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玲公主

玲公主
发布时间:2019-06-01 04:18:45   浏览次数:544

發言人:Ropegirl



  (1)



  我是聖米那王國的公主,而平常我的生活就局限在王宮?頭在我們宮?是有些規定的,若女僕做錯了事,就必須被繩索綁著一天,而有些女僕的工作就是為了綁那些做錯事的女僕。



  有次我和父王在宮殿內的長廊上聊天,突然一位冒失的女僕撞上了我,我們雙雙跌坐在地上,在遠處另一個女僕看到了,手上拿著幾捆麻繩就走了過來。



  「吉兒,妳看妳又做錯事了。」那女孩邊走過來邊說著。



  那位名叫吉兒的女僕聽到了,也馬上站了起來並扶我起來,然後一直跟我道歉,而手上拿著繩索的女孩也接近了吉兒。



  「妳知道該怎麼辦吧?」



  吉兒點點頭,接著就將雙手伸到背後去等著受綁,拿著繩索的女孩毫不客氣地在她身上綁了起來。雖然我以前就知道這規矩了,不過這是我第一次那麼近地觀看,邊看邊覺得身體產生了一些異樣。等吉兒被綁好後,我仔細地打量著她,麻繩纏繞在她嬌小的身軀上,讓乳房顯得特別的突出,多了一種說不出的嬌媚。



  「妳叫什麼名字呀?」這時我問著綁吉兒的女僕。



  「我叫小潔,真是對不起!讓吉兒闖禍了。」



  我走到吉兒的身旁,摸著緊縛在她身上的繩索,這時吉兒忍不住輕聲的呻吟了一下,我想那一定是很不錯的感受。



  「嗯,小潔妳能把我綁起來嗎?」我回過頭對著小潔說道。



  這是在身旁的父王先開口了:「玲玲,妳在亂說什麼,那可是做錯事的女僕所受的懲罰呀!」



  為了說服父王,我就說了好多理由,例如我可能會被敵國綁架,要練習怎麼鬆綁等等的。最後父王終於同意吉兒和小潔以後就專門服伺我,不過只能在我自己的房間內綁著。



  「小潔,那妳馬上就到我房?喔!」我迫不及待著說著。



  在房間等了一會後,小潔就拿著幾條繩子到了我的房?。



  「公主,真的可以嗎?綁起來會有點痛的呢,可是也會讓身體產生莫明的興奮。」



  「我剛看著吉兒被綁時就有種興奮感了,快點綁我嘛!」



  「好吧玲公主,就讓妳體驗繩子的樂趣囉!妳先把手伸到背後吧。」



  於是我把雙手放在背後約腰部的地方交叉地擺著,當手腕一接觸到繩子,我的身體就莫明的產生了快感了,不久手腕就被緊緊地縛住。



  「玲公主,妳稍為動一下,看看有沒有綁緊。」



  我試著扭動著雙手,因摩擦帶給我更大的興奮,再加上那種被綁後只能任人擺佈的想法,讓我快承受不住了。



  「很緊呢,小潔真厲害呢!」



  「謝謝玲公主的誇獎。現在請玲公主把手盡量往下伸,要開始綁胸部囉!」



  雖然我不知道手往下伸的目的,不過我還是照著小潔的話去做,當手往下伸時,我的手臂緊貼著我的身體,這時小潔就拿起另一條繩子,開始在我胸部的上方綁了三、四圈,接著拿起另一條繩子先在背後與剛才的繩子繞了幾圈後開始綁著我胸部的下方,同樣也是繞了三、四圈,接著小潔把我的衣服往下拉了拉,使得衣服緊貼著胸部,而我上半身只穿著件柔軟的衣服就沒別的東西了,因此乳頭也就顯現了出來。



