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我不是和尚

我不是和尚
发布时间:2019-06-03 02:40:44   浏览次数:61





「我不是和尚,我也會念經,我天天想女人,我也懂愛情……」我在一個大舞台上唱著歌,下面有無數的和尚、道士、尼姑在給我吶喊

  清晨,一陣敲鍾的聲音把我從周公那裡拉了回來。原來是在做夢啊……我迷迷糊糊的就從床上起來了,連衣服還沒穿就來到了窗前把窗子打開。這是我的一個習慣,早上起來呼吸一下外面新鮮的空氣對身體有好處。

  冬天的寒氣讓我清醒了不少。

  「好冷啊,把窗戶關上吧。」我師兄在床上說。

  「你太懶了,快起來吧,記得把被子弄好。」我說:「今天市長和省裡的人要來參觀,等一下你就在房間裡看電視好了。」

  「知道了,反正我這個師兄也不能出去見人。」師兄說站從床上站了起來。

  我笑了笑,然後走到裡間洗手間把昨天晚上積累的東西都排出去後又梳洗了一下。

  「大師,早飯已經准備好了。」我一走出房間就有個女人來說。

  「謝謝盧施主。」我說著雙手合什念了一句:「阿彌陀佛……」

  「大師,剛才王秘書打電話過來了,說市長和省裡的人會在九點鍾到。」她說。

  「哦,那就麻煩施主准備一下。」我說。

  「已經准備好了。」她說。

  「謝謝,施主一定會受到我佛的庇佑的。」我說。

  「謝謝大師。」她說著退了下去。

  我不是和尚,我是個喇嘛。喇嘛和和尚差不多,都一樣念經理佛,但是喇嘛卻又很多地方和和尚不同。比如說衣服,現在是個人剃個光頭就可能被人當成和尚。但是喇嘛可比和尚講究多了,衣服也要氣派不少。現在喇嘛主要分布在內蒙古、蒙古,還有西藏等地,而我現在就是在內蒙古的一個小鎮上

  內蒙古的喇嘛教就是從西藏傳過來的,現在在草原上那些牧民還保持一個傳統,那就是每對夫婦要生三個孩子。其中三個孩子中的一個孩子就是要送去做喇嘛。從小我就對喇嘛和和尚很有興趣,因為小說上,電視中的和尚或者喇嘛都有高深的法力。但是我並沒有想過要當喇嘛,而當喇嘛完全是不得已而已。

  我高中畢業後上了一所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大學,一次我在寢室裡把一個瓶子扔了下去,結果正好有一個該死的家伙從樓下走過被瓶子打中了腦袋。所以說他該死呢,一個瓶子落在頭上就把他砸死了,湊巧的是他又是我的情敵,我雖然有殺死的他的想法但是不敢去實踐。現在可好,他死了。

  很多人都知道我們事情,所以我就是第一懷疑的對象。怎麼辦,我連夜收拾東西回到了內蒙古老家,後來在家裡眾多親戚的幫助下我被送到了當地有名的廟裡出家,後來又輾轉來到這個小鎮上成為這鎮上唯一的喇嘛。

  小鎮地處河北同內蒙古的交接地,山清水秀的。為了發展旅游業,當地政府把山裡的一個小廟擴建,正好我又是鎮上唯一的喇嘛,於是就被請到了寺廟裡。每到節假日我就會舉行一些法事,或者給人占卜,給護身符開光之類的。一來二去來這裡的人越來多,我也就跟著出了名。

  政府十分照顧我,擔心一個人寂寞給我裝上了有線電視。我對電視沒興趣,但是計算機就另說了,因為當初在大學時我讀的就是計算機專業。後來我以同世界上其他的同道交流佛法為名爭取到了一台計算機。

  這個廟很大,於是又找了一個人來幫我。但是找個女人來確實我萬萬沒想到的,這個女姓盧,不知道叫什麼,我有時候叫她盧嫂,正式場合下我叫她施主。根據我得到的消息她的家裡人在一次大火中都死光了,她也沒什麼親戚。鎮上的人都傳言這個女人天生的衰命,災星降世。後來政府把這女人安排到政府大院去做清潔工作,說來也奇怪,才一個月政府的一個倉庫就著火了。就這樣政府把她安置到了廟裡,說是用佛法化解她身上的厄運。她就成了廟裡的雜工兼廚師。

  昨天接到通知說省裡要來人過來參觀,沒辦法我還得去接待,這個廟搞好了後幾乎每個月都會有一些領導來參觀上香,而且還捐錢。說心裡話我挺討厭那些家伙的,有這些錢給貧困山區蓋幾所學校多好。那些領導更傻B,自己學的是唯物主義哲學,到頭來還得信佛信教的。

