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明星校园» 性愛的冒險

性愛的冒險
发布时间:2019-08-31 01:30:40   浏览次数:687



立雯是富商林振融的女兒,她在就讀的私立高校裡由於家世背景的稱托,自

然有不少風流的公子哥兒看上她,然而她卻絲毫不放在眼裡,有人批評她冷漠,

傲慢;也有人說她是自然又率直立雯自己呢?她從來就「不問世事」,也許真

有些不屑吧!



高校的風軟呼呼地吹著,直教人想打瞌睡,這天林立雯剛溜掉了國文課,正

走向她每次翹課的不二去處——升旗台後的空教室。



那是一處很少人經過的地方,一短排的舊教室,正等著被拆除改建的命運,

由於學校經費不足而暫時封索在這僻靜的一角,立雯第一次發現它就暗自替它可

惜,因為它小歸小,舊歸舊,但是有幾棵老蓉做避蔭,倒也涼快。



立雯經過幾次的探索才在一片生鏽鐵絲網下找到入口,與其稱為『入口』,

倒不如說是「只要稍加破壞就是一道門」!



立雯來到了密秘入口,使勁一扳便形成一個恰可容身的洞,她小心亦亦地鑽

進去,再還原,一切乾淨俐落。



立雯走向熟知的小天地,教室門邊『二年A班』的排子已剝落不堪,教室內

原本雜放的舊桌椅還好容易理清。就這樣,這地方成了立雯個人的密秘場所。每

當她心煩時便會來此。



立雯坐在窗上吹風,隨著老蓉枝葉稀疏處的擺動,偶爾也灑下一隙陽光。她

點起一只煙,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後吐出,她喜歡極了這個動作。



在煙霧中她彷彿又看到了那個男人,十四歲時莫明奇妙住進家裡的客人,他

似乎很有辦法,連母親也對他重視有加,要立雯叫他叔叔,雖然他總是沈默,但

是對她可真疼,立雯覺得自己喜歡他,小小的心靈裡似乎充滿了佔有的感覺,對

於男女的事立雯自認為很懂,「不過像書裡寫的那樣罷了!」她想。



終於,有一天晚上家人都出去了,只留下看家的立雯和難得早歸的叔叔,她

刻意穿了件寬松又透明的襯衫,頂著一頭濕亂的頭發從浴室走出來,全身仍都散

發出熱騰騰的香氣,立雯就著混有濃重肥皂味的體香挨近叔叔,面色微暈,帶著

十分無辜的眼神說:「該你洗澡了,叔叔。」



叔叔好像受不了這過分的香味卻又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只是強作鎮定地眼盯

著電視機,偏偏錄影帶中的男女主角此時正激情的翻雲覆雨,他突地回身將立雯

按在沙發上,下半身抵住她的腿間,慌亂間只見透明襯衫被拉得老高,而一對粉

紅色的蓓蕾袒然呈現,他的一只大手在其間遊移……



立雯感覺到下半身傳來一陣灼熱,而且堅硬異常,她嚇壞了,她只學到這裡

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



叔叔的手把她發育中的雙乳搓得好痛,使她不禁叫了起來,她開始掙紮,而

他用他的兩只手將她抓得更緊,他用唇吻著她的頸,吻著她的胸,用舌尖輕舔著

乳暈,立雯不再感覺疼痛,取而代之的快感教她好陶醉,她不自覺放棄了反抗,

兩手松軟地搭在他肩上,他趁勢用嘴唇往小腹吸允,此時幾乎聞到了處女的芬芳,

於是便迫不及待得脫下她的褲子,並松開自己的,露出他昂然挺立的陰莖。



立雯看著它覺得它真是醜惡得令人害怕,她忽然記起了掙紮,叔叔卻不理會

她,硬要把那根東西往她下體送,立雯抵不過力氣大的叔叔,只有哭泣,他見著

了她哭,錯愕中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至她身上移開,他站起身連衣服都沒穿好

就往外衝了出去,自此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立雯忿恨得跑進浴室重新開起水龍頭,死命地搓洗全身,邊哭邊搓,邊哭邊