  我低著頭看自己,由於我的乳房不算小,綁在胸下的繩子低著頭也看不到。這讓我不覺得更興奮了,因為能夠這樣被綑綁是女孩子才有的特權呢!男孩子因沒有乳房,綁在胸下的繩就可能會滑動,而且因為可以看到綁著自己的繩,也會少了那種被自己看不到的繩綁著的感覺,我想我的乳房一定是生來受綁的。



  「公主還沒綁完呢,要繼續嗎?」小潔因看到我正欣賞著自己被綑綁胸部,加上想事情想到發呆的模樣而停手問道。



  我點點頭,不過因為不好意思,而沒跟小潔說剛剛我認為被綑綁是女孩特權的想法。然後小潔把我的手恢復到腰部的位置,由於位置提高後手臂會往外移,但是原本綁在胸部上下的繩子卻剛好會呈相反的力量,限制著我的手臂,因此緊縛感就變得更深了,這時我就瞭解原來小潔當初叫我手往下伸直的目的了。



  小潔再度拿起另一條繩子,首先在我手腕處與先前綁在手腕的繩子繞了幾圈後,往上拉到綁著胸部的兩條繩子於背後將這些繩子緊密地綁在一起,這樣我就無法把手往下伸了,之後又拿了一條繩子繞過手腕後纏繞在腰部上。這時若從正面看,我身上就像三條平行的線緊緊地縛住我身體,但事實上繩子在我的背後繩子卻緊密的結合,只要我輕輕一動,緊縛感馬上遍佈我的上半身。



  「公主,再兩條就完成囉!」



  說完小潔拿著一條繩,繩的兩頭從我的頸部繞到前方後,與綁在胸下的繩來回繞了數圈,最後再拿一條繩子在手背處去綁在胸下的繩,交叉綁緊後就大功告成了。



  「公主要看看自己綑綁的模樣嗎?」



  我點點頭,小潔便拿了一面長鏡讓我觀看。第一眼我有點難以相信鏡中被五花大綁的女孩就是我自己,沒想到緊縛能讓一個女孩子變得更加漂亮,由其胸部緊綁的樣子,是會讓人產生邪念的。



  「小潔,那綁好後,該怎麼玩才能得到樂趣呀?」



  「綑綁之後因為不能動,那種不知道別人會對妳怎麼樣的期待,是很不錯的喔!」



  「小潔,那妳盡量做吧。」



  之後我就享受第一次的緊縛之樂。



  (2)



  之後我就常和小潔、吉兒一起玩綑綁遊戲,有時小潔把我和吉兒綁好後,我會和吉兒互相地靠近,彼此用乳房碰觸,我真的愛上了那遊戲,每次總帶給我很大的興奮。



  有一天,小潔如往常地把我和吉兒綁好後,我突然問她:「小潔,每次都是妳把我們綁起來,妳自己喜歡被綁起來嗎?」



  「嗯,小潔我也是比較喜歡被綁呢!」



  「那下次我叫吉兒把妳綁起來好了。」



  「啊,謝謝公主,不過有時我受不了又沒人綁我,我會想辦法自已綁自己的喔,公主想不想學呢?」



  我當然說好,因此小潔就拿起繩子開始自縛,首先她綁起自己的腳踝。



  「啊!小潔你綁我們時都沒有綁腳,怎麼你卻綁自己的腳呀?」



  「公主,這是因為自縛沒辦法把手綁得很緊,所以為了增加緊縛感才這樣做的。」



  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當小潔把腳踝和膝蓋處分別綁緊後,就開始綁上半身了。



  「由於自縛很難把手臂綁緊,所以只好在乳房處下功夫。」小潔繼續地說明著。



  她先從左肩處放著一條繩子,然後一頭從背後拉、一頭從前面穿過乳溝,將兩頭都拉到右胸處,然後緊緊地打了個死結,接著再拿出一繩從右肩如法炮製。然後又拿出繩在乳房上下綁了幾圈,和綁我時不同的是,小潔沒辦法連手臂一起綁。