  就這樣忙了大半天,陪那些領導們吃了齋飯然後才把他們送走。

  我站在廟門看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後才回到了廟裡,回到房間後發現師兄正在那裡澆花。看到師兄的背影,我的心裡立刻燃起了欲望之火。我立刻走到師兄後面,我把僧袍撩了起來,用陰莖隔著褲子不斷的在師兄的屁股中間摩擦著。

  「討厭……他們走了嗎?」師兄說。

  「當然了,要不然我怎麼敢啊。快,快幫我搞一下,我都受不了了。」我說著蹲下身子把師兄的袍子撩的高一點,拉下褲子後我將鼻子埋在師兄雙腿之間呼吸著陰部那能刺激我欲望的味道。

  我伸出舌頭在她的陰部那條裂縫上舔來起來,同時雙手用力的掐著她的臀。

  「嗯……你……你真討厭……被人看見怎麼辦?大白天的。」師兄用雙手按著我的頭說。

  我松開嘴唇然後把她的雙腿分的開一些:「放心,現在沒人了。那些領導都走了,至於看熱鬧的都在大殿上。盧嫂也在那裡收拾呢。」我說著掏出了陰莖,龜頭已經充分膨脹起來了,尿眼處還有一絲透明的液體。

  她瞪了我一眼,然後蹲了下來用一雙白嫩的手在我龜頭上不斷的摩擦著,然後又用臉去蹭。

  一陣酸酸的麻麻的感覺從龜頭上傳來。我摘下了她的帽子扔在一邊,然後用手摸著她光光的頭皮。

  「冷啊。」她說著又把帽子搶了回來扣在頭上,然後張大嘴把我的龜頭含了進去,用舌頭輕輕的舔著。

  「真他媽的爽。」我說出了一句和我身份特別不相符的話。

  她聽了這話後立刻用牙齒在我的龜頭上用力咬了一口,我立刻把龜頭用力頂入了她的喉嚨中。她則用雙手抱著我的臀。看著她的鼻子都要貼在我的陰毛上,我心裡異常的興奮。

  我的師兄當然是個女的,她其實是我的女朋友。我這個半路出家的喇嘛根本就沒什麼心思去真正的理佛,來到這裡一段時間後我就開始想起以前的事情,每天晚上幾乎都是欲火焚身。後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托政府的王秘書從外面的賓館中找「雞」出來,我的理由很簡單,「合體雙修」。這種修身的方法在佛經中有記載。王秘書和我關系不錯,每次廟裡有什麼捐款我總忘不了他的好處,會適當的給他留一點。

  王秘書的辦事效率很高,第二天就給我弄來個女的,我同那女子合體之後又把她送了回去。但是這也不是個長久的方法,被人知道一個喇嘛天天去找「雞」這成何體統,我就沒辦法在這裡混了。於是我想到了我的女朋友王虹。她大學畢業後一直沒有合適的工作,而她和我一樣比較懶惰,於是我將她叫到了我這裡。平時只是假裝念一會經而已,其他時間電視,計算機什麼都有,隨便玩,而且每個月還有可觀的收入,這麼好的事情她當然同意了。

  怎麼樣讓她在廟裡長期住下來是個難事,後來我想到了辦法,讓她做一個假的喇嘛。把她的頭發剪掉,然後找個大點的衣服換上,這樣可以遮住她的胸脯。經過有一番打扮後還真像那麼回事。對外則說是同道的師兄在這裡修行,就這樣我們每天可以在一起了。

  「別舔了,再舔我這東西就要化了。」我說完把陰莖從她的口中拉了出來。

  她站了起來,然後雙手按著窗台。

  我把她的袍子撩到她的後背上,然後用手指在她的陰道內攪動了幾下,很快裡面就濕了。我用龜頭沾了點她的液體,然後雙手用力扒著她的臀。

  「噗……」陰莖順利的插了進去。

  我雙手從她肋下插入隔著僧衣摸著她豐滿的乳房,下體則用力的前後抽插起來。

  「滋滋……」的聲音在房間內回蕩,一陣陣腥騷的味道從我們的陰部飄到我的鼻孔裡。

  她的陰道十分的順滑,抽插起來也是異常的刺激。我只要陰莖一進入女人的陰道中就什麼也不顧了,以前在網上看到的「九淺一深」的方法我根本就不用,只是一味的用力猛插,直到插的我累了為止。

