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加油站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淪為黑人肉便器的母女 (上)(下)(完)

淪為黑人肉便器的母女 (上)(下)(完)
发布时间:2019-06-14 08:56:34   浏览次数:916

(上)

在我高三那年,家裡參加社區推動的親善運動,接納經濟困難的外國留學生

在我們家住一個學期來自史瓦濟蘭的大學生,高一米九、體重近九十公斤的壯

碩黑人查理就是那時候住進我家的。



  我家是很普通的雙親加獨生女家庭,爸爸是銀行主管,媽媽專心主內兼家庭

代工,我就不用說了,為了抬青椒勢必得學校跟補習班兩頭跑。儘管如此平凡,

中文講得不太好的查理仍然對我們的生活很感興趣,他特別喜歡觀察我們在房子

裡的一舉一動。



  媽媽是很好客的類型,長得也很清秀,據說以前還當過校花。她為了讓查理

有家的感覺,特地準備迎合他口味的餐點。查理也是個知恩圖報的大男生,家事

粗活他能做的就盡量做。我和爸爸能夠完全抽手家務,也都多虧查理的鼎力相助





  查理真是個親切的外國人。



  可是,我卻發現查理和媽媽越走越近。



  本來家事都是分頭做,曾幾何時,媽媽洗碗查理就進廚房,媽媽曬衣服查理

就到陽台,連媽媽出門買菜他也跟著去──一旦注意到這點,我就越來越在意他

們之間的距離。但是從爸媽和查理的相處情況看來又沒有異狀,所以我並沒有把

這當做多嚴重的事情。



  直到某天,我因為發燒早退,十點多就提前返家,家裡唯一亮著燈的是浴室

,裡頭傳出男女嬉鬧聲,頓時覺得這不太可能是認真的爸爸會做的事情。於是我

躡手躡腳地來到浴室外偷聽。



  「啊哈哈!不行,不可以搔那個地方啦!查理,你真是的……」



  是媽媽開心的聲音。



  「夏瑜,好奶子,查理愛。」



  然後是查理……



  「不行,真的不行哦!把手拿開……」



  「夏瑜,做愛,做愛,嘴靠過來。」



  「你真是……嗯嗯!啾嗯……啾……」



  「噗啾!噗滋!滋嚕嚕!」



  太下流了……



 

以下內容需要【回復主題】或【感謝作者】才可以看到



 可是為什麼……媽媽為什麼會跟查理做那種事?