  「大至上就這樣了,用繩子綁手可能就沒辦法了,不過要是用手銬也是可以代替的,只不過沒有繩子那種柔軟卻又掙不開的感受。」



  小潔說完便想用準備好的手銬,這時我雙手綁在背後地爬著過去去幫她。



  我們背對著背,因為看不到,我花了些許工夫才銬住小潔的雙手。



  接著我們三人便第一次享受三人相互挑逗對方的遊戲。



  且由於三人都被緊綁,玩完後也花了一段時間才好不容易解開小潔的手銬,我們三人才得已解除身上那綑綁多時的繩索。



  (3)豐年祭



  和小潔、吉兒玩綑綁遊戲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可是我們每次都是在我的房間?頭,我一直想:若是能像其它女僕一樣能夠綁著讓別人也看到,應該會有一種讓自己興奮的羞恥感。



  聖米那王國一年一度的豐年祭終於要開始了,為期三天的豐年祭,為了能夠光明正大的被綁,我參加了所有可被綑綁的比賽。



  第一天我參加了「綑綁武術大會」,規則是若要是誰先被對方用五條的繩子綁起來就算輸了,在被綁起來後,接下來的比賽都必須以被綁的姿態出場,若兩方都已被綁,則就比誰可以壓住對方十秒來裁定勝負。



  第一場出賽我就遇到去年的冠軍,一想到可以馬上被綁,就不由得興奮了起來。



  比賽一開始,我當然也不能馬上認輸,因此也是手上拿著繩子準備把她壓到地上,經過一番扭動,我幾乎要將她雙手擺到背後時,我告訴她別因為我是公主而讓我,因此她馬上掙脫了開來,不愧是上屆的冠軍。之後我反而馬上被她壓制住,繩索也便毫不客氣地纏繞到我手上,手被綑住後,我可以說沒能力還擊了,因此最後只能讓她將我整個綁緊。



  輸掉第一場後,由於不會有人幫選手鬆綁,因此我就必須以被綁的姿態坐在休息室等待下一場比賽,由於是第一次讓別人看到我被綁的模樣,我頭一直低著不敢看別人的目光。



  「公主,妳也被綁起來了呀?」小潔看到我後走過來說道。我?頭,發現小潔也被綁了起來。



  「嗯,不過我還是不太習慣在那麼多人前被綁呢!」



  我們沒太多的時間交談,我的第二場比賽要開始了。



  對手是前一場打贏的,因此我根本沒有勝算,上場後我原本以為她會馬上就把我綁起來,可是她卻沒有這樣做,她將我壓在擂台上,然後開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身體,我因興奮而臉紅,可是卻又是那麼地舒服。尤其是當她揉著我的乳房時,我差點發出聲音。



  「公主,妳好像蠻高興的,等會我就特別把妳的乳房綁緊吧,公主的模樣真是太可愛了呢!」



  之後她就拿起繩子開始綁我,除了上身外,也把我的腳給綁了起來。最後還是她把我抱到休息室。



  第三場我竟遇到小潔,由於我們倆都被綑綁,可是小潔的腳是自由的,她便走過來,將身體壓到我身上,我們的乳房擠壓在一起,就在裁判讀秒時,她還故意扭動身體,乳房的相互摩擦讓我達到了高潮。最後因為小潔也被綁的關係,由裁判再度將繩子加在我身上,之後我又比了數場,因此一天結束後,身上的繩子可以說就是我的衣服了。



  另外我也參加了「綑綁選美大會」,參賽者要穿著不同的衣服綑綁著出場,雖然在武鬥賽我場場皆輸,但選美卻贏得了冠軍,冠軍還可由宮庭畫家畫出綑綁的畫留做紀念。



  這次的豐年祭是我第一次玩得最盡興的了。



  (4)



  這一天,如往常般我和小潔、吉兒又玩起綑綁遊戲。不知過了多久,突然有個女僕跑進來告訴我,聖米那的敵對國法爾斯王國已經入侵我國,且軍隊已控制住王宮了,她要我快點從密道逃出,因此還來不及將我們三人鬆綁,便把我們推進了密道。



