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仙劍奇俠傳H版第十一章蛇妖

仙劍奇俠傳H版第十一章蛇妖
发布时间:2019-09-03 01:30:51   浏览次数:737

「姑爺這邊請」隨著丫鬟的後頭,逍遙走進一間房間內。

不愧是有錢人家的屋子,房間都是這般華麗;一張精美的雙人床,大紅的地毯,藍天色的窗簾,以及一個極大的書櫃,裡頭擺滿了各式的裝飾品及古董,一一切切,都是逍遙生平從未見過。

「若姑爺有什麼吩咐,盡管吩咐我們下人。」年約十六七歲的丫鬟,露著可愛的笑容說道。

「啊…哦…」逍遙不適應的應道。對於她們叫姑爺,逍遙感到很不自在。

在那丫鬟走後,逍遙四面看一看,便坐到床上。此刻的心情,令他心煩意亂,沒心情欣賞這兒的東西…

逍遙開始打坐運功,左手的傷經過包扎,再以內力不斷的去疏導血氣,早就止血開始結疤。

(實在是…)逍遙一面打坐,一面想起了適才的情況……

…打鬥完進屋後,林天南便滔滔不絕的說著,他看出了逍遙的武功是蜀山劍法,但他卻誤以為逍遙是蜀山派掌門獨孤劍聖的弟子而興奮不已,直說他是獨孤劍聖的好友,這門婚事真是湊巧等等…完全不給逍遙說話的機會。

最後,逍遙知道現在不論怎麼說都沒用了,只有使用緩兵之計,說等他把筱筠請來再做決定。

芷青在一旁像是看戲一般的笑著,最後,她向逍遙告別,說要回家勸勸她爹娘看看,臨走前她向逍遙說,月如的個性可是完完全全的遺傳她父親的,逍遙聽了,當真是哭笑不得…

(唉…大的小的一個樣,根本就是一對固執父女嘛…)逍遙無奈的想道。

(對了…)突然間,逍遙想起了靈兒,當時的她在一旁,表情顯得十分的復雜,逍遙不禁開始擔心,靈兒多愁善感,希望別胡思亂想的好。

(去看看她好了。)在這兒擔心也無濟於事,逍遙躍下床,走出房間去尋找靈兒。

走出房間,逍遙不由得愣住了…

逍遙所住的房間,乃是走廊的盡頭那一間,只見走廊寬廣的延伸,二十多步後又分出右轉的一條路,只見那條路通至花園,在晚上的夜色下,只看到花園裡似乎又分出了幾條路,看的逍遙呆呆的看著,竟不知如何是好。

(哇靠…這野丫頭的家也太大了吧,真離譜…這花園不會有十裡坡這麼大吧。)逍遙感到十分的頭痛,這樣要怎麼找啊…

便在這時,逍遙注意到,前方走廊正有一名女子正手持著燈籠,背對著逍遙走著,那背影相當窈窕,從那身上的衣物看來,似是丫鬟,但又比丫鬟的服裝還要鮮麗些。

逍遙連忙上前,開口道:「那個…」女子一頓,回過頭來,燈籠的光芒照在女子的臉上,逍遙這一見,登時一怔。

「你…!」逍遙訝異的望著她,那張臉蛋,逍遙感到十分熟悉…她是今天下午在路上撞到的女子!?

「姑爺好…。」女子似乎早就知道逍遙了,並不如何訝異,她微微一笑,禮貌的行個禮。

「啊…你、你好…」逍遙也趕緊應道。

「姑爺有何吩咐?」女子問道。

「哦,那個…跟我一起來的姑娘呢?」逍遙把問題問了出來。

「好的,請跟我來。」女子微微一笑,便意示逍遙隨他來。

走往花園的路徑,女子帶著他,緩步的走著…

「呃…真沒想到你原來住在這兒。」逍遙忍不住開口道。

「是的,我是林家堡的丫鬟,你很訝異棉?」女子微笑道。

「嗯…」逍遙點點頭。

一面走著,逍遙開始在旁觀察著她;意外的,在燈籠的照耀下,女子的面容像抹上一層胭脂似的,原來她的姿色相當不錯,那有些高挑的身子,玲瓏有致,美麗的臉蛋笑起來更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強烈的令逍遙感受到,她不像是一般的丫鬟。

「呃…姑娘怎麼稱呼?」逍遙開口問道。

「雪涵。」女子答道。

「嗯,雪涵姑娘,那個…你在林家待很久棉?」

「啊…對啊,我八歲就被賣到林家來了,已經…十年棉。」雪涵想了一下,說道。

「賣到林家?」逍遙這一聽,登時一怔,脫口問道。

「嗯,我是妾生的,我爹嫌棄我,所以把我賣了…」雪涵說道,語氣上帶著些微的落寞…

「對、對不起…」逍遙知道問到不該問的了。

「沒關系的,老爺和小姐都很喜歡我哦,尤其是小姐,我跟她可是一塊長大的。」雪涵搖搖頭,微笑道。

「哦…」逍遙應道。

「你別看小姐這樣哦,其實她可是有溫柔乖順的一面的…」雪涵說道。

「哈哈…」逍遙苦笑兩聲。她有溫柔的一面?逍遙才不相信。

走過花園,雪涵帶領著逍遙來到了一棟建築物附近,逍遙知道快到了…

「這兒就是了……啊!!」突然間,雪涵尖叫了一聲,逍遙一驚,連忙以很快的速度用目光向四周掃過一遍,只見雪涵的腳邊附近,正有一條蛇!