  「啾、啾嗚、嗚、嗯……查理……嗯、啾、啾……」



  「啾嚕嚕!啾噗!噗呼!滋噗!啾噗!」



  什麼啊,查理嘴巴的聲音也太大了吧,感覺真猥褻……



  搞不懂為何會這樣,頭也暈暈的,我決定先離開這個令人頭暈目眩的地方,

回到自己房間休息。



  雖然腦袋亂糟糟,身體仍然疲累到一覺就睡到下午兩點多。醒來時額頭多了

條溫毛巾,床邊地板上還有盆溫掉的水,臉盆旁邊的椅子上則是放著開水與涼掉

的稀飯。遲鈍的腦袋一時間以為還在做夢,過了會兒才徹底清醒,將這些東西和

媽媽劃上等號。



  也想起上午的浴室所聞。



  我起身喝了口水,讓還有點麻麻的腦袋放鬆,這時外頭客廳傳來媽媽奇怪的

叫聲。



  「嗚……!啊!啊!哈、哈啊!嘶……!」



  還有害媽媽變得這麼奇怪的查理的聲音。



  「喔!喔!夏瑜!超棒!」



  原來早上的事情不是錯覺。



  不……沒有親眼見到,我還是無法說服自己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於是我再度

放輕腳步、一探究竟。



  就在客廳爸爸專用的深咖啡色單人沙發上,我看見了媽媽和查理。



  媽媽面對椅背趴著翹起她圓潤的白色屁股,一身濃褐色肌肉的查理就蹲跨在

沙發扶手上,用他又黑又長的陰莖對準媽媽的肛門韻律地上下抽插。查理結實的

屁股宛如幫浦般維持著把陰莖送進肛門再抽出的動作,即使和兩人有段距離,陰

莖抽插時連帶著肌肉撞擊豐臀的啪啪聲卻十分清楚。



  我站在兩人身後的轉角處,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幕。沒有察覺到我的媽媽和

查理,繼續在我面前享受。



  「啊!噫、噫噫!查理,先停一下,暫停……」



  「喔!夏瑜!妳屁股棒!非常棒!」



  「查、查理,我說暫停……嘶呃呃……!」



  「夏瑜屁眼棒!屁眼棒!幹妳!幹妳!」



  「……嘶嗚!嘶嗯!」



  媽媽不知為何突然喊暫停,我以為是發現我了,但是仔細想想她根本看不到

後面,所以我繼續藏在轉角處偷窺。



  無視暫停要求的查理依然維持著抽插,每當他壯觀的陰莖從媽媽屁眼抽出來

時總顯得閃閃發亮,而且那長度……我想至少有媽媽前臂這麼長吧?那麼大的東

西,真的可以放進體內嗎?



  這是什麼傻問題,因為那就是從媽媽肛門內抽出來的呀……而且它馬上又會

整根埋進去,再整根抽出來,埋入、抽出、埋入、抽出……原本喊暫停的媽媽變

得只能發出忍耐的嘶嘶聲。



  媽媽雙腿開始不安地擺動,她那柔和的膚色被粗暴的濃褐色不斷擠壓,長滿

濃毛的私處忽然給查理粗大的手指插入,媽媽瞬間噴出了尿水──就在爸爸的沙

發上被黑人幹到漏尿。



  「啊嗚……啊嗚哈……查理,人家尿尿了……」



  「夏瑜!婊子!哈哈哈哈!」



  「才不是什麼婊子呢……」



  「夏瑜!欠幹的婊子!」



  「你這是哪學的中文啊,真是的……嗚!等!嗚喔!喔喔喔……!」



  查理在媽媽多毛的私處摳了好一會兒,等到收回手的時候,陰莖幫浦也向上

提升出力,用更快的速度搗起媽媽那不時擠出放屁聲的肛門。媽媽的叫聲越聽越

奇怪,是因為舒服嗎……舒服會發出那樣的叫聲嗎?