  今天因為忙活了大半天,所以才一會我就感覺到身體有點吃不消了。幾下快速的抽插後,精液毫無保留的射進了她的陰道中。

  「呼……」我長出了一口氣,壓在了她的背上,陰莖依然插在溫暖潮濕的陰道中。

  「討厭…… 怎麼這麼快就完了,人家還沒過癮啊。」她晃動著身體說。

  我在她的臉上親了一下:「不行啊……我忙了一天了,現在哪有那麼好的體力啊。」

  「我不管,你給我舔……不然我就出去告發你強奸我。」她說。

  「好好……什麼強奸啊,你情我願的叫通奸還差不多。」我說完蹲下身體,把舌頭伸到剛才我陰莖開墾過的地方,這時候她的陰部已經沾了很多的液體,味道特別的重。我閉上眼睛用舌頭在她的陰道中用力的攪動著。

  「嗯……嗯……」她滿意的呻吟著。

  我把嘴唇對准她的陰道連吸帶舔的終於把她弄到了高潮,她舒服的晃動著身體。

  我站了起來親吻著她的嘴唇,我們的舌頭交織在一起。

  「你的舌頭都鹹了。」她說。

  「那還不是你自己的味道啊。」我說著把她抱到了床上,然後我躺在她的身邊玩弄著她的乳房。

  「明天我要回家一趟啊。」她忽然說。

  「為什麼啊,在這裡不挺好的嗎?」我說。

  「我在這裡都半年多了,得回家去看看啊。」她捏著我的陰莖說。

  「什麼時候回來啊?」我問。

  「大概要三四天吧。」她說。

  「好吧,最好快點啊,不然我這裡可受不了啊。」我說著用陰莖摩擦著她的手心。

  「知道了。」她說。

  女人不在我感覺做什麼都沒意思了,早上起來送走王虹後我就回到房間,簡單的吃了點東西後我接著睡覺。昨天實在是累,晚上還要做很多床上運動。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已經是下午了三點多了。

  我起床後簡單的吃了點東西,然後就來到了大殿。大殿中央有三尊到現在我都不清楚是誰的佛像在那裡。這些佛像白天看起來都是慈眉善目,可是下午看的話就是另一種味道了。

  我坐在中央那尊佛像下面,手裡拿著念珠,然後開始胡亂的念起了我自己發明的經文,這時候盧嫂走了進來打掃大殿積攢了一天的灰塵。

  「對不起,大師,打擾您了。」她特別有禮貌的說。

  「沒關系,您繼續吧。」我說。

  盧嫂長的沒有什麼姿色,身體因為長時間在廟裡勞動的原因看上去很結實,尤其是胸前的乳房。我總感覺那乳房是第二次發育了,那對乳房比我女朋友的還大,即使是盧嫂輕輕一轉身那對乳房都會一動一動的,同時我的心也是撲通撲通的。大概是因為女朋友剛走的原因,所以我特別的注意盧嫂。

  盧嫂打掃完後在每個佛像的香爐裡都點上了幾支香,而且還特別虔誠的在地上磕了幾個頭。

  「佛祖保佑,施主好人會有好報的。」我說。

  「謝謝大師。」她說著站起來走了出去。

  其實自從我開始在喇嘛身份的掩護下玩女人的時候,我就想到過要把盧嫂換走,不過看她現在已經30多歲了,又無家可歸能換到哪裡去呢。好在盧嫂還很自覺,晚上只是老老實實的呆在自己的房間裡,所以一直半年多了她也沒發現我和王虹的事情。

  晚上我吃過飯後玩了一會計算機,感覺沒什麼意思於是來到了大殿上。當我走進去的時候,我發現盧嫂已經跪在那裡了。

  「盧……嫂,哦盧施主……」我叫道,現在我到是挺恨我這個身份的,在當幾年喇嘛說話的方式都要變了。

  「哦,大師。你還沒有休息啊。」她站了起來說,然後沖我施禮。

  「施主這麼晚了還在這裡念經嗎?」我問。

  「嗯。」她點了點頭,然後眼睛一亮,好像想起了什麼:「大師,我……我有件事情想問您。」

  「請說。」我說。

  「那……那……我今天不小心看到大師和您師兄在做……做……」她吞吞吐吐的說。

  我一聽嚇了一跳,帽子下的光頭上立刻出了一層的汗。沒想到隱藏這麼長時間還是被發現了,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

  「這個啊!哈哈哈……」我笑了幾聲,然後念了一句佛號:「其實,師兄確實是個偽裝而已。她的真實身份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她因為家裡出了事才來這裡,決定用佛法化解身上的災荒的。」