逍遙見雪涵似乎腳都快軟掉了,竟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逍遙轉念極快,輕功一點,迅速的用一手摟住雪涵的腰將她抱開,便在同時蛇也向前一撲,張大嘴往 逍遙咬來,逍遙何等功力,只見「飛龍探雲手」一使,已在蛇的身上迅速的扭過幾下,喀喀幾聲,蛇骨已遭逍遙扭斷,登時向一條繩索般的跌落在地,動彈不得。

雪涵感覺到有一只手將她抱住,一見是逍遙,登時像是看到救星一般,緊緊的摟住他,不斷的顫抖。

「沒事了…」感受到雪涵的全身發顫,逍遙柔聲安慰道。

「蛇…蛇呢…?」

「你瞧,已經被我折斷骨頭,它動不了啦。」逍遙微笑道。

雪涵瞄了一下,便立即回頭,緊縮在逍遙懷中,一股獨特的女性香氣傳來,懷中的女性溫暖,逍遙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登覺不知如何是好。

不一會兒,雪涵穩定下來,當她發現自己正靠再逍遙懷中時,登時滿臉通紅,急急的分開身子,這一誇張的動作,兩人均是尷尬無比,氣氛登時凝重了起來。

「謝、謝謝你…」雪涵輕聲謝道。

「啊…哈哈…沒想到這兒居然會有蛇呢。」逍遙轉移話題,試圖解除尷尬狀態。

「嗯…這兒附近便是隱龍窟,有時候是會有蛇跑來沒錯…」雪涵說道。

「這只怎麼處理?」逍遙問道。

「等等我叫人來處理掉便是…」雪涵往地上那條正在抽搐的蛇瞄一眼,登感到毛骨悚然,隨即別過頭去。

「你…怕蛇棉?」逍遙忍不住問道。雪涵臉一紅,輕輕的點點頭,隨即便低下頭去,害羞不已。

「嗯,那麼,下次別一個人在外頭巡視,找個人陪伴啊…」逍遙提醒道。

「我會注意的…」雪涵小聲的道。

「趙小姐往前走最左邊一間就是了。」雪涵說道。

「啊,真是謝謝你…」逍遙微笑謝道。

「…姑爺對下人真好。」雪涵說道。從剛才逍遙替她擋蛇,現在又跟她說謝

謝,身為丫鬟的雪涵,是從來沒遇過的。

「嗯?說謝謝有什麼不對嗎?」逍遙不懂的道。事實上,生在鄉下的逍遙,

根本就不知道丫鬟跟一般人的不同,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

「但是…我是丫鬟啊。」雪涵說道。

「丫鬟又怎樣?我只知道,一個可愛的姑娘替我帶路,我怎麼能不說謝謝呢。」

逍遙嬉笑道。雪涵登時臉一紅,低下頭,不敢直視逍遙。

「姑爺…」就在逍遙要走之際,雪涵叫住了他。

「雪涵姑娘,有事嗎?」逍遙回過頭問道。

「…叫我雪涵就行了。」雪涵微笑道。

「嗯,那既然這樣,你也叫我逍遙吧。」逍遙這一說,雪涵連忙猛搖頭,不管逍遙怎麼說,雪涵就是不肯。

「這…唉…罷啦,你高興怎麼叫就隨你吧。」逍遙無奈的笑道。他搞不清楚,為何雪涵就是堅持要叫他姑爺。

他哪裡知道,雪涵怎麼可以直稱他名字,這樣一來,要是被月如知道了,那可是很難說話的。

「你要說什麼嗎?」逍遙問道。

「就…沒、沒什麼…」話說到一半,雪涵硬生生的把話吞回去。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逍遙微笑道。

「不…真的沒什麼,姑爺,雪涵先告退了…」說著,雪涵轉身急急的往回頭路跑去,途中經過蛇的位置時,還特意繞了一大圈,足見她有多怕蛇。

「……」逍遙望著她的背影一頭霧水,她應該有想說什麼,但大概是說不出口,逍遙也就不再去想,往屋內走去。

走到一間燈火通明的房間,逍遙見門沒關好,便悄悄的推開來,只見靈兒坐在床邊,低著頭,表情上透露著相當復雜的情緒。

「靈兒。」逍遙輕聲喚道。

「逍遙哥哥…」靈兒望了逍遙一眼,又逕自低下頭去。

「怎麼啦…看你的臉色不太好哦?」坐到靈兒身邊,逍遙關心的道。

「……」只見靈兒還是低著頭,沉默不言。逍遙也不勉強,就這樣靜靜的坐在她身旁,凝望著她的側影。

時間已是太陽西下約一時辰了,春末的晚上,竟是格外的涼爽,半開的窗子,正徐徐吹著陣陣的涼風,撫動著靈兒那烏黑柔順的秀發,幾根發絲迎風起舞著,輕跳在靈兒那白皙的臉頰上,想不到竟是這般的魅力,逍遙怔怔的瞧著,不覺得瞧出了神。