  「嘶──呃……嘶──呃呃……!嗚……嗚哈!黑人雞雞……好爽……!」



  媽媽忽然腿軟,這一軟就再也支撐不起來了,她的下半身險些垮掉,查理因

此把扶著椅背的手繞下去抱住媽媽的腹部,硬是將她看似癱軟的下半身撐起來,

以便繼續猛插屁眼。



  「不行了……不行了啦!查、查理……瑜瑜好爽,好爽喔……!」



  查理呼吸在不知不覺中急促起來,動作似乎也有些遲緩了,儘管如此他仍然

繼續操著媽媽,他的陰莖好像從來不曾感到疲憊似的……在媽媽還翹高屁股時就

猛插、猛插,現在媽媽都腿軟了依然是無情地猛插。



  「夏瑜!欠幹的婊子!射精!喔!射精!射精喔喔喔!」



  「呼……!呼……!好、好哦……!查理,射進來……!」



  「夏瑜、夏瑜、夏瑜、夏瑜──!」



  「查理……啊哈嗯!啊嗯!啊……!」



  兩人急湊的喊叫聲合而為一之時,查理的陰莖幫浦停下了──媽媽整個身體

在顫抖,查理健壯的肌肉緊密地鎖住她,陰莖深插到底,在那對深色大睪丸緊貼

著的肛門邊緣,媽媽漏出了深褐色飄出臭味的濃汁……查理忽地一口氣抽出又長

又濕的陰莖,媽媽隨之強烈顫抖,緊接著伴隨陰莖而出的糞便一條接一條垂到沙

發上……



  「啊嗚……啊哈……查理──好棒……」



  媽媽虛弱的喘息難掩欣喜地傳來,和她外遇又被黑人插到失禁的羞恥模樣一

起觸動了偷窺這一切的我……而我竟然沒發覺自己因為偷窺弄得內褲都濕了。



  雖然已有過從網路上邊看色情影片邊自慰的經驗,那股奇妙的興奮感果然還

是遠遠不及親眼所見的下流景象……遑論又是媽媽和查理。



  我一手摀住嘴以防叫出聲,一手伸進內褲下,以指尖推了推濕潤的穴口,接

著就地揉起陰蒂。



  稍事休息後的查理把媽媽排出的糞便都用衛生紙包起來扔到椅子下,再度騎

了上去,陰莖重新插進飄出惡臭的肛門,把無力呻吟著的媽媽繼續搞到叫得亂七

八糟。



  我忍不住盯著查理猛幹媽媽的模樣,看著媽媽因黑人雞雞變得鬆垮的屁眼,

看著他們倆熱汗交融仍努力交配的姿態──自慰。



  屁股……大便的地方,被插入也會有快感嗎?我連陰道都不敢試了,曾經交

過的男朋友頂多也只到撫摸上半身的程度,做愛什麼的、插入什麼的……根本沒

試過。



  啊……討厭,我的分泌物有那麼多嗎?穴口整個濕了,吸了愛液的內褲緊緊

包覆著私處,濕成這樣真是太誇張了……可是,我的手卻停不下來,眼睛也不停

地捕捉媽媽被黑人幹的背影……



  「嗚……!嗯……嗯嗯……嗯呼……」



  我聽見了自己的聲音,頓時嚇了一跳。不過媽媽那邊的聲音更大,應該是沒

有被聽到……這麼一想就放心多了。偷偷地在兩人身後發出呻吟讓我感到十分刺

激。



  我邊自慰邊想,媽媽剛才腿軟是不是因為所謂的高潮呢?即便自慰也未曾體

驗過高潮、只從網路上獲取模糊資訊的我,不知為何希望媽媽那是高潮反應。或

許是因為看起來很舒服吧……



  「夏瑜!屁股翹高!查理幹死妳!幹死妳!」



  查理彆腳的中文帶有一股純粹的粗暴感,加諸他的陰莖那麼地壯觀,意外很

合適呢……



  「啊哈!啊!啊哈呃……查理,讓我休息,讓我休息一下……嗚!嗚嗯!嗚

呃!」



  媽媽真的受不了嗎?在我看來、聽來她都很享受呀,她不知道她濃密的陰毛

全都被淫水和汗水沾濕了嗎……看著媽媽又一次發軟得靠查理攙扶,我的手指動

得更快了。



  「夏瑜!臉過來!噗啾!噗啾!啾嚕嚕嚕!」



  「啾、啾、啾嗯……嗯噫噫噫!」



  啊啊……邊接吻邊抽插,感覺好舒服的樣子……!而且還不是普通的接吻,

是查理那種粗魯、下流的吻……聽他們接吻、看他們做愛讓我整個慾火中燒了…

…!



  「夏瑜!再一發!射精!射精喔喔喔!」



  「噫、噫嗚嗚!好、好……!嗚噫、嗚哈、哈啊、哈啊……!」



  「夏瑜!說!精液!給我!」



  「給我精液……給我黑人精液!查理!啊!啊哈、啊啊!」



  「喔喔喔喔喔喔……!」



  「咕嗚、嗚……嗚呀啊啊!」



  媽媽和查理的叫聲再度激昂到巔峰,查理再次用全身肌肉鎖緊抖個不停的媽

媽,深插到底的陰莖想必正噴出濃濃的精液吧……



  我迅速放慢手指動作,從搓揉變撫摸,數秒內就和他們倆一樣停了下來──

舒服地喘息。



  好濕。



  手指不知何時碰到了濕濕的陰唇,結果陰蒂附近也弄得黏黏滑滑,有點下流

……



  停下自慰才發覺心臟跳得好快,呼吸粗到以為會被聽見,但是媽媽和查理還

維持結合姿勢在沙發上親吻,我便趕緊回房、擦拭、縮進被窩,假裝仍在睡覺。

儘管眼睛閉緊、身體漸漸恢復成平常狀態,媽媽與查理交媾的淫貌仍不時薰紅我

的臉頰。



  我躺了至少二、三十分鐘,睡不著也不知道該不該起床時,一道腳步聲挾著

濃濃的腥味進入房間,移開我額頭上那塊涼掉的毛巾、用暖暖的掌心摸了摸額頭





  是媽媽的手。



  溫暖……卻帶著腥臭味。而且媽媽一靠近感覺就變熱了。



  她現在是用什麼樣的心情待在我身邊呢?



