙子里邊,將整個手掌貼住大腿內側撫摸。



“不要嘛……”她扭了扭身子,但隨著我的中指指尖抵住她蜜穴口劃圈,她

整個身子都開始軟化在我懷里了。



隔著一條薄薄的小內褲,我都覺得她蜜穴開始有淫水泌出了。我心想,索性

玩得更放一點好了。于是俯在她耳邊輕輕說:“小燕,我幫你把內褲脫下來,好

不好?”



“唔,我……我怕。”她張開大眼睛,打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看來還是有

點顧忌。



“沒事的。哥哥保證不會有人來。”我用堅定的口吻打消她的顧慮,右手已

經摸進去,揪著她的內褲往下扯。



看到事已至此,她也配合地欠起了身子,讓我順利地幫她除下小小的絲質內

褲。



“你看,都濕成這樣子了。”我把內褲在她面前晃了晃,放在鼻子上聞了聞

:“唔,還有一股騷味呢。”



小燕嬌羞地拍了一下我的胸脯,怪不好意思地把整個頭都埋在我身上。



我把她的內褲隨手一扔,右手繼續探進她光光的大腿內邊。



“嘩,你的皮膚真的好滑呀,像絲綢一樣好摸。”手指滑過去,所觸之處,

有如絲緞般柔和。



看到小燕有如溫順的小貓般半伏在我身上,任我肆意撫弄,心里的欲火開始

慢慢地升起。



右手繼續在她蜜穴邊上揉弄,讓她慢慢地濕潤了,左手已經開始伸進她的小

背心里邊,解她乳罩的扣子:“寶貝,讓哥哥幫你把這對大乳房解放出來,透透

氣。”



小燕今晚戴的是無帶文胸,我很容易就得逞了。



“來,讓哥哥親親。”把仍然帶著幽香的文胸扔到地上,我的牙齒已經毫不

客氣地隔著她的小背心,在她明顯突起的兩顆紅提子上輕咬。



“唔……”小燕閉著眼,輕哼著,雙手不自然地插進我的頭發里亂扯。



上下其手撫弄了一會兒,我發現小燕下邊蜜穴湧出的淫水都把我的右手打濕

了。唔,看來是時侯好好地操這小妮子了。



我把她身子翻轉過來,讓她面向長椅,雙手撐住了長椅背,雙腿叉開俯身跪

著。



長椅的空間本來就不大,而我把她擺弄出來的姿勢,就迫使她的背最大限度

地向內彎,而那渾圓的屁股就最大限度地向外挺起。在淡淡的月光下,宛如一個

剛從湖里爬出來的美麗女妖,聳起誘人的屁股,張開鮮紅的肉縫,等待凡人們粗

大的雞巴來抽插。



我把她的短裙翻上去,讓那雪白的屁股完全暴露在空氣中,伸手在她蜜穴邊

上撫弄了幾下:“寶貝,你看,你下邊已經全部濕透了。”



“唔……壞蛋。”小燕的小臉側貼在椅背上,長長的發絲貼下來,那無助、

等待挨插的感覺更讓我興奮不已。



我用最快的速度脫下褲子,握著早已噴舌的大雞巴,貼近她被淫水反射得發

亮的肉縫上。



等龜頭迫開紅紅的肉縫后,我停止了繼續住里邊插,雙手往前伸,分別握住

了她的兩個大乳房,隔著小背心痛快地揉搓起來。



她的乳房本來就夠大的了,這時往下垂著,更充滿了肉感。握在手里,讓它

不停地變換著形狀,爽得連我的雞巴都突然往上挑了挑頭。



“哥哥……我受不了啦,快進來吧。”這小妮子,果然是不多經人事,這麽

快就想要了。



“哥哥正在服侍你的大乳房呢,那有空呀。”我故意逗她,就是不讓雞巴捅

進去:“要不,你自己動動屁屁,把它吞進去吧。”



“唔……”在我的淫語挑逗下,小燕果然慢慢地往后移動她翹翹的屁股,讓

肉縫一點一點地把大雞巴吞了進去。



“好燙呀!”終于吞進了一大半,她用手撥了撥散在臉上的頭發,長長地吐

了一口氣,嬌羞地瞟了我一眼。



雞巴被蜜穴包圍著,周邊不斷聳動的肉縫更是讓我一下子就給刺激起來了。

放棄了她肉感十足的雙峰,我用雙手固定她的腰,屁股用力地狠狠往前一送,雞

巴全根沒入:“來,哥哥讓你這小騷貨爽個夠!”



“啊……”小燕被我這突如其來的狠狠一插,不由自主地高呼了一聲。



“爽吧?呀!”她蜜穴里邊早已經是泥濘一片了,暖暖的燙得雞巴很舒服,

緊緊的咬著雞巴不放,抽插起來非常舒服。



我咬緊牙關,漸漸加快抽插的頻率。



……



“啊!啊!啊!”插了不到五分鍾,這小妮子就開始不由自主地用力抓住自

己雙乳,拼命地往后送著渾圓的屁股,迎來了第一次高潮。



我停止了抽插,把雞巴抵在她蜜穴深處,靜靜地享受她一股股陰精的噴灌。



“爽嗎?寶貝。”等她平靜下去,我愛憐地摸了摸她的小臉。



“你把人家弄死了。”她軟軟地伸手擦了一把額頭的汗,半嬌半嗔。



她的肉縫仍然死死地咬著雞巴不放,看著大大的雞巴全根沒入在她茂密陰毛

中,我沒來由地一陣興奮。



“來,換個姿勢。”我保持著雞巴的插入狀態,把她抱起來,讓她仰面躺在

草地上。



這樣的姿勢讓我的雞巴更深入了,而且我整個身子伏在她健康飽滿的身上,

就好像是趴在一張充滿了彈性的肉床上。



們我雙手探下去,抓著她充滿了彈性的屁股,雞巴毫不憐惜地一下下重重捶

打在她蜜穴深處。



……



“啊……!”插了一百多下,在她一層層肉縫的緊緊夾吸下,我不由自主地

將精液全數噴射進她蜜穴深處。





后記



從那天以后,小燕就被我金屋藏嬌了。但可能是“湘女多情”吧,一段時間

后,我發現她真的愛上我了,爲了不給自己的家庭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在20

03年11月11日(一個寒風呼呼的晚上)明確和她斷絕了來往。



但她真的在我心中留下了一段非常好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