「逍遙哥哥…」突然間,靈兒開口喚道。逍遙先是愣了一下,才連忙回過神。

「你還記得…姥姥臨死前說的話嗎?」靈兒輕聲問道。

「啊,當然記得。」逍遙一聽,已然知道靈兒為什麼心情不好了。

「靈兒,你是怪我沒跟林堡主說清楚,我們兩個的關系嗎?」逍遙柔聲問道。

「…」靈兒不答,但也等於默認了。

「好啦,靈兒,對不起嘛…你也看到啦,林堡主跟她女兒簡直一個樣,都沒有讓我有開口的機會,我怎麼解釋呢?」逍遙說道。

「但…你又怎麼能答應這婚事…」靈兒小聲的道。逍遙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靈兒是不高興逍遙沒有拒絕這婚事。

「傻瓜,我叫姊姊來,可不是為了要談婚事啊,我是要叫姊姊來幫我說話。」

逍遙說道,結果靈兒仍是聽不懂,於是又問道:「說什麼話?」

「叫姊姊來替我們解圍啊!你想,我的婚事由姊姊做主,林堡主再固執,總也得聽姊姊的啦。」逍遙解釋道。

「啊…對哦…」靈兒總算聽懂了。

逍遙望著靈兒,見她突然露出松了一口氣的模樣,笑了笑,貼到她耳邊輕聲問道:「你擔心我會入贅林家?」

「啊…」靈兒臉一紅,不善說謊的她,登時有些語無倫次。

「唉…原來你這麼不信任我。」逍遙幽幽的道。

「沒、沒有啦!我…我…」靈兒驚慌的說道。

「我要罰你!」話剛說完,突然間,逍遙一把撲上去,靈兒驚叫一聲,已被他壓倒在床上。

「逍、逍遙哥哥…唔!」話還沒說完,逍遙已吻上了她的雙唇。

柔軟、濕潤的觸感,那再也熟悉不過的嘴唇,逍遙深深的親吻著,舌頭不斷探入靈兒的口腔內,品嘗著甜美的唾液。

那一瞬間,靈兒先是迷惑了…先前逍遙所表明的態度,已讓她感到傷心欲絕,可是逍遙現在的舉動…他不是恨蛇妖嗎?為什麼?

但是,口中感受到的熱情,讓靈兒確信這不可能是裝的,逍遙的每一個細細的舉動,無一不是貼心的感受,他到底怎麼想的…?

突然,靈兒靈光一閃,已然想到:(莫非…逍遙哥哥所指的,是那些為非作歹的蛇妖,而不是在指我?但是…他又為何強調特別恨蛇妖?)隨即又想到:(啊…逍遙哥哥定是還在想姥姥的事,難怪會脫口而出討厭蛇妖…)靈兒自己推論著想道,不過倒也猜對了一半。

靈兒這一想,先前的嫌隙登時釋然,她一喜,突然伸手反摟住逍遙的頸子,回吻著他。

逍遙一怔,只覺得靈兒的動作轉為積極,軟軟的綿舌反纏住逍遙的舌頭,雖然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但逍遙也不在意,不甘示弱的反吻靈兒。

吸著靈兒的嬌舌,輕撫著她的秀發,逍遙伸手在她的背上游移,令靈兒感到一陣暈眩,手腳四肢,顯得麻無力,但她又不肯這樣服輸,摟住逍遙的手不禁加重了力道,更加激烈的親吻著,吸吮著彼此的唾液,兩人簡直要吻到了天翻地覆一般。

良久,兩人才依依不舍的分開…

「逍遙哥哥…」靈兒紅著臉輕喚著,濕潤的雙眼注視著逍遙,柔聲道:「我…我絕對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就是會擔心啊…」

逍遙微微一笑,撫弄著她的秀發,說道:「我知道,這是難免的。」喜歡一個人,本來就會感到些許的不安,逍遙怎麼會不曉得這種感覺,他當然不怪靈兒。

靈兒輕聲道:「那時候…我聽到你說要叫姊姊來的時候,我真的誤會了…我以為你…」

「以為我要叫姊姊來是要當公證人,好入贅林家?」逍遙笑著替她道。

「對不起…靈兒是傻瓜…」靈兒紅著臉,輕聲道。

「你不但是傻瓜,還是個壞蛋。」逍遙用指頭輕點了靈兒的鼻頭。

「壞蛋?」靈兒疑惑的問道。

「本來就是啊,你居然忍心把我推到母老虎那兒,我豈不變成『羊入虎口』了,你不是壞蛋是什麼。」逍遙笑道。

靈兒聽了,登時噗嗤一笑,說道:「逍遙哥哥哪是『羊』啊,明明就是一匹『色狼』,色狼遇母老虎,頂多打個平手,嘻嘻…」

「好啊!你居然說我是『色狼』,那我就『色』給你看!」逍遙說完,伸手一把就要摟住靈兒,靈兒咯咯一笑,輕功一點,迅速的從逍遙眼前躍開,逍遙一抱不中,也使出輕功追逐了起來…

狹小的房間,能動的空間有限,只見靈兒的動作輕盈,在裡頭輕快的穿梭,逍遙怎麼抓就是抓不到,輕功之差,這時就相當明顯。

「啊!」突然間,逍遙給桌腳一絆,登時跌倒,靈兒一驚,連忙躍到逍遙身邊,只是…

「抓到了!」猛然間,逍遙一躍而起,往靈兒一撲,靈兒閃避不及,給抓了個正著,兩人在地毯上滾了幾圈,才停了下來。

「厚…每次都用這招…」靈兒不依的道。這招在仙靈島逍遙早就使過,如今再用,靈兒還是上當。

逍遙先是怔了一下,腦中微一刺痛,便想起了當初的那一幕…逍遙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先前早已用過這招。