  電話響了,媽媽端著水盆離房。我悄悄地拿了講義到床上,邊休息邊唸書,

只要媽媽進房就裝睡,因為我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到了晚上,媽媽進來叫不小心真的睡著的我起床吃飯,她的表情一如往常美

麗且和藹,身上也香香的洗過澡。可是她走路時腿有點開,有時會假裝整理裙子

而輕觸屁股,這些小地方讓我深深感到媽媽的身上已烙印了查理的存在感,他們

倆激烈的肛交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嘿!小晴!」



  看到坐在飯桌前的查理就令我憶起他壯觀的……從媽媽屁眼內抽出來的濕亮

又強壯的陰莖……我羞得避開他目光,坐到爸爸旁邊去。



  「喔!小晴生病!不開心!」



  不要再講我了……!



  「小晴感冒怎麼樣了?爸來給妳量一量。」



  「應……應該好多了吧。」



  「嗯。妳媽說妳睡了整天,還好沒有很嚴重。」



  「嗯嗯……」



  因為我擅自選了離查理最遠的對面位置,媽媽就坐在我和查理的側面,幫爸

爸盛飯和舀湯也成了我的任務。



  「喔!今天有生蠔啊!」



  爸爸朝對面的媽媽擠眉弄眼,明顯到連我這個女兒都知道這時候就該假裝沒

看見……替爸爸盛飯時我忍不住猜想,媽媽準備這些是因為罪惡感嗎?因為罪惡

感所以想和爸爸恩愛一番?



  還是……其實她是煮給查理補充精力的呢?



  看著媽媽不時和查理眉來眼去,媽媽臉上也時現紅暈,讓我覺得她和查理實

在好下流。爸爸大概是以為媽媽今晚想辦事,所以臉才紅通通吧!



  飯吃到一半,媽媽忽然渾身一顫,震動了飯桌引起我們注意。爸爸的目光放

在媽媽臉上,我則是很在意查理不在飯桌上的左手,從他手臂延伸的方向看來,

彷彿是往媽媽大腿伸去似的。



  「夏瑜,怎麼了?」



  「沒、沒事……噎到喉嚨,哈哈……」



  「真是的……小晴,幫妳媽倒杯水。」



  「好。」



  媽媽臉上的暈彩分明是「噎到」以前就浮現的,爸爸沒發現嗎?