搓……



一根煙抽完了,立雯也拉回了現實,她重新點起一根煙,一邊想著,也不知

道是自責還是責怪他人,這件事總教人耿耿於懷,三年來再也不見叔叔他人,但

是心裡的疙瘩始終未消,如果當時就成了他的小女人……



「哈……哈哈……哈哈哈……」立雯自顧自地大笑了一場。



當晚立雯夢見了三年前的叔叔,夢裡的他時而猙獰,時而溫柔,最後的結果

是把她的下體弄流血了,立雯在矇矇中醒來赫然發現身下果然有一灘血,之後才

清醒過來原來是月事來了。還好是星期天,立雯趁著床單血漬未乾,匆匆拿去清

洗。



之後她踏進自己的浴室準備來一次晨浴,蓮蓬頭的熱水打在她紅通通的肌膚

上,她走到落地鏡前,忍不住端詳了起來,立雯在鏡前擺出撩人的姿態,她用雙

手撫摸身體,幻想是一個男人的唇,這個想像的唇在雙峰間打轉。



她閉起了眼睛手往腹下的深幽探索,忽然感到濕膩,原來經血早已在不覺間

沿著腿流到腳踝,她猛然想起了叔叔,「是我勾引他的,一定是我勾引他的!」

立雯痛苦地這麼想,她覺得自己是個淫蕩胚子。



之後的立雯好像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她開始跟不相關的男生打交道,許多

過去垂涎她的男孩子更展開熱烈的追求,只要是條件以上的她一概不拒絕,生活

變成了盡可能的約會,別人把她當作是只花蝴蝶,只有立雯明白自己仍是那個老

躲在「二年A班」舊教室的寂寞人。



學校學生私底下搞了一個「名人排行榜」,都是些出風頭形像又良好的學生

才上榜,結果立雯的名字卻破天荒地赫然在列,立雯經過中廊時偶然看見,榜單

前擠滿了騷動的人群,其中一人詫異地問另外一個人:「奇怪,林立雯怎麼會上

榜呢?」



「她呀,艷名四播哪!」



惹起現場一陣大笑。立雯聽了只是當作沒聽見,彷彿也不曾看到這一幕。



「艷名四播嗎?很好笑嗎?」立雯只能逃到她的舊教室,她難過地流下了眼

淚,就算是哭她也只是靜靜地,不破壞這原有的寧靜,以至於當有一個男聲出現

時嚇了她一跳,「嗨!」一個瘦高的男生從窗戶爬進來,立雯緊張地問「你是誰,

怎麼進來這裡?」那男孩也很不客氣地說:「我愛來就來,這又不是你一個人的

地方。」



「那麼也是你的地方啰!」



「對,是咱們倆的好地方」「哈哈哈……」,兩人不禁相視而笑,化解了原

先的尷尬。



「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我沒看過你呢?」立雯再度發問。



「我嘛叫劉其揚,你是林立雯?我早就注意到你啦。」



「注意我?」立雯想起了在中廊前鬧的笑話,眼神不由得黯淡了下來。



「對呀!老實講吧,我很早就發現這裡,只是你一來我就得躲著,怕你不好

意思嘛!你似乎有心事?」



立雯不語。劉其揚接著說:「咱們交個朋友吧,你以後就叫我小揚,下次你

來我也不用躲躲藏藏藏了!」



「我先走啦!後會有期。」他笑嘻嘻地向她道別,然後離去。



立雯望著他離去的背影出神,心裡想著這個交談不到四句話的男孩竟令她感

到面熟?!好像是……「叔叔!」,她苦笑著,咳……,總是無法忘記他。



由於校榜的宣傳,立雯成了更多人追逐的目標,許多男生公然打賭要得到她

的初夜,立雯自己倒也很小心應付,從來不曾讓人得手過,只是她覺得好疲累,

為什麼身邊的男孩都是有目地而來呢?忽然間她想起了那個令她心情輕松的小揚,

「到老地方去吧!」