「嘻嘻…兵不厭詐嘛,被我抓到了哦…」說著,逍遙在靈兒的兩片粉頰上親了又親。

便在這時,逍遙注意到靈兒的眉頭微皺,似感到不舒服,連忙問道:「靈兒,不舒服嗎?」

「嗯…胸口有些悶悶的,頭又有點痛,有種想吐的感覺…」靈兒這一說,逍遙馬上跳了起來,一把將靈兒抱起,趕緊安置到床上。

「怎麼會這樣,生病棉?要不要我去叫大夫?」逍遙慌張的道。

「不用了啦,大概是太累了…」見到逍遙如此慌張,靈兒感到心中甜甜的,這表示逍遙有多關心她。

「那可要好好休息哦,知道嗎…」逍遙擔心的道,剛才他原本想要再和靈兒溫存一下的,但這種情況,逍遙也是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的,到底是靈兒的身體健康第一啊…

「嗯…」靈兒任由逍遙將被子蓋好,露出了不用擔心的表情。

走出靈兒的房間,逍遙仍是有些不放心…

(也許是今天逛太久了,身子有些累壞了吧,休息一下就好了…)逍遙這樣安慰自己,意示自己別太擔心,才緩步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姑爺。」便在這時,一名丫鬟從後頭叫住了逍遙。

「小姐請您到花園一敘。」丫鬟微笑道,只見她留著短發,年紀約二十來歲的樣子。

「嗯,那就有請姊姊你帶路啦…。」逍遙笑著說道。

「疑…姑爺您太客氣了。」丫鬟微微一笑,便替逍遙帶路。

彎了幾個彎,丫鬟帶著逍遙來到了一處花園…

「哇…」逍遙不由自主的發出了贊嘆聲;這也難怪,此處的花園實在是擺設

的沒話說,炫麗的花朵在燈籠的照耀下,竟是如此的有魅力,只見丫鬟緩步走入,逍遙只得跟進,每一步都小心翼翼的,深怕踩壞這些花朵。

「啊,你來啦…」耳邊傳來了月如的聲音,逍遙下意識的抬起頭。這不看還好,一看逍遙登時呆住了…

此刻的月如,將馬尾放下,一頭烏黑的長直發自然的垂在肩上隨風搖曳著,些微上過妝的臉蛋,有著淡淡的嫣紅,一雙明亮的丹鳳眼,塗上了一點胭脂的性感薄唇,一身淡粉紅的衣裳配上長裙,外面再披上一層紅絲巾…想不到,放下頭發,換上女生的服裝,原來月如竟是如此的美麗動人!

月如見到逍遙呆愣愣的模樣,微微一笑,故意原地轉了幾圈,然後問道:「瞧!我這身衣裳好不好看?」

「哦、哦…好看…好看。」逍遙還沒回過神,只是隨口應道。

「就這樣而已啊,人家可是難得穿成這樣呢…」雖這麼說,但看了逍遙的反應,月如仍是滿意的笑著。

過了一會兒,逍遙才好不容易回過神來…

(想不到原來這野丫頭這麼美麗,幾乎快不輸靈兒了呢…)逍遙心中嘖嘖稱奇的想道,男人婆一下子變美人,逍遙感到十分驚奇。

望了四周一下,逍遙已看見月如的身旁有一名丫鬟在旁服侍,原來是雪涵。

只見她向逍遙眨了眨眼,逍遙尷尬的一笑,適才那呆住的模樣肯定讓她看笑話了…

「我有一事想問你…」突然間,月如開口道。

「呃…關於…嗯…」只見月如紅著臉,支支吾吾的就是說不出口。

「林小姐,有什麼事直說無妨。」逍遙說道。

「嗯…是…關於…昨天的事…」頓了頓,月如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道:「就是…那時候,我被你綁在樹上,然後不是有個壞人來嗎,他…之後我就昏了…所以我想知道的是…呃……」後面無論如何就是說不出口,但逍遙也已經聽懂了。

「…放心,他沒對你怎樣。」逍遙微笑道。

「真的?」月如聽了,登時露出了松了一口氣的笑容,但仍有些懷疑的問道。

「真的,這種要緊的事,我不會騙你的,你昏去的時候我也正好趕上,沒讓他得逞。」逍遙解釋道。

「嗯…」月如這才真的相信了。打從那次之後,月如總是有些擔心,自己會

不會已經被那男的給……現在她總算松了一口氣。

「那換我問你一個問題,成嗎?」逍遙說道。

「說吧。」月如說道,此刻她的心情似乎很好,語氣也顯得柔順了許多。

「嗯…老實告訴我,你當真…想要嫁給我?」逍遙問道。此刻他正在想,林堡主答應這婚事,月如不一定答應啊,逍遙打算要讓月如替他說話。豈料…

「不是我嫁給你…而是你要入贅我們林家。」月如答道。

「我不是指這個…你不覺得,比武招親那件事有些荒唐嗎?當初我們上台比武,可不是為了招親啊,林堡主也太順道了吧…」逍遙解釋道。

「嘻…誰叫你要打贏我,現在全蘇州的人都已經知道你是林家堡的姑爺了,難道你想賴賬不成?」月如微笑著道,這話一出,逍遙可真的愣住了…

「難道你…你當真想…想和我……」逍遙驚疑的道。月如臉一紅,微微別過頭,不敢直視逍遙,雖沒有回答,但這動作卻是在明顯不過了。

「不會吧…我們也不過才認識兩天啊,這樣未免也有些太隨便了吧。」逍遙不敢置信的說道,他實在想不到,月如居然會想嫁給他!?