  等我拿著白開水回到餐桌時,查理的手已經放回桌面上,媽媽則是含蓄地對

我笑著說謝謝。



  平安無事地吃完飯,爸爸塞給我小氣的零用錢要我代替媽媽洗碗拖地,這樣

對待生病的女兒真是有夠沒天良。不管怎樣我還是聽話照做,反正燒已經退了,

身體有點疲倦但還不至於累到無法動彈。況且讓媽媽和爸爸獨處也好過她跟查理

偷來暗去。



  在我把剩菜裝便當並清洗碗筷時,查理跟著進了廚房。



  「嘿!小晴!我來幫助妳!」



  嚇了一跳,盤子差點從手中滑掉。



  查理身上幾乎聞不到晚餐食物的味道,而是他濃濃的體味。爸爸就不會這樣

,班上的男生味道也沒那麼重,讓人覺得好像只有外國人會這樣。



  我忍不住瞄向在一旁整理餐具的查理,他正悠閒地吹著口哨,和那身賁張肌

肉真是太不相襯了。



  「小晴!妳交男朋友?」



  「啊?沒有交啊……」



  「喔!台灣女孩早熟,想妳有男朋友!哈哈哈!」



  「沒有啦……」



  這什麼話題啊,就算我有交也不會跟你講吧。突然問這種事情,我們又不是

多親密……



  「這裡我來做就好了,你去休息吧。」



  我對查理那張愉快的黑臉這麼說,他眼睛稍微睜大,卻沒有聽出我的意思,

反而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沒關係!我來幫助妳!」



  別拍啊你味道會傳過來的……



  「小晴是好女人!夏瑜說到妳很高興!」



  咦,說到我?媽媽會跟查理說我的事情?為什麼……不,可能是因為今天發

燒在家,他們才聊到我吧?不然的話就太奇怪了。可是不管怎麼說,跟自己的外

遇對象聊女兒的事情感覺還是很怪異。



  「對了!小晴!嘴巴張開!」



  「你別太超過……!」



  想到他們聊我就不高興,一氣之下我大聲了起來,瞪向仍是一臉愉快的查理

。只見查理手中拿著他入住當日就帶來的伴手禮──特大罐蜂蜜,如今已剩一半

。他用黑黑的手指往裡頭刮了一團,笑笑地放到我嘴前。



  「小晴!給妳吃!」



  「我才不──」



  「嘿!」



  中計了……!明明就要拒絕查理,他卻趁我說話時硬是把他沾滿蜂蜜的手指

塞進我嘴裡……甜漿味道濃郁地蔓延開來之際,我無法不去感受他那比一般人要

粗要長的食指。



  好甜、好甜的蜂蜜……舌頭忍不住舔舐一番時,才驚覺那是查理的手指。那

隻手指就像在擦拭般往我嘴裡抹來抹去的,隨後噗啾一聲,牽著我的口水抽出…





  「好吃嗎!」



  「……嗯。」



  「再來一口!」



  查理又把他的食指──才剛從我嘴裡抽出的食指,伸進罐子裡攪弄、裹滿蜂

蜜……並在我透出微熱的臉前高高舉起。



  這次手指沒有主動靠過來,查理仍然笑笑地,但我知道他要我主動舔他的手

……



  ……只是吃蜂蜜,應該不會讓他想歪吧?



  我看著查理,有點膽怯地含住了他那滿是蜂蜜的食指,輕輕往嘴裡一吸。查

理忽然用另一隻手抓著我的肩,開心笑著說:



  「夏瑜也喜歡吃!小晴也喜歡吃!查理真高興!」



  媽媽?查理餵媽媽吃蜜時,也是用沾了媽媽口水的手指去挖嗎?



  話說查理的蜂蜜……不知怎地讓人身體發熱。就好像在看媽媽和查理做愛時

那種熱……



  「小晴!」



  「是……!」



  吸吮著手指的我突然被查理的聲音嚇到,連忙吐出他的指頭,別過目光。



  聽見查理三度在蜂蜜罐內攪弄,那聲音讓我有點期待……也覺得有點下流。



  真奇怪,為什麼我一直很在意今天看見的事情?腦袋忍不住回想媽媽與查理

、爸爸那張單人沙發、兩人在上頭做愛的景象……



  我焦躁不安地等待查理弄好,連自己為何乖乖在這裡等他也不曉得。我不是

應該討厭查理嗎?因為他對媽媽做了那種事……把他的分身插進了媽媽體內……

征服了媽媽。可是,媽媽看起來很舒服,又讓我覺得好像不該全怪查理……



  胡思亂想之際,蜂蜜香氣近距離飄至,我懷著小小的期待轉過去迎接沾滿蜂

蜜的手指。然而出現在面前的並非黑黑的手指,而是查理含著大口蜂蜜的黑臉。



  「小──晴!」



  我被這一幕嚇得傻愣在原地,查理順勢親了我……兩隻粗壯的手臂跟著把我

抱緊。



  「噗啾!噗啾!啾嚕!滋嚕!」



  他在親我……!不……在吸我的嘴!混著口水的大量蜂蜜黏糊糊地從我下巴

滴落到衣服上,查理不以為意,持續用力地吸吮著我的嘴。



  情急之下緊閉的嘴巴慢慢鬆開了……緊接著是竄入嘴中的濃醇香氣。



  「啾滋!滋嚕!滋啾!滋嚕嚕嚕!」



  好強硬,可是也好猛……!跟接吻不一樣……不管是反抗還是順受,我完全

被查理牽著鼻子走!



  「滋噗!滋噗!滋嚕嚕!啾嚕嚕!」



  啊啊……第一次的舌吻,竟然是跟黑人!