立雯的腳步不由自主地走向舊教室,她透過門縫看到了小揚,他正倚著窗抽

煙,立雯出其不意地推開門大叫,小揚卻沒有被嚇到,但似乎顯得很驚喜:「你

來啦,我等你好多天了。」



「等我嗎?」



「嗯,我以為你都不來了。」



「我也正好有事找你,先聽你說吧!」



「我……立雯你知道嗎?我喜歡你很久了。只是上次沒勇氣說出來。」



「喜歡?」這兩個字她不知聽了幾千萬遍,聽得都麻木了。



「是的,每當你在這,我就暗中看著你,而你總是愁眉不展,我想你一定不

像外傳那樣膚淺。」



「不!你錯了。我的確不是好女孩,我還曾被……」



「別說什麼了!就算是,你就算是再壞,我仍然像這舊教室一樣包容你,愛

你……」



「……」立雯被說得有些心動。



小揚的臉在她眼前忽然越變越大,越來越靠近,立雯忍不住地閉上眼睛,仰

著下巴迎接他,直到四片唇貼在一起,他們忘情地吸允著,兩片舌頭時而交纏,

時而互相探往深處,好像全世界的這一刻是靜默的,又像是激情的,直到立雯身

體裡升起了一股躁熱,她才猛然推開他。



「怎麼啦,你是不是討厭我?」



「沒有,只是該走了。」



「你不是有話跟我說嗎?」



「沒什麼,只是來問候一下。」



「那麼,做我的女朋友吧!好嗎?」



立雯沒理他就先走了。小揚有些悵然。



「真是難以捉摸的女人。」他心想。



立雯簡直是用逃的離開舊教室,她想不透,自己歷經過那麼多陣仗,今天怎

麼會意外失控呢?



難道真是動心了?走著走著突然碰到由由,由由是立雯的學妹,自稱很崇拜

她兩人才認識。



「學姊你最近很神秘喔!」



「你查我?」立雯笑笑地說。「人家喜歡你嘛!」由由臉上氾出仰慕的神情。



「對了!你知不知道一個叫劉其揚的人?」



「劉其揚?!怎麼,他搭上你啦?」由由似乎很不屑。



「你認識?」



「他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你可別被騙了。」



「花花公子」……,立雯覺得心裡頗不是滋味。由由看她不說話,自顧自地

講下去。



「我真不喜歡你的那些男朋友,一個個色狼的嘴臉,只有我對你是真心的,

學姊咱們就不要理他們了,好不好?」



「我以後不會再這樣盲目約會了!因為,我已經有了一個目標。」立雯肯定

地說。



「林立雯變了!她最近好像只跟劉某人約會喔!」好事者在校園內私語。而

立雯確實不一樣了,她恢復了獨來獨往,她和小揚兩個人常常很有默契地同時前

往舊教室,舊教室之下的立雯再也不孤單了!



周末的夜晚,小揚和立雯剛從溜冰場走出來,時間是七點三十五分。



「小揚!」



「嗯。」



「接下來我們去哪裡?」



「看電影好了。」



「可是好累。」



「那麼到我家來玩吧,我爸人很好的。」



「那好吧!」



兩人來到一棟住宅,開門的是一個中年人。



「小揚,有客人啊!」中年人和氣地問。



「是我女朋友來了,爸。」



立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揚的爸爸竟然是……是……叔叔。她的腦

海一片空白,自己不知不覺被熱情地推了進門,她訥訥地喊聲:「劉叔叔好。」



聲音小得只有自己聽見。



多年來她第一次知道了他的姓,知道了他有個跟自己一樣大的兒子,卻是在

這種情況下?!