「我才不是個隨隨便便的女人勒!對於自己在做什麼,我心裡可是清楚的很。」月如不高興的說道,那堅定的語氣,逍遙直覺的感到不妙了,她是玩真的……!?

(不會吧…)逍遙只覺得莫名其妙,不過才認識兩天的女子,居然就想委身給他,逍遙腦中不禁想起了那名相士的話。

(天啊…難道,真給那相士料中了,桃花運……)逍遙越想,越是感到哭笑不得,這下可好了,就算筱筠真的來了,恐怕也難以解決了…

月如並沒有注意到逍遙心思的起伏,只聽得她笑著道:「全蘇州就屬我家的花園最大啦,你好好的欣賞一下,包你這鄉下來的『臭』包子大開眼界。」說著還不忘罵逍遙一下,不過,逍遙也沒心情跟她辯了…

「唔…」同時間,位在另一處的靈兒,正躺在床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好熱……)靈兒不安的在床上翻來覆去,此刻的她,感到全身發燙,靈力不聽使喚的到處動蕩,游走身體每一處,刺激著靈兒的神經。

(為什麼?好奇怪…唔…!)靈兒全然控制不了全身的靈氣,只覺得它似變成了脫韁的野馬,劇烈的狂奔全身。

猛然間,靈兒感到額頭一陣劇痛,只見靈兒額頭的那點紅痣居然爆裂開來,成了一條紅色的垂直線紋!

(…!?朱痣爆裂了…!不…不!為什麼!!)靈兒露出了驚恐的面容,隨即感受到靈力迅速漲大,失控了!一股強勁的力道登時貫遍全身,難以形容的痛楚緊接而來!

「呃啊——!!」靈兒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回蕩在房間裡。

該來的,終究還是來了……

「…!」一陣急促的腳步,逍遙和月如直覺的轉過頭,只見一名丫鬟上氣不接下氣的直奔而來…

「冬梅!怎麼回事?」月如見到她的臉色,已感覺到不對勁,連忙問道。

「有、有妖怪!!」冬梅劇烈的喘著氣,勉強從口中擠出話來。

「西廂房有妖怪呀!」遠處傳來了其他丫鬟的驚叫聲,逍遙一聽,登時大吃一驚,那是靈兒的房間那裡啊…!

「靈兒!」逍遙大叫一聲,輕功一運,連忙狂奔而去。

「等等!我跟你去!」月如在後頭連忙喊道,腳尖一點,跟著逍遙後頭追去。

逍遙與月如急速奔著,位在後頭的月如沒兩下便追到逍遙身旁,與他並肩齊步,足見她的輕功造詣也在逍遙之上。事實上,女生天生上沒有男生的力道,因此便轉而練至身子輕盈,以輕功搗亂敵人,故一般來說女子的輕功都會比男生還要好些。

沒一會兒,他們已奔到西廂房門前,只見燭火似乎已熄滅,屋內一片漆黑…

「等一下,李大哥,裡頭很暗呢,先等雪寒她們拿火把來…」月如見逍遙即將要衝入,連忙說道。

「可是靈兒在裡面啊!」逍遙大聲說道,那語氣的堅定,已經是表明了他要進去的決心。

「…好!我跟你進去!」月如微一頓,便開口道。逍遙早已等不及,逕自往靈兒的房間衝去,月如便緊跟在後。

「靈兒!」踢開房門,逍遙大叫道。

只見房間裡一片漆黑,唯一的光芒便是窗口照射進來的月光,在那微弱的光線,逍遙看見了……一只蛇妖!

「大膽妖孽,竟敢來此撒野!」逍遙大喝一聲,毫不猶豫的衝過去就是一掌!

蛇妖似乎嚇了一跳,連忙一閃,逍遙一擊不中,猛然地飛龍探雲手一使,轉眼之間靈兒那放在桌上的短劍瞬間到手,倏地往蛇妖就是砍去,胸口登時被逍遙斬了一劍。

「疑…!?」逍遙一怔,不由得後退幾步,只見在微微的光線下,逍遙注意到了那隆起的雙峰…女的?

「李大哥!你冷靜一點啊,現在這麼暗,別輕易出手!」月如叫道。

「我管它的!邪魔妖孽,人人誅之!」逍遙怒道。

「……」那一瞬間,蛇妖身子一顫,晶亮的淚珠從臉頰上滾滾落下…

「嗄—!」蛇妖一聲嘶吼,突然,它迅速的躍到牆邊,尾巴一甩,只聽得轟的一聲,牆壁應聲而破!驚人的力道令月如和逍遙都吃了一驚。但比起這個,逍遙聽到了更震撼的聲音…

「靈兒!?」蛇妖的那一聲嘶吼,逍遙聽了不禁一驚,那是靈兒的聲音!