  查理親得我渾身發燙,不知道為什麼我感受到亢奮感,腦袋還沒理出頭緒,

他就放開了我、關緊蜂蜜罐,吮著手指笑笑地離開廚房……



  我盯著那罐蜂蜜,那罐媽媽也吃過的蜜……殘留在空氣中的查理體味觸動了

胸口的什麼似地,讓我羞於承認又懼於接受,最後決定趕快把碗洗一洗好遠離這

裡。



  晚上爸媽早早就洗澡進房,查理一個人在客廳看書,我倒了杯水回自己房間

,上鎖,心情卻很躁動。心浮氣躁地唸得很不順利,拖到半夜一點才把預定進度

複習完畢。我想上個廁所刷牙睡覺,才剛離房,就聽見客廳傳來媽媽的呻吟。



  「吼……!吼喔……!嗯吼喔喔……!」



  宛如野獸交合般粗糙不做作的叫聲源自客廳地毯上,媽媽就像小狗一樣趴在

那裡,茶色燈光下被查理壓緊的豐臀正對著我房間的方向,比媽媽更像小狗的查

理正在她上頭奮力擺動腰。



  即使視線昏暗,媽媽與查理的膚色仍呈現強烈對比,因此我看得很清楚……

查理的黑陰莖正抽插媽媽的肛門。



  他們白天明明就做過了,爸媽吃完飯應該也有做吧……媽媽的叫聲卻好像仍

不滿足似的,十分享受查理對她做的事。



  ……下流。



  我悄聲回房,做了幾遍深呼吸,這次故意開門開得很大聲,然後聽著媽媽和

查理慌張的窸窣聲、放慢腳步──假裝什麼都沒發現般,經過客廳。



  「小……小晴!媽媽睡不著所以出來抽根菸……別、別告訴爸爸喔?」



  急忙穿起衣服的媽媽站在電視機旁邊做出點菸的動作,她嘴裡的菸卻弄反了

。或許是來不及穿內衣,隔著薄衫挺翹的奶頭十分明顯。



  「小晴!妳也睡不著?」



  查理則是坐在離媽媽有五步遠的沙發上,手裡拿著一本書。這種茶燈下能看

書真是見鬼了。



  兩個人,汗流浹背地在那邊假裝,都不知道我到客廳還聞得到你們的體味嗎





  查理濃濃的體味與媽媽清香的氣味混在一塊,從媽媽身上聞得一清二楚。



  「我要尿尿……媽妳別抽了啦,爸知道會生氣喔。」



  「是、是呢!爸爸大概會生氣……」



  「誰叫妳從三年前就一直說要戒嘛。」



  「對啊……哈哈……」



  總覺得媽媽不安地扭來扭去,似乎是在趕我離開。她越這樣,我越想多留一

會兒。



  「媽,妳流好多汗喔,這裡沒有很熱啊?」



  「有、有嗎?嗯……大概是房間比較熱,我剛出來……」



  「嗚啊,妳沒穿內衣……」



  「啊,這個是……因為太熱了……小晴!妳不是要尿尿?」



  連敷衍我都懶了,是怕我發現嗎?還是急著想到查理懷裡呢?



  看著媽媽不安的模樣,真是為她丟臉。



  「我去尿尿了,還有妳的香菸拿反了。」



  「咦?啊……哈哈……」



  從廁所出來時已不見媽媽,查理半躺在沙發上睡著了,空氣也變得沒那麼混

濁。但是當我回房又會變得如何呢……我才不相信媽媽會就這樣放棄。就像我一

開始在意他們的關係就沒辦法不去想,媽媽肯定也不會輕言放棄半夜的大好機會

。誰叫我們是對執拗的母女呢。



  週末,爸爸跟朋友去釣蝦,我也編了個理由說要跟同學逛街,從媽媽那兒拿

了零用錢出門後,只在附近繞個二十分鐘便直線返家。路上我想了想,自己到底

是想確認媽媽陷得多深?還是單純覺得偷窺他們亂來很興奮?好像兩者都有吧!



  明明是不得體的行為,爸爸不知情也很可憐,可是媽媽和黑人出軌卻讓窺伺

秘密的我感覺刺激到不行。



  偷偷溜回家沒有想像中困難,除了開大門時擔心會被撞個正著外,進入屋子

內就簡單多了,只要注意發出聲音的地方就行。比方說,爸媽的寢室。



  客廳亂糟糟地扔著兩人衣服和內衣褲,沒鋪到地毯的木頭走廊上還有些不明

液體,一路往爸媽寢室滴過去。寢室房門是開著的,兩人混合的體味從走廊開始

加劇,媽媽模糊的低語逐漸明朗起來。



  「老、老公!對不起!對不起唷!背著你跟查理亂來了呢……!嗚吼……!