  我變得很慌張,緊縛的快感全消失了,我們三人只能在陰暗的隧道中盡量的往外逃,由於身上依然被綑綁著,我們也只能慢慢地走。過了許久,終於從王宮郊外的一處洞穴中走出,附近是座森林,我們只能等待有人能幫我們鬆綁,這時遠處似乎走來一個獵人,我們決定請他幫助我們。



  小潔編了一個謊言,說我們是遇到了強盜逃出來的。那個獵人說要帶我們回他家再作打算,可是他卻不幫我們鬆綁,我有種不好的預感,我把我的感覺告訴小潔她們。我們決定要逃跑,不過被他發現了,他拿出放在他袋中的幾綑繩索,將我們的腰部綁緊,讓他可以牽著我們,另外怕我們再度逃跑,將我們的大腿和膝蓋上方也都綁緊,如此我們三人便只能用小腿慢慢地行走了。我們被綁的三人只能彼此相望,希望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逃跑的希望,可是我們都失望了。



  到了他家後,他把我們三人的腳踝也綁起後,便將我們三人也關了起來。



  「怎麼辦?我們會被怎麼樣?」我發抖著說道。



  小潔、吉兒也只能安慰我。小潔親著我的臉頰要我放輕鬆,果然是很有效果的,不久我們就玩了起來。



  隔天,那男人拿了一張紙給我看,原來是追捕我的通緝令。



  「原來妳是玲公主呀!」說完便把我一個人抱走,我掙扎著要他放走,可是徒勞無功。他把我帶到床上,我甚至威脅他不要對我亂來。



  他答應不奪走我的貞操,只是想撫摸我而已,我就沒那麼劇烈的反抗了,而他的撫摸也帶給我許多次的高潮。



  過了一會,他要我幫他服務,我又生氣了,說他已答應了的事,他說只是要我用手幫他,因被綑綁著,我只好勉強的答應。



  他讓我坐立在床上,我的手腕仍被交叉地綁在背後,他坐到床上,將他的肉棒放到我的手上,雖然我是看不到的,可是摸起來很粗,我不禁臉紅了起來,揉著他的肉棒。而由於我的手腕是連著綁在腰上的,因此我必須將身體稍為往前,讓我能夠順利的動作,不過身體往前也造成我胸部的繩子變得相當的緊,我的乳房也感到特別的興奮。而他看到我那因繩子緊綁而特別凸出的乳房,雙手也放到我乳房上揉著。



  突然他叫了一聲好痛,我跟著說了對不起,不過馬上發現怪怪的,明明是他在欺負我,我還跟他說對不起,不過話已來不及收回了。他說沒關係,還說我很努力,只是叫我要輕一點,害我羞得臉更紅了。不久,我手上便感覺到溫溫的黏液,我根本不敢看他了。



  (5)



  由於他很缺錢,他決定帶我去領賞,因此便帶著我和小潔、吉兒。我們要去法爾斯王國的首都,當然我們三個女孩是被綁著的。



  在旅途中,我們看到了村莊,我問他能不能在村莊時不要綁著我們,這樣會有許多異樣的眼光,但是他說沒有關係,因為那是奴隸莊,是販賣奴隸的地方,街上的人看到被綑綁的女還是很平常的事,我也無話可說了。



  之後,他說他要利用我們賺點旅費,做的生意竟是讓路人對著我們被綁著的三人射精,我們三人嚴重的抗議,可是他說,若我們不順從就要把小潔和吉兒賣掉,我們也只能乖乖聽話了。不久人潮就擠了過來,雖然有穿著衣服,但我的臉上等露出的地方還是沾滿了精液,很難過。