而劉叔叔似乎沒表現出任何異樣,還是熱切地招待著,好像他不曾見過立雯。



立雯覺得生氣。



「裝蒜?難怪第一眼見到小揚就覺得他像叔叔。」她心想。



立雯的臉泛著白,小揚沒有查覺到這一切。



「揚,我可以參觀你的房間嗎?」她詢問。



「當然好啊,不過有點亂。」



「無妨。」



立雯和小揚丟下在客廳的劉叔叔,兩人上樓去也,小揚推開房門正要介紹,

「這是我的……」,立雯突然回身擁抱住小揚,連房門也不關就凶猛地向他吻來,

吻得小揚透不過氣,他有些招架不住,他明白這樣的吻有些不尋常,於是狐疑地

推開她。



「立雯,你怎麼了?」



「揚,你喜歡我嗎?」



「當然那還用說,我最最最喜歡的人就是你。」



「那麼就要了我吧,我的第一次給你。」說著說著就解起衣扣子。



「可是……」



不等小揚說完,立雯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胸脯上,並且動手脫他的褲子,露

出陰毛和挺直的陰莖,其實小揚早就已經無法忍受了,如今他更乾脆就抱起立雯,

兩人倒向彈簧床,彼此擁吻,彼此愛撫,小揚輕巧地褪去立雯全身的衣服,他由

眉毛吻著下,最後停在胸上,他輕輕咬著她的乳頭,有時像個小孩般地吸允,立

雯仰頭感受著,「不愧是兩父子,他們的招式真像,都叫人陶醉。」她想。



小揚的一只手探向立雯的深幽,他挑弄著陰核,而且搓揉,立雯受不了這樣

的刺激,忍不住呻吟了起來,小揚受到鼓舞更加大膽地將手指插進陰道,進進出

出,立雯流了許多愛液,不住抱得更緊了。



「我可以嗎?你怕不怕痛?」小揚認真地問道。



「都已經這樣了,來吧!」立雯也認真地回答。



於是小揚就戰鬥位置準備發射,他把挺硬的巨炮瞄準陰門,不等倒數計時就

奮不顧身衝了出去,同時傳來立雯的尖聲慘叫,然而這艇巨炮已無法控制,進出

的動作未曾停止,數分鐘後,炮彈已發射完畢,兩具交纏的身軀才松開。身下的

床單已經沾上點點血跡。「很痛嗎?」小揚愛憐地問,並且把立雯攬入懷中。



「嗯,不過我是心甘情願的。」



沈浸在滿足笑容中的小揚已酣然睡去,懷中的立雯卻怎麼也睡不著。



「這算是賭氣吧!」她想,多希望身邊的男人是……



等待多年的叔叔如今出現在她的眼前,卻又裝做互不相識,立雯自己也不知

道存在心中的是怎樣的情結,「還能是十四歲小女孩對大人的愛慕嗎?」



赤裸裸的兩個十七歲少年男女,在這鬥室度過了他們生平的初夜,一夕之間,

立雯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小揚也不再是處男,然而此刻他們的心情卻是大不相