嗚呼!呼咕嗚嗚!」



  躺在床上的媽媽雙手拿著房內的相框,頂著下流的紅潮欣喜地對著相框裡的

照片又說又叫。查理把她兩隻翹高的腿緊緊抱住,健壯的肌肉壓在兩腿之間到媽

媽的胸口,他強壯的陰莖插著的仍是媽媽的屁眼。



  「可是人家沒辦法……嗚嘿!咕嘿!咕噫噫噫……!」



  流著熱汗、濃厚體味整個飄到門口的查理努力操著媽媽的後庭,搞得媽媽像

個花癡般吐舌猛喘氣,而媽媽仍然對著相片做出淫蕩的自白。



  「呼哈……!呼哈……!誰叫黑人雞雞這麼……嗚!嗯!這麼地……爽……

!」



  這個女人真是沒救了呢──看著這一幕,我再也瞧不起邊跟黑人做愛邊做那

白癡自白的媽媽。可是,卻忍不住盯著她跟查理做愛的樣子,把手伸進內褲裡。



  直到熱汗狂流的查理終於在媽媽屁眼內高潮,我才停下摸得正起勁的手,懷

著既興奮又微妙的滋味趕緊避開。



  「查理,你太棒了呢……嗯咕!呼、呼哈啊……瑜瑜屁眼都是你熱呼呼的精

液哦。」



  聽似搖搖晃晃的步伐聲逐漸離開爸媽房間,查理沒怎麼開口,倒是媽媽不斷

喘著氣說些有的沒的……我在他們快要到客廳時躲回房間,心臟還在噗通噗通急

湊地跳著,客廳那兒又傳來媽媽的嬌吟。



  「查理,來嘛,再一砲……嗯哈!嗯!嗯、嗯嗚欸……!」



  ……結果他們做了整個下午,一點都不誇張。媽媽就算了,倒是查理居然都

不會累嗎?真是誇張的精力呢……



  有意無意地偷窺他們做愛並自慰的我,內褲也積了整天的分泌物,貼在私處

上弄得黏糊糊地真想把它洗乾淨。然而媽媽和查理還在做,照理說人還在外頭的

我也不可能直接進浴室洗澡。苦惱了一會兒,我決定趁他們不注意時離開。



  不料在我動身前,他們就往我房間過來了!



  媽媽歡愉的喘息和查理濕潤的抽插聲步步逼近我門外,情急之下我抓著包包

躲到門後,就這樣聽著他們從外到內──推開房門、邊走邊幹地進到我房內,直

向床舖而去。



  砰咚!



  媽媽滿是熱汗的肉體濕答答地整個撲倒在我床上,兩手扯著被子往鼻前一悶

,嘶嘶地弄出吸嗅聲。



  「嗯哈啊……!小晴,對不起呢……!其實媽媽昨、昨晚就是跟,呼!跟查

理在客廳幹砲唷!嗯嘿!啊嘿嘿……!」



  這回換成對我自白嗎……這女人腦袋到底都裝什麼啊!



  「呼!嗯呼!跟妳說哦!黑人的老二真的是……噫噗!嗚!嗚嗚!嗯嗚嗚!





  查理忽然一隻手壓住媽媽的頭,把她整張臉埋進被子內說不出話,然後整個

人伏到媽媽背上、朝她耳朵喃喃低語,把媽媽屁眼插到發紅的陰莖也停下了。



  好機會。



  明明是逃脫的好機會,我卻遲疑了,手也放開了包包,情不自禁地摸起一度

冷卻的私處……



  「嗯嘿耶……查理你好壞……啊!勾住人家了……嗯!嗯嗚!嗯呵!嗯哼!