只見蛇妖迅速從破洞躍出,逍遙急急的追上,卻見那蛇妖尾巴又一甩,牆壁登時垮下,逍遙連忙往後一閃,蛇妖便趁機逃的不知去向……

(靈兒!是靈兒…!)逍遙驚慌的想道,靈兒的聲音,逍遙是絕對不會聽錯的…

沒錯,那蛇妖便是靈兒…

因為某種原因,靈兒的人型化失效了,露出了真正的模樣,那正是上古女媧後裔的真面目,因為相傳女媧便是個下半身是蛇身的神。靈兒早就和逍遙說過了,但是,很不巧的,逍遙卻沒把那段記憶給記起來…

雖然聽到了靈兒的聲音,但逍遙還以為是靈兒被它抓住而發出的叫聲,完全沒想到,那蛇妖便是靈兒本人。

至於是什麼原因,讓靈兒現出原形,要歸咎的話,逍遙便是罪魁禍首,只是,等他知道時,也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李大哥…」月如走到桌前,將蠟燭點起,房內登時亮了起來。

「該死!靈兒被它抓了!」逍遙握緊拳頭,憤怒的道。

「放心,我叫人去找,就算翻遍全蘇州,也要找到她!」月如說道。

「不必找了,由她去吧!」突然間,身後傳來男子的聲音,兩人轉頭,只見林天南帶著丫鬟冬梅和雪涵一同走來。

「爹,為什麼?」月如感到奇怪的問道。只見林天南重重的哼了一聲,突然狠狠的瞪了逍遙一眼。

「小子…」林天南開口道,連稱呼方式都變了,只聽得他說道:「…沒想到你居然是這種人,真叫我訝異。」

「…什麼意思?」看著林天南那十分不善的眼光,逍遙懷疑的問道。

「你自己問冬梅吧!是她第一個發現蛇妖的。」說著,林天南別過頭去,臉上麼滿著不屑。

「冬梅,怎麼回事?你把話說清楚。」月如也感到不對勁,開口問道。

「我…」那個叫冬梅的丫鬟抖了一下,才緩緩答道:「剛才我聽見了趙姑娘的驚叫聲,就連忙跑去查看,結果……」說到這兒,突然支支吾吾了起來。

「快點說啊!結果!?」逍遙不耐煩的大吼道,一想到靈兒的安危,逍遙實在是焦慮不已。

「李大哥,別那麼心急,讓我來問清楚…」月如安撫逍遙著道,然後用著些微命令的語氣問冬梅道:「把話說清楚,別有所隱瞞。」

「是的…」冬梅遲疑了一下,看了逍遙一眼,便低下頭,小聲的道:「我看見…一只蛇妖站在床上,她的面貌…好像…好像就是…趙姑娘……」

「你胡說什麼!!」逍遙一聲暴喝道。

幕然間,只見林天南身影一晃,眨眼之間,一把劍就這樣指著逍遙的喉嚨,這前後速度快到逍遙根本就沒看清楚…

「爹!?」月如吃了一驚,趕緊叫道。

「是嗎…但是我相信我的下人也不會說謊啊!」林天南用著惡狠狠的眼神,

瞪著逍遙。

「……」逍遙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露出了憤怒的眼神。只聽得他哼了一聲,冷冷的道:「…好,那在下就不打擾了,告辭!!」

「不送。」林天南冷淡的回了一句,便收起劍站到一旁。

逍遙實在沒想到,林天南不幫他救人就算了,居然還誣陷靈兒是妖怪!?這怎麼能不叫他生氣,他狠狠的瞪了林天南一眼,便走到那破掉的牆壁前,將擋住的石塊弄開。

「李大哥…!」月如開口道。逍遙望了她一眼,隨即別過頭去,輕功一點,往破洞鑽出。

「爹!你在干什麼,你居然把李大哥趕走!?」月如生氣的罵道。

「哼…他走了才好,是我看走眼了,沒想到那小子居然自甘墮落,與蛇妖一夥。」林天南用著不屑的口氣道。

「如兒,這件婚事就此取消,林家不屑跟邪魔歪道往來!」林天南說道。

「…不要!」突然,月如一口回絕道,令林天南登時一怔。

「爹既然已許婚,就不許出爾反爾,況且事情根本就未查明真相,總之,除了李大哥以外,我…誰也不嫁!」月如這一說,林天南立時火冒三丈。

「…你!你敢!?」林天南憤怒的瞪著月如。

只見月如靜靜的望著他,不發一語,林天南看了不禁一驚,如此堅定的眼神,從來,就不曾在月如的身上看過…

「你…」林天南皺著眉頭望著她,只見月如避開他的眼神,就這樣頭也不回的跑出房門。

「這…唉,女兒大啦,留不住了…」林天南重重的嘆了一口氣,搖頭道。

「……」郊外,一個人影一面左顧右盼,一面走著,那正是逍遙。從出了林家堡後,逍遙跟隨著血跡,只跟到一半就跟丟了…那蛇妖似乎已將傷口止血,所以血跡只到半路就消失了。

「可惡…」逍遙咬著牙,恨恨的道。如此一來,要如何尋找…

便在此時…

「喂!呆瓜小賊,三更半夜的,你打算怎麼找啊?」身後傳來月如的聲音,逍遙一怔,轉頭一看,月如就站在他身後;只見她換上了平時在穿的中性服裝,馬尾也扎上了,手上還拿了一些包袱。