同,一個充滿了幸福,另一個則懷著不安。



立雯就是無法入睡,於是走下床到浴室去,她把自己的身體仔細的搓洗一遍,

下體還不時傳來些微的疼痛,她想起了小揚寬闊的胸膛,好想枕一枕,於是擦乾

全身回到小揚身邊,她打量著小揚的裸姿,眼光停留在他的小雞雞上,雖然它現

在呈現塌軟的現像,可是還是令立雯欲火賁張,她看見了小寶貝還不時隨著脈博

有一下沒一下地跳動,忍不住摸了一下,沒想到摸這一下使得小雞雞迅速脹大,

也驚醒了小揚。



「對不起……沒想到它的反射那樣強烈,真不可思議啊!」立雯羞赧地說。



「你還要嗎?我可沒那麼好打發喔!」小揚說著就作勢要親。



「不要嘛,人家被你弄痛的地方還沒好哪!」



「在哪裡?讓我看看。」



「哇!色狼!」



直到兩人嬉鬧得累了,他們才甜甜蜜蜜地相擁而眠。



第二天的早上,當太陽光自窗戶照進來,立雯也被小揚吻醒了,立雯一睜眼

就看到小揚,小揚頂著濕漉漉的短發,腰際間僅僅圍了一條浴巾,想是剛剛洗過

澡,立雯見了他這付模樣,覺得煞是迷人。只有一個缺陷——浴巾!!立雯念頭

一轉,出其不意地扯下小揚的浴巾,裡面果然空無一物!小揚也撲向立雯,兩人

激情地擁吻著,小揚雄勃的男性像徵深深地插入立雯的陰穴,不住地推送,立雯

感到跟昨夜全然不同的感受,不禁也搖臀配合,隨著小揚越來越快的抽送,立雯

更失聲叫了起來。



「嗯。嗯……喔快!快……快一點!……啊……」到最後也顧不得別的,忘

情地叫了又叫。



小揚抽挺得更狂更猛,立雯的雙腳夾得他更緊,兩人的互動更形激烈,直到

同時登上最高峰。



當一切歸回平靜,兩人心中的熱浪也停止了,立雯依偎在小揚的胸前。



「原來做愛是那麼地快樂!」立雯滿足地說。「誰說它很浪漫呢?應該是狂

野才對。」小揚下了一個定論。



「揚,你會不會覺得我很蕩?」



「蕩?蕩才好,在床上就要像個蕩婦。」



「那我像不像蕩婦呢?」說著手又不安分地把弄他的小雞雞。「好哇!你玩

我?我也要玩你!」



於是這兩個意猶未盡的小男女又大幹了一場。



這天立雯又翹了課來到老地方私會小揚。「小揚!小揚!你在嗎?」立雯遍

尋小揚不著,以為他失約了。



小揚這時突然冒出從背後抱住立雯,兩只手在她前胸摸索。



「立雯,我好飢渴啊!快讓我親親!」



「在這裡?」



「別管這麼多了,不會有別人的。」



小揚這時已解開了立雯的衣扣,俯身吸允了起來。



「等等等等……」立雯抗議。



「你不肯?」他失望地問,但似乎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不是,讓我來為你服務。」立雯俏皮地說。立雯吻了他一會兒,旋即脫掉