  查理咬完耳朵就繼續抽插,從被單中重獲自由的媽媽也開始對著床頭的牆壁

亂叫一通,兩人在我床上恣意做愛,汗水與體液弄得到處都是。



  雖然我放棄直接溜出去的念頭,仍然小心翼翼地移動到門外。就算忍不住想

邊看他們邊自慰,還是要確保退路的……我才不像媽媽那麼笨,輕易就被人發現





  看著他們做愛,我很好奇查理為什麼只插媽媽後庭呢?是因為前面還是要給

爸爸的嗎?既然都淫亂成這樣了,感覺媽媽並不會去在意這種細節。那麼就是後

庭比較舒服?是這樣嗎?不然就說不通了。



  每次從他們身後看過去,媽媽那滿是雜毛的外陰部都濕透了,淫水不斷沿著

大腿內側流下,途中和紅通通的肛門流出的濃白液體交融,以令人感到搔癢的緩

慢速度繼續滴落。



  今天的查理不怎麼撫摸媽媽私處,媽媽常常得自己揉陰蒂或用手指在陰道內

挖弄,她這麼做時都會發出難聽的嘶呃、嘶呃或是嗚吼、嗚吼,就像在忍耐查理

的黑老二同時讓她難受又很爽似的。這副下流的樣子加上那根不停搗著屁眼的粗

壯陰莖,視覺效果強烈得使我興奮不已。



  但是再怎麼刺激與快樂,終究要面對結束的那一刻。媽媽與查理在我房裡做

到傍晚,忙了一天的查理總算露出疲態了,媽媽也趴在床上渾身微顫著吐出難以

分辨的聲音。這時我已經穿好內褲,一邊注意他們的動向,一邊整理好隨時可以

離開。



  悄悄地經過客廳、溜向玄關、再悄悄地離開家裡──大門關上的剎那,我才

注意到自己心跳得超級厲害,渾身熱度絲毫未減,滿腦子都是媽媽和查理交媾的

醜態……





    §





  家裡越來越常出現微妙的氣味與滴落在地的不明液體,這些通常是在爸爸活

動範圍外的地方,比方說廚房、陽台或是玄關。本來這些地方也不會是我特別在

意之處,可是每當媽媽和查理一同出沒,好奇的我就會等事後去一趟他們辦事的

地方,結果就是發現一大堆兩人留下的偷情痕跡。



  媽媽她穿得再怎麼端莊,爸爸頭一翻,她就被查理揪著頭髮到一旁的死角去

……窩在沙發上假裝在看電視或看書的我,其實都有在注意他們。



  半夜醒來喝水或尿尿時順便偷窺大膽地在客廳做愛的兩人,也漸漸成了我生

活的一部分。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將近兩個月,媽媽的屁眼和最初我發現他們做愛時完全不

一樣了,皺折變得非常深厚、色澤也變成深肉色與灰黑色,洞口不再是含蓄的小

洞,而是鬆垮垮到隨時可以讓未沾潤滑液的黑人陰莖整根插進去的尺寸。有時我

會看見查理用一種黑桃狀的半透明物體塞媽媽屁眼,不曉得那是做什麼用的,過

了很久才把那玩意兒拉出來,大得離譜的黑桃連帶著將媽媽的直腸拉出一小截。

而媽媽非但沒有面帶苦色,反倒露出下流的表情愉快地呻吟……



  就在媽媽開始每天都展現出脫肛醜態的某夜,兩人一如往常地在客廳做愛,

唯一不同的是桌上多了查理的蜂蜜罐。他餵媽媽吃的蜜,是用沾滿他們倆體液的

陰莖塞進罐子裡充分攪拌後的蜜漿……奇怪的是,看到這一幕我卻沒有反胃,竟

然還因為媽媽陶醉地吃著蜜、浪叫不已而感到興奮。



  濃稠的蜜漿隨著兩人交合的時間逐漸減少,查理注入的液體──不管是淫水

、精液還是朝裡頭吐的口水,則是越來越多。窗外天色漸明之際,蜂蜜罐已經變

成白濁色的半透明液體。查理一邊騎在媽媽身上做緩慢的抽插,一邊餵媽媽喝那

罐弄得滿室腥臭的液體,媽媽就這樣咕嚕、咕嚕地一口接一口飲下,並在雙腿發

軟的瞬間整個嘔吐出來。



  「咕噗嘔嘔嘔嘔……!」



  媽媽吐得亂七八糟,查理仍然把陰莖往她後庭送,直到媽媽昏了過去……查

理才停下動作、抽出看似半軟的濕亮陰莖,一把抓著媽媽頭髮,粗暴地將她拖往

浴室。



  隨後響起的不是沖水聲,而是繼續交合的下流聲響。



  天就要亮了,他們卻還窩在浴室內,都不怕爸爸發現客廳的髒亂嗎?



  我是不是該偷偷幫忙整理呢?



  猶豫不決的時候,客廳傳來動靜──爸爸居然已經起來了!



  我趕緊躲回房間,等到腳步聲進入客廳後再小心翼翼地探到走廊上,此刻我

的心情大概比那兩人還緊張吧!



  腦袋一下子冒出各種難堪的場面,卻沒一項成真,只看見爸爸獨自蹲在客廳

,從電視機下方的櫃子裡取出了一台攝影機。



  穿著睡衣的爸爸,一手拿著攝影機、一手摸進睡褲內,看似正嗅著兩人留下

的腥臭、盯著被他偷偷記錄下來的偷情影像……愉快地自慰。