「林姑娘…你怎麼來了?」逍遙懷疑的道。因為林天南的事,讓他對林家上下都不太有好印像了。

「拿去。」月如丟了兩包包袱給逍遙,原來是留在林家沒拿走的逍遙及靈兒的衣物用品。

「怎麼,我不能來嗎?再怎麼說,趙姑娘是在我家被抓的,我有義務救她回來啊。」月如說道。

「但令尊…」

「誰說我一定得聽爹爹的話。我問你,趙姑娘真的是蛇妖嗎?」月如突然這樣問道。

「不是!」逍遙立刻答道。

「嗯,那我相信你的話,你說不是那就不是了。」月如說道。

「你…」逍遙驚疑的望著月如,她寧願不信自己的丫鬟和父親也要信他的話,而且又挺身而出要幫他,逍遙感到十分的感激。

「謝謝你…我沒想到你是這麼有俠義心腸的女孩。」逍遙微笑道。

「才這樣哦,我就只有這些優點嗎…?」月如有些不高興的問道。

「啊…當然不只啊,你…很溫柔、善良、窈窕、美麗可人、待人親切…」說著說著,連逍遙都感到肉麻不已。

「你少惡了!說這種昧著良心的話,你講了都不會感到雞皮疙瘩哦,真是…」

月如指責道。逍遙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

「況且…我哪裡漂亮了,明明就是醜八怪…」月如小聲的道。

「醜八怪?你胡說什麼啊,你哪裡醜了,明明就是個大美人啊。」逍遙疑惑的說道。

「…是你叫我醜八怪的,別給我說你忘記了。」月如別過頭去,不悅的道。

「我…?」逍遙一愣,想了一下,這才恍然大悟,昨天第一次見面那時,他的確罵過她是醜八怪沒錯,想不到這句話讓她那麼印像深刻,久久不能忘懷。

「我的確是說過…但那是氣頭上的話,不是真的。」逍遙說道。

「真的…?」月如疑惑的問道。

「是真的,你不但不醜,還是個相當美麗漂亮的姑娘哦。」逍遙微笑的道。

月如臉登時一紅,羞然的低下頭,不敢直視逍遙。

「但是…」逍遙續道:「…如果你的光只有外貌的美麗,內心卻是那種惡毒的壞女孩,那麼,在我的眼中,你仍是醜八怪…」

「……」月如聽了,登時沉默不言;逍遙這一番話,無異就是在提醒她,不可以這麼惡毒不講理。

「那麼…從今天開始,在你眼中,我將不會再變醜八怪…」月如低下頭,輕聲說道。逍遙一聽,登時一怔,這句話的意思不就是……場面登時便的有些曖昧了起來。

「…咳!對了,林姑娘,依你看,抓走靈兒的蛇妖會往哪兒去呢?」逍遙切入正題,試圖解除尷尬。

「…你叫我什麼?」月如用著不悅的口氣問道。

「不然…要怎麼叫?」逍遙反問道。

「我們都已經是…是…夥伴了,我稱呼你叫李大哥,你也該叫我月如妹子啊…」月如說道。剛才她差點就要說出是訂婚夫妻了,說到口中又連忙吞了下去…

「哦…哦,那…月如妹子…」逍遙改口叫道。

「嘻,差強人意啦…叫久了就不會拗口啦。」月如滿意的笑道。

之後,據月如所言,附近便是隱龍窟,蛇妖最有可能逃到那兒,因此,逍遙便要月如帶他到隱龍窟去。逍遙心中已經決定,今天就算把隱龍窟翻過來,也要找到靈兒!

約莫半個時辰,逍遙和月如已到了隱龍窟的洞前…

「月如,你留在這兒好了,裡面看起來很危險的…」逍遙望著那漆黑的洞,擔心的道。

「不要,既然都跟你來了,怎麼有不進去的道理。」月如說道。隨即見她眨了眨眼,問道:「我若有危險,你會救我嗎?」

「這是當然的…」逍遙答道。

「那不就成了,走吧!」月如一笑,拍了逍遙的背部一下說道。

「你…真是…」逍遙無奈的苦笑著,只有提著火把,當頭走入…

「喝啊!」一聲大喝,數把劍群起,聽著逍遙的指揮,瞬間就往每只蛇的腦袋一插,登時有數條斃命。月如也不甘示弱,手中的鞭子如活的一般,一卷一扔,數條蛇給用力拋出,重重撞在岩壁上,登時骨頭粉碎。

「厲害!」逍遙贊道。

「那還用說。」月如得意的道。

一路過關斬「蛇」,逍遙與月如就像龍卷風一樣,所到之處全無幸免,大蛇小蛇是見到就砍,決不留情。

「!?」突然間,一條巨蟒直衝而來,那長達六公尺左右的身軀,讓逍遙和月如都是一驚,只見它大口一張,一道紫色的氣團噴出,兩人連忙閃避。

「疾!」逍遙一聲吆喝,萬劍訣激射而至,月如也在同時鞭子一甩,打向它的頭部。

喀!撞到硬物的聲音,逍遙一驚,只見萬把劍刺到它的身體,居然像刺中盾牌一樣;月如也是一樣情形,鞭子像打到石頭一般,沒想到它的鱗片竟是如此硬…

「它鱗片太硬了!」月如一面說道,一面閃避它的毒氣。

「嗯…」逍遙見刀劍砍不入,就算用內力貫入來砍雖然可行,但只怕消耗甚多,這樣打到蛇妖時可能就沒力了。

突然,逍遙想起了一事…

「有了!月如妹子,先退開,我來!」逍遙叫道,月如點點頭,聽話的退後幾步。

只見逍遙一面閃躲,手中拿著不知什麼時候撿的石頭,手指一咬,逍遙用血在石頭上寫,不知在寫什麼…

「好!」逍遙寫完後,躲開巨蟒的尾巴一甩,迅速的退後數步,石頭使勁的一扔!