小揚的校服,輕輕地舔他結實的肌肉,一手撫弄他的小雞雞,使它慢慢茁壯,這

時立雯竟抓起陰莖舔起來,舔著舔著她乾脆就把它含在口裡,來回吸允,小揚感

到飄飄欲仙,喉頭哽著想呻吟,立雯轉而輕吻兩粒小肉球,小揚的那一根更形堅

硬,立雯又吸又舔幾乎使精液射出來。



「不要再吸了!」小揚急得大喊。



「你不喜歡嗎?」



「太舒服了!可是我要保留給你。」



「那就上吧!」



立雯脫掉內褲,要小揚坐在桌子上。



「看我好好表現!」立雯說。她大膽地跨坐在小揚身上,並且將他繃硬的陰

莖納入體內,她倒抽了一口氣,立雯感到他的肉棒充塞在自己的肉體,她本能地

扭擺身體,運用腰力推送,隨著她一節一節的運動,兩人擁抱得更緊,一波一波

的快感侵襲而來,兩人的嘴互相堵住對方的呻吟,直至登上層層高峰……



這一切被由由看在眼裡,她發現了立雯的這個密秘去處,濃重的醋意湧上心

頭。



「學姊!」



由由把立雯約出來。



「什麼事?」



「我不曉得你是被劉其揚哪一點打動?他的紀錄很不好,你還跟他來真的。」



「紀錄是過去的事情,我相信現在的他會對我很好。」



「不!不!不!你相信到……相信到可以……獻……獻身給他?」由由哽咽

地說。



「你怎麼知道的?」立雯很訝異。



「我看到的,那是我所看過最不堪的畫面……學姊,你千萬要離開他,他一

定在玩弄你呀!」



「不!他愛我!」立雯肯定地說。



「不!我才愛你!」由由吼著。



「你……你愛我?」



「是,我喜歡你你怎麼會不知道?從來我就跟在你身邊,你要獨行我也不敢

出現,天天經營著你我的愛,當一個又一個的過客從你的身邊來了又去,想想,

是誰自始至終都忠實地守在你身邊?是我由由啊!」



「……」立雯無語。「學姊,你現在大可以去跟他,去享受我所不能給你的,

不過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回到我身邊。」



立雯看著由由走遠,心裡覺得好失落。



「小揚,你媽呢?為什麼沒見過你媽?」立雯故作漫不經心地問。



「她早就和我爸爸離婚,三年了。」



「三年?那不正是……」她心裡想。



「好像是為了個小女人,唉……別扯了,都過去了!」



立雯心裡有些震撼。



「立雯,禮拜六到我家來。好不好?」小揚語帶曖昧地說。「怎麼,你有新

花招?」



「沒什麼,只是有酒助」性「而已,好不好嘛?」



「好啦好啦!像個小孩子似的。」



周末的夜晚果然熱鬧,但是小揚和立雯這對熱戀中的少男少女,自從發現了

共同的新娛樂之後,就把昔日約會的大街拋諸腦後,在這樣美麗的晚上,他們有

了新的聚點——床。



立雯喝了一口酒,覺得滿身都是火,小揚不斷地邀杯,她只好不斷地再喝。



可能是酒精發作的關系,立雯已經醉得全身無力了。而小揚仍舊在痛飲,此

時立雯的視線模糊了起來,她忽然覺得自己心情糟透了,她想起了叔叔,還有由

由,原來喝酒的浪漫情致跑哪裡去了?



「我一定醉壞了!」立雯自言自語。這時候小揚停止喝酒,帶著七分醉意動

手脫立雯的衣服。



「小揚!」



「立雯,你知道我想做什麼?我想要連你的小穴也灌醉哩!」



說著小揚又喝下一口酒,逕自分開立雯的雙腿就朝著陰部親了一下,立雯的

人雖然還迷糊著,但是神志很清楚,小揚突如其來地對她的私處猛親,又撥開她

濃密的黑森林,對準敏感核心舔了又舔,他的舌尖像是有魔力一樣,小小的陰蒂

竟快樂地挺立起來,立雯覺得全身更灼熱了!小揚貪婪的舌尖更繼而轉進陰道,

肆無忌憚地品嘗她,吸取她的愛汁,立雯的陰部真的也醉了!