  「啊?這麼說她和我差不多了。但是……但是你們……」盧嫂問。

  「施主難道沒聽說過佛家的合體雙修嗎?我那是在將我的元陽通過嘴、手,還有孽根將我的佛氣傳給她,這樣可以幫助她早點脫離苦海。而她這次下山就是要回去驗證一下佛法的效果。」我把在小說裡看到的東西胡亂語的說了一通。

  「哦。原來是這樣啊。大師是活佛啊。還請大師幫幫我啊!」她忽然跪在了地上。

  「施主請起,這是為何?」我問。

  「大師,您一定知道我的事情了吧,我也想把自己身上的災難都甩開。大師您能不能也和我合體啊。」她央求道。

  「啊?可是……」一聽到她這話我著實是沒想到過,這不是天上掉餡餅嗎。不是整個餡餅鋪都掉了下來了。

  我雖然滿新歡喜,但是還不能完全表露出來:「可以,是可以,不過這種修煉方法不是一天就能完成的,那位女施主也是用了半年的時間。」

  「沒關系,大師。一年、兩年都沒關系,我……我只是想讓我身上的霉運快點散去。」她說著說著眼淚流了出來。

  「那……好吧。」我說。

  「謝謝大師。」她給我磕了好幾個頭。

  我伸手把她扶了起來,然後……

  她看了看我,然後開始脫衣服。很快她就赤身的站在我的面前。

  我仔細的打量著她,沒想到她在廟干了幾年皮膚居然還是那樣的白。我的眼睛自然的落在了她的乳房上,這對乳房真的很豐滿,看上去就像是熟透了的水果一樣,你不去碰它它都有可能自己掉下來,兩個乳頭很大,就好像葡萄一樣。在燈光的照射下,她的身體好像都要發光了。

  我把她抱了起來放到了供桌上,然後我把帽子摘下,扣在她的臉上。

  「大師!請吧……」她說著分開了雙腿。

  既然事情都到了現在這地步了,我再客氣就是對她的不尊敬了。於是我哆嗦著伸出了手在她身上撫摸著。

  「嗯!」我的手指才一碰她,她立刻哼了起來,大概是許久沒被男人碰過了吧。

  她的身上很熱,我的手直接就奔向那一雙豐滿的讓我流我口水的乳房,我閉上眼睛享受著從手指上傳來的那種滑滑的感覺。

  我伸出舌頭在她的乳頭上輕輕一舔,乳頭立刻硬了起來,就連周圍的乳毛也立了起來。看到那可愛的乳頭在不斷的誘惑我,我張口將其中一個含在口裡吮吸著。

  盧嫂的身體散發著一股中年女人特有的味道,這種味道同她陰部的味道還有大殿上的香煙味道混合在一起,我用力的抽動著鼻子貪婪的呼吸著。

  「嗯……嗯……」隨著我用力的吮吸,她的呻吟聲也變大了。

  我另一只手試探的摸上她另一個乳房,她沒有拒絕,我立刻雙手齊用在她的身上胡亂摩擦起來。

  我實在想不出一個中年女人,長期在山裡住,而且每天都要從事一系列的工作。為什麼她的身體會這麼的滑,難道是天生的。就在我玩的興起的時候,我忽然想起來了,我怎麼表現的像個色狼,雖然我就是,但是現在是在「合體雙修」啊,於是我正了正嗓子:「阿彌陀佛……施主,我要進一步動作了。」

  「嗯,大師……請……請吧……」她的聲音充滿了渴求。

  我慢慢的順著她的身體一直親吻到了她的雙腿之間。大殿上的燈光實在是夠暗的了,我無法看仔細她陰部的樣子,但是隱約可以看見很多的毛毛。我呼吸著那微微的腥騷氣息,然後用手指摸著她的陰部。

  她的陰唇很厚,摸起來特別的有彈性。我的手指分開陰唇,進入了她溫暖的陰道中。

  「啊?」我叫了一聲,因為她的陰道實在是夠緊的了,這簡直就是一個處女的陰道啊。

  「大師……怎……怎麼了?」她的聲音變的特別的有磁性。

  「施主身體構造奇特,前世必為貴人啊。」我隨口說了一個謊話。

  我抽出手指然後把手指放進口中品嘗,然後我慢慢的把衣服解開。這又大又長的僧袍子穿雖然不好穿,但是脫起來還是很快的。我又把頭探到她的雙腿間,然後用舌頭在兩片嫩肉上來回的舔著。