  傍晚我們走到一草原上要過夜,他答應讓我們輪流到湖邊洗去我們身上的精液,小潔她們先洗,在洗好後我看到那男人又把她們再度綁了起來。我想我應該也會是同樣的命運吧,因此就在我洗好後,我就自己走向他,然後自然的把雙手放到背後,沒想到他卻說:「我又沒有要綁你,原來玲公主喜歡被綑綁呀?現在想一想,或許當初發現妳被綁時,是妳要求小潔或吉兒綁妳的吧?哈哈……」



  「才不是呢!」我心虛臉紅的回答,不過他最後還是把我綁了起來,之後他又把我帶開,我想一定又是要我幫他服務了。



  自從離開他家後,我已經幾乎每天都要幫他弄一次,雖然不是很願意,不過看在他長得也很帥的外表,也不會很排斥。



  不過他突然說:「今天想來點不一樣的。」我慌張的說,他應該要遵守他的承諾,他說他記得。他打量我一會後,說:「今天就用妳的嘴吧。」



  由於下午時才在村莊經過那樣的事,我強烈的拒絕著,他也只好做罷。他再度打量著我,在看我下體時,我生氣的說不行,他往上看,打量著我那對乳房,我低著頭沒出聲,他就說:「嘴巴和你胸部,就選一個吧!妳自己說。」我說:「這種事女孩怎麼好意思說?」他說,我不說的話,就他自己選了,我只好說:「用乳房。」



  接著,他說因為有衣服隔著不好,便幫我把上半身鬆綁,脫去我上半身的衣物,坐到了我身上,將他那肉棒放到我的乳溝中,我看了一眼便撇過頭去不敢看了。接著他叫我用我自己的手來揉乳房,我做了幾秒鐘後,就放下了。



  他問我:「怎麼了?」



  我紅著臉說:「請你把我手綁起來,你自己用手揉。」



  他說:「玲公主真的很喜歡被綑綁嘛!」



  「才不是呢,我只是覺得自己揉好像是我自願的。被綁後,我是被你強迫的呀!」我回辯著。



  他也只好將我雙手伸到頭上綁了起來,然後繼續著剛才的遊戲。



  之後他讓我穿上衣服,我說剛剛他把精液射在我身上,想再洗一次澡,可是他卻說,那樣我低著頭就可以回想起剛才的遊戲,害我也只能生氣的嘟著嘴。



  穿好衣服後這次學乖了,不再主動將手放在背後,「生氣了呀?好吧,我自己綁好了。」最後我還是順從的讓他將我綁起來了。



  (6)



  就這樣,我們終於來到法爾斯的王都,我問他要不要幫我們鬆綁,以免太顯眼。他說在法爾斯國女孩是要被綁起來後才能在街上行走的,而且在還有種職業叫「綁師」的,女孩子出門前必須先自行戴著手銬,然後再到綁師這綑綁,他問我想不想試試。



  不過我想到,若我說願意,他一定又要嘲笑我了,就搖搖頭。



  「好吧!那我們看看就好,沒想到玲公主只喜歡被我綁呢!」



  「哪是呀!」我罵著他,可是他還是笑嘻嘻的。



  不過我還是觀看了那綁師是如何綁女孩的,他先準備了一條很長的繩子,從中間分成兩半,套在女孩頸上,然後再把繩子合起來打了很多結,從胯下繞到背後固定,接著拿出許多短繩,從乳房上下繞著剛才的長繩,將長繩向兩邊拉開,變得就像網子一樣,我看得發起呆了。



  當天晚上我們決定在客棧住一晚後明天進宮。



  「真捨不得離開妳呢!」我和他又單獨在一起時,他說著。



  其實想一想他還算是不錯,只要我不願意就不會強迫我,我說不行或停止時他也會照做,甚至綁我時也都問我會不會太緊等的。



  於是我就和他享受最後一個晚上。



  隔天,他把我叫醒後,我一直在發抖,因為我實在很害怕,他看我這樣子,最後就決定不抓我去領賞了,而我也跟他回到他的家,從此生活在一起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