「把你的插進去!快呀,快上呀!」立雯忘我得叫著。



小揚接到渴望的訊息立即褪去下身的褲子,歷時不到五秒鐘,立雯就得到了

她所需要的陽具,原本就很興奮的陰道縮得更緊了,小揚火灼的那一根東西快速

地摩擦立雯陰道深處,立雯只是不住地浪叫,她在高潮來臨時更在小揚的肩上留

下一道齒痕,而小揚卻渾然不覺得痛,雙方的快感幾乎淹沒兩人。小揚在最頂峰

時也不禁閉上眼睛,領略這魚水之歡愉。



激情過後,兩人喘息不止,小揚一把抱住立雯的腰枝,立雯也回吻他,隨著

呼吸漸漸平緩,他們也沈沈睡去。



子夜時分,立雯從小揚臂彎中醒來,她看一看身邊的男人,想起了昨夜的溫

存,臉上不禁閃過一抹微笑。也許是宿醉的關系,立雯拖著昏沈沈的身體走下床,

她感到頭痛欲裂,這時突然聽到一陣汽車聲,然後是大門被打開來了!立雯躡手

躡腳地走下樓,一看,果然是劉叔叔。



劉叔叔看來疲倦地松了松領帶,然後把自己丟進沙發裡,立雯不作聲,靜靜

等著他的下一個動作,她這時又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個夜晚,自己費盡心思出言挑

逗的蠢事。他此時正起身走向浴室,還沒走到就開始剝光衣服,露出結實的肌肉,

看得立雯心跳加快,浴室裡傳來一陣沖水的聲音,立雯決定再也不放過這次機會,

好好地再添一筆戰績。於是她便打開浴室門,出現在目瞪口呆的叔叔面前,立雯

看見他健壯的裸體,不再有十四歲少女的羞澀,反而還難以自我控制。



「小雯……」劉叔叔困難地嚥下一口水。



「叔叔,現在肯認我了?為什麼要裝作不認識?」她很不滿。



「你是我兒子的人,我怎麼能夠……可是小雯,我好想你啊!你終於長大了,

變得好漂亮!……」



立雯面對昔日情人,毫不畏懼地脫下睡袍,自從有了性生活,立雯的身材出

落的更像成熟女人,豐滿的胸部,綴上兩顆鮮紅色櫻果,教人忍不住想偷嘗一口,

而腰身仍然纖細,雙臀也顯得更圓渾,腹下的陰毛生得極茂盛,下端收尾的地方

成了劉叔叔最急欲探索的部分。他的陰莖不安份地挺起來。



「來吧!叔叔,來觸摸你最熟悉的身體。來呀!」立雯催促著。



「來完成你三年前未完的部分!」



然而她的叔叔卻急著用他四十歲男人的定力逃避立雯的挑逗。



立雯不慌不忙地用她最性感的姿采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用手輕輕地摸摸他

的性器,一切同於那個夜晚,都是立雯主控,都教叔叔難以自制。她把他的肉棒

棒握在手裡把玩,卻教叔叔有莫名的性衝動,他終於忍受不了抱起立雯就往牆璧

上靠,他頂著她的下半身,端了端立雯的屁股,直接就把自己插入那個濕潤的洞

口,他一手抱她一邊臀部拼命上下,兩腳立在地上,而最有用的那根體肢此時正

激烈地攻擊她的性穴道。立雯全身的重量壓在那一點上,可見插入之深,她的腿

緊緊纏在他的腰際,蓮蓬頭的熱水打得這兩人皮膚通紅,他們的喘息,越來越急

促,越來越不一致,越來越化為吶喊,直到叔叔體內的精液在瞬間爆發時飆進立

雯體內,一場大戰才告停止。



之後兩人都跳進了澡池共浴,立雯正拿起毛巾幫劉叔叔擦背,她特意用同一

種肥皂擦洗身體,和叔叔散發同一種體香。只是他似乎憂心沖沖. 「小雯,我們

要怎麼向小揚交代呢?」



「……,我也不知道,就瞞著他吧!」



「可是我總覺得對不起他。」



「別說了,只要我們有一夕之歡就盡情揮霍,也不枉我從小就愛慕你。」



「小雯,你不一樣啰!以前還會哭呢!」劉叔叔戲謔地說。「哈哈哈……那

件事!」



他指的是她十四歲時的那一晚。



「為什麼你當時跑掉了呢?為什麼沒有霸王硬上弓?」她問。



「因為你還小嘛!我是那麼喜歡你,不忍心讓你受傷害。」



「那麼……」她還想發問。



「現在可以了吧!」



「可以什麼?」



「霸王硬上弓!」



說得遲那時快,劉叔叔已經將立雯翻身壓倒在澡池邊,一邊親吻她的後背,

一邊尋找她的陰部,劉叔叔不愧是老手,只消一下子就找到那顆敏感陰核,不斷

地搓揉,不等立雯反應過來,他就自背後進入了她,立雯無措地抓住澡池的扶槓,

突然刺入身體內的那根硬物正凶猛地朝更裡面衝,她努力地擡起臀部,去迎戰這

突如其來的襲擊。



劉叔叔的動作帶起了水花,竟因而制造出更多的泡沫,整池的水跟著他規律