便在此時,令人吃驚的事發生了,那石頭居然轟的一聲爆炸,巨蟒的頭部登時炸裂,血漿四溢,只看的月如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

「李大哥…那是…?」好不容易,月如回過神,連忙問道。

「哈哈…」逍遙笑了笑,其實連他也沒想到威力居然有這麼大,逍遙感到十分滿意。

「那招叫『天師符法』。」逍遙說道。

「天師符法?」月如疑惑的道。

「嗯,顧名思義,就是一種符咒,這是蜀山劍派裡的其中一個算是法術的招式,只要注入內力,寫出符咒,就可以變成一個相當恐怖的武器,本來是要寫在紙上,沒紙,只好用石頭代替了。」逍遙解說道。

事實上,當水芙蓉教他這招的時候,逍遙還是半信半疑,怎麼可能寫了就有威力,如今危急時一用,果然是威力強大。

「厲害…」月如點頭說道。

既然有了如此厲害的武器,逍遙當下便開始多做幾個,並教月如如何使用引爆。只是,沒想到那招消耗內力可也不小,逍遙只有做了一些,想在對蛇妖時才用。

之後的路,意外的居然沒有怪蛇的阻擾,逍遙和月如雖然不解,但這樣也好,兩人總算稍微放松一下,開始閑聊了起來。

「噗哈哈哈——。」月如笑了出來。

「喂,你很過分哦,居然笑我。」逍遙臉微微一紅,不悅的說道。

「對、對不起…噗!」月如說著,又忍不住吃吃的笑了出來。

「真是,早知道不要跟你說了…」逍遙小聲啐道。原來,剛剛兩人提到了自己的夢想,當逍遙說出「希望能成為世上最強的劍俠」時,月如登時笑了出來。

「…這有什麼好笑的嘛,成為最強的劍俠,這樣我才能保護我身邊的每一個重要的人啊。不管辦不辦的到,我都會去實現…為了我姊姊、靈兒等等…」逍遙緩緩的說道。

「對不起…」月如收起笑容,開口道歉。

「…趙姑娘對你很重要棉?」月如問道。

「當然!」逍遙毫不猶豫地就說道。月如聽了,登時陷入沉默。

「李大哥,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說啊。」

「…你…和趙姑娘是什麼關系?」雖然猶豫了一下,但月如依然忍不住問了出來。

「她是我未過門的…的…呃……!」話說到一半,逍遙猛然驚覺,連忙住口,但…也說的很明顯了。

「原來…」月如低下了頭,表情露出了極為失望了神色。「未過門的」後面當然就是接「妻子」了,雖然逍遙有驚覺到不該說,但也來不及了。

「難怪你這麼擔心她,擔心到有些心神不寧…」月如小聲的道。

「那麼,對你來說,我算什麼?」

「月如妹子,我…你也知道,我當初本來就不是為了招親才上台的,我…」

逍遙不知道該怎麼說,他實在不想傷害女生的心,但是,他更不能接受她的愛…

「這樣…那我不就像傻瓜一樣,去接近一個討厭我的人…」月如自嘲的道。

「不是!我絕對沒有討厭你,我發誓。」逍遙趕緊說道。

「那麼,是喜歡我了?」月如馬上又問道。

「也不是…就…對我來說,你是我的好朋友,就像芷青跟我一樣,懂嗎?」逍遙解釋道。

「就這樣…?這跟一般朋友有什麼兩樣?」月如喪氣的道。

「……」逍遙無話可說了。

「小心!」突然間,月如一聲警告,逍遙反射性的往前一躍,只見一條毒蛇瞬間撲到了剛才的位置上,真的是千鈞一發。

「!」只見大量的蛇群如海潮般的擁上,逍遙和月如連忙使出各自的絕招攻擊。霎時,成了一陣混亂。

不久…

「呼…呼…」清理掉蛇群,兩人都感疲累,由於數量龐大,兩人均用上了不少的內力,當然會累了。

「要命!怎麼會有這麼多蛇嘛…」逍遙說道。

「就是說嘛,哼!」說著,月如朝其中一個屍體用力一踢。

「!?」那一瞬間,原本應該死了的蛇倏地暴起,往月如一口咬去,逍遙一驚,反應更快,內力瞬間推至最高點,輕功一點,把月如一把推開。

「啊!!」只聽到逍遙一聲痛楚的叫聲,接著便看見蛇飛至半空中,月如鞭子迅速一甩,那條蛇登時擊成兩截。

「李大哥!?」只見逍遙咚的一聲跪下,月如一面叫道,一面奔上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