  「嗯……」她強忍著不讓自己發出太大的聲音。

  「阿彌陀佛~施主想叫就叫出來吧,在佛祖面前一切偽裝都是沒用的。」我說。

  聽到我的話後她的呻吟果然大了少許,而且也不像剛才那樣手放在一邊一動不動。她把手放自己的肚臍上輕輕的扣著。

  她的陰部上已經沾滿了我的唾液和她愛液的混合液,我直起腰然後跪在供桌上。我把蓋在她臉上的帽子往上挪了挪,這樣她的嘴就露出來了。

  我用龜頭在她雙唇之間摩擦了幾下,她自覺的張開了口。這樣我的陰莖成功的進入了她的口中,同她的舌頭摩擦在一起。

  她的舌頭笨拙的在龜頭上左舔右舔,完全掌握不到要領。我輕輕的抽動著陰莖,很快她的舌頭就跟上了我抽動的節奏,慢慢的配合著我,同時她的手伸到自己的陰部,手指在陰道裡抽動著。

  在這麼寬廣的大殿內,在三尊莊嚴的佛像面前,我居然和一個女人在做這種事情。要是世界上真的有佛存在,那麼他們也會被氣的翻白眼,一個家伙居然冒充喇嘛來騙女人。想到這裡我就更加的興奮。

  「要開始了。」我說著從供桌上走了下來,然後拿起念珠放在她的身上。

  「嗯!」她點了點頭,雙腿分的更開了。

  我用龜頭在她的毛毛中間摩擦幾下後找到了那潮濕的入口,我用力的一頂,陰莖插了進去。

  「啊……」她發出了驚天地,泣鬼神的叫聲。聲音在大殿內回蕩。

  我也叫了一聲,只是我的聲音同她的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她的陰道真的很緊,簡直就是處女的陰道。我的陰莖只進入了龜頭而已,在往裡插都有點困難。

  「嗯……啊……嗯……」我每次試圖深出的時候她就會發出這樣的叫聲,同時龜頭就會有更大壓力。這種壓力同摩擦產生的快感交匯在一起,充斥著我的全身。

  我慢慢的扭動著陰莖,經過我上下左右的動作,陰莖終於進入了一大部分,感覺好像在一個溫泉中一樣,周圍又熱又潮濕。抽動的時候還滋滋做響,這真是雙重的享受。

  她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念珠,當我把念珠扯過的時候上面已經沾了很多的汗水。我拿起念珠用一粒粒的珠子摩擦著她的乳頭,看著乳頭被念珠撥動那感覺真是妙極了。

  我更加的用力開墾她的陰道,我甚至可以感覺到她內心的激動。因為她的陰道就是一松一緊的蹂躪著我的陰莖。

  「阿彌陀佛……」在這緊要關頭我依然沒有忘記念上幾句佛號。

  「大師……我……我……」她忽然挺起上身抱住我。

  「沒關系,放松,放松……」我說著把舌頭伸到她的口中,她立刻貪婪的吮吸起來。

  我拿著那串潮濕的念珠在她的肛門附近不斷的徘徊,然後慢慢的把一顆珠子按到她的肛門中。

  「啊……」她痛的叫了一聲,大概是肛門沒有被人開墾過的緣故,我就趁她叫聲還未停止的時候另一顆珠子也塞了進去。

  每塞一顆她的肛門都會用力的夾緊,這樣她的陰道也跟著緊緊的夾著陰莖。我盡量放滿速度,讓節奏同我抽插的頻率一致。

  就這樣很快我就塞了二十幾個珠子進去,然後我抓住一頭用力的把二十個珠子全部拉了出來。

  「啊……」她大叫的同時陰道以前所未有的力道夾住了我的陰莖,我則本能的用力插到陰道的盡頭,接著她的陰道前後的一起收縮,同時分泌出了更多的液體將我陰莖包圍。

  此時的我再也控制不住了,濃濃的精液射到了她依然在收縮的陰道中。

  我立刻將陰莖拉了出來,然後跳上供桌把陰莖塞到她的口中,她也是用力的吮吸把剩余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阿彌陀佛……」我說。

  「謝謝大師……」她說,一絲精液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不客氣,這只是第一次,你剛才有沒有一種以前從未有的感覺?」我問。

  「是的,我……我感覺好像飛起來一樣。」她擦了擦嘴角的精液說。

  「那就對了,那就是災難,苦惡離開身體的感覺。這只是一小部分。」我說道。

  「那以後還要麻煩大師……」她披上衣服後就要給我磕頭。

  我立刻把她扶了起來。看來以後是有點我累的了。

  王虹回來後我把這事告訴了她,她說我欺負人家盧嫂不知道高潮的滋味。我則說這是善意的欺騙,女人沒有男人也很可憐。

  後來我經常修煉合體雙修,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後我又開始修煉新的功法——合體三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