性前進,後退,前進,後退,他們同時為了這個兩人之間最深的交點而用盡腰力,

直到他們疲憊地結束交戰。



「死相!要爽一下也不講。」立雯嬌嗔道。



「這樣不是更有情趣嗎?」



「呵呵……」



這時候浴室的門突然被打開,小揚表情陰冷地站在門外。



「好戲終於演完了,看你們怎麼跟我解釋!」小揚憤怒地說。「小揚,都是

爸爸衝動,是爸爸勾引立雯的,你別生她的氣。」劉叔叔急著辯白。



「爸,立雯是我的女人哪!」



「揚,你聽我說。」立雯終於開口。



「好,你說。」小揚真希望立雯能說出她是被逼的之纇的話,好讓自己能原

諒她。



「我……我……」立雯只是結巴。



小揚見她沒話可說,氣憤地奔回房間。立雯此時也顧不得沒穿衣服,跟著就

跑上樓去。



「小揚,原諒我吧!」



小揚看見她一身光溜溜的,煞是迷人。便說:「立雯,你還是很吸引我,就

連生你氣的時候也是如此。只可惜,我們再也無法繼續下去了。」



「難道一點轉懁的余地都沒有嗎?」她緊張地問。



「有,你說,你真正愛的人是我,還是我爸爸?不許欺騙!」他嚴厲地說。



「都愛,很抱歉我那麼自私,我兩個都要。」



「都愛……那就是……喜歡他乘以二……」小揚默默地計算。



「立雯,別說什麼了,睡吧!」



小揚黯然走出房間,正好和父親打了個照面,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才離開。



劉叔叔走進房間欲安慰小雯,小雯只是目光呆滯地說:「別理我……」



劉叔叔心有不忍地離去。



這棟房子前一刻至少還有兩個人是極度歡愉的,——雖然他們的行為深深的

傷害了另一個人。然而此刻,淩晨兩點鐘,一對父子反目,一對戀人鬧翻,一份

相系多年的情感拆散,一屋子的人都睡不著覺。



「為什麼我得不到她?原來她的心事就是爸爸。」小揚恨恨地想。



「小揚怎樣才能釋懷?立雯會選擇我嗎?」劉叔叔懊惱地想。



「都是我害的!」立雯想。



三個人各懷心事度過這漫長的一夜。



「由由,你還要我嗎?」



「學姊,你究竟還是舍不得我,我怎麼會不要你呢?」由由興奮地回答立雯。



「……」



「你把劉其揚拋棄啦?」



「不!是他拋棄我。」立雯面無表情。



「為什麼?你看,我就說吧!」



「說來話長,總之是我是不容見於他的「家庭」。」



「別傷心了,你還有我哪!」



「那麼禮拜六來陪我好嗎?」



「嗯!」



由由不是第一次來到立雯的房間,擺設沒變,可是感覺好像不一樣了!尤其

是小茶幾上擺了些酒,再加上立雯異常的神情……



「由由,以往周末你都去哪裡?」立雯幽幽地問。



「不一定,頂多去溜冰,看電影。」



「哦?」



立雯端起個酒杯示意她喝,她只好接受。兩個女人沒說什麼話,只是默默地

對飲,直到立雯已有七分醉意了。



「由由,你喜不喜歡我呀?」



「喜……歡。」老半天她才咕噥出這兩個字。



「你醉了!呵……你知道我想做什麼嗎?我想連你的小穴也灌醉哩!」



於是就不由分說剝光由由的衣服,一嘴的酒味就朝由由的腿間探索,她找到

了目標後把整個臉都埋進去,靈活的舌尖不住挑弄著由由的陰蒂,繼而又刷進陰

道內壁,鑽呀鑽的,由由溢出許多汁水,立雯一一接收,她把整個陰處裡裡外外

都舔過了,由由感受這快樂,不自覺呻吟起來。



「啊……啊……學姊……嗯。啊……」



由由突然收緊雙腿,架在立雯肩膀上,口中的呻吟越來越明顯,此時立雯的

舌尖更勤奮的刷呀刷,由由感受到空前的快感,她沒想到這一個點竟能使全身都

快樂起來!



當由由高潮過後,立雯擡起頭來看由由,由由臉上的暈紅尚未退去,她覺得

她真可愛,忍不住吻了她,而由由也熱烈回應著。



「快樂嗎?」



「真好玩!」



「要男人作什麼呢?我們自己也可以很滿足,對吧!」立雯說。「只要能和

你在一起就好了。」



立雯再度喝了一口酒。



「學姊,我也要吃你……」



由由主動親吻立雯,她脫了她的衣服,兩人相擁滾倒在床,一絲不掛的兩個

女人互相觸摸對方的性感帶,由由任由立雯吸允她的全身,不在乎她在她身上留

下的大大小小痕跡。從此,由由墜入了立雯的情欲世界,回